抄袭的艺术|涉假!莫迪利亚尼大展被叫停,意大利警方没收21件疑似伪作

来源:

微信公众号:抄袭的艺术

就在上周,离展览闭幕还不到三天的时间里,位于意大利热那亚的莫迪里阿尼的展览因展出可疑作品而被迫关闭,21件疑似伪作被警方没收,等待更进一步的检查,而此展览早前于今年三月份就开始展出。

Amede-No!Modigliani

阿美代 NO !莫迪利亚尼

在意大利热那亚的总督府的莫迪里阿尼展览

在意大利热那亚的总督府展出的莫迪里阿尼画作

莫迪利安尼,克里斯蒂娜。1916年布面油画。80x69cm©DP

意大利热亚那(Genoa)当局近日没收了21件疑似仿造品“阿美代奥·莫迪利亚尼”(Amedeo Modigliani)画作,其中一部分已确定为赝品。这批画作此前正在热亚那开放展览,前一站则在威尼斯总督宫(Doge’s Palace)。上周热亚那的机构决定提前关闭该展览以配合相关调查。

据悉,现年79岁的托斯卡纳(Tuscan)艺术收藏家与评论家卡洛·佩皮(Carlo Pepi)向当局提出了存在骗局的可能性。早在2017年2月份总督宫以画作《玛丽,人民之女》(Marie, Daughter of the People)作为展览宣传图时,佩皮就对其真伪提出了质疑。

——《每日电讯报》

(The Telegraph)

艺术收藏家与评论家卡洛·佩皮(Carlo Pepi)

卡罗·佩皮的灵敏度,独特的从虚假中区分真理的“眼睛”让他一举成名。很多时候,他的断言已经成为了一种对伪作的“诅咒”,通过对正义和真理无法控制的欲望驱使,已使他成为了孤战的主角。

今年二月份,当总督府放出展览的海报——一张由莫迪里阿尼1918年的作品《玛丽,人民的女儿》(Marie, daughter of the people)做成的海报来宣传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接着,他查看了展出作品目录,发现确实有问题。他对《电讯报》(Telegraph)说:“当我看到玛丽的海报,并且通过目录看到其他参展作品的时候,我想,可怜的莫迪里阿尼,竟然被认为是这些破画的作者。

《玛丽,人民的女儿》(Marie, daughter of the people)

“Ritratto di Maria”(1918)

现年79岁的托斯卡纳(Tuscan)艺术收藏家与评论家卡罗·佩皮(Carlo Pepi)花了几十年甚至是一生的时间与艺术欺诈作斗争。

他表示:“他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情,这绝对是可耻的。

你能看出哪个是假的吗?

佩皮已经向罗马Carabinieri的艺术欺诈部门提交了关于展览合法性的正式投诉,显然是因为这种可能的欺骗性案件而引起的愤怒

意大利检察官最终还是决定采纳卡罗·佩皮的建议,对疑似伪作进行检查毕竟,卡罗·佩皮被认为是唯一的专家在权威领域,卡洛·佩皮由他多年来独自战斗的经历和结果,已经清楚地证明了并确立了他辨别真伪无可争议的能力。1984年曾质疑三件莫迪利亚尼作品的真实性,最终证明他的结论是对的。组织者现在表示愿意全力支持调查。

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向他请教意见,而他的建议和洞察力总是被证明可靠的,而有时,那些“大专家”或试图驱逐他的藏家们,却仍然对他进行攻击,但是他们却没办法证明这一最专业的人士卡洛·佩皮的不可靠性。

卡洛·佩皮(Carlo Pepi)以往揭露伪作案例

dipinto esposto a Palazzo Blu attribuito a Giovanni Fattori

2015年10月在比萨蓝色邸宅(Palazzo Blu)展出的乔瓦尼·法托里作品为拼合伪作

意大利画家乔瓦尼·法托里(Giovanni Fattori,19世纪画家), Marcatura dei torelli in Maremma

意大利画家乔瓦尼·法托里(Giovanni Fattori,19世纪画家),Barrocci romani (1872-1873),21×31 cm,佛罗伦萨现代艺术馆

卡洛·佩皮对伪作的持之恒久的调查和研究,使得很多公司感觉“很不舒服”。他所承担的这样一种角色使得他成为了意大利艺术遗产保护的重要人物。

卡洛·佩皮:住在Crespina最大莫迪利亚尼专家:

http://www.modigliani1909.com/carlo_pepi.html

卡罗·佩皮在Facebook上公布了两张疑似伪作

疑似伪作《斜躺的裸体》(Grande nudo disteso)

疑似伪作《Chaim Soutine肖像》

卡罗·佩皮(Carlo Pepi)告诉 每日电讯报

米开朗基罗是米开朗基罗,毕加索是毕加索,但是当一幅画是假的时候,它就失去了灵魂,而这些却错失了莫迪利亚尼三维优雅,甚至一个孩子都可以看到这些都是粗假的。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

我们再来看看报纸报道:

http://www.modigliani1909.com/news.html

马克·雷斯泰利尼(Marc Restellini)

对于本次事件,巴黎最大的私人博物馆巴黎现代艺术馆(Pinacotheque de Paris)创始人、法国艺术史学家马克·雷斯泰利尼(Marc Restellini),也是莫迪里阿尼的研究专家,他支持佩皮,称这个展览是“可疑的”

根据马克·雷斯泰利尼(Marc Restellini)的说法,“在这个世上,至少存在着1000张莫迪里阿尼的假画。

我们再看看这个

https://assolocorale.wordpress.com/2017/07/14/modigliani-e-il-suo-doppio/#more-3552

:布面油画, 60,9×46cm 1919,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布面油画, 61×46cm 1919 ,布鲁塞尔,KAD画廊

两个绘画是相同大小,并且是完全重叠。

那么为什么莫迪利亚尼会同样的画两次?

尽管,莫迪里阿尼肖像有几次相同的人

但是,永远不会复制自己的副本

(至少到现在为止!)

签名对比

总督府的网站显示

实际上,这早已不是莫迪里阿尼伪作

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了

就连出现在莫迪里阿尼女儿出的书《莫迪里阿尼:男人和神话》中的两件雕塑,可能都不是出自莫迪里阿尼之手。

爱尔莫·德·霍瑞与他的马蒂斯风格绘画 1969

在已经查明的案例中,最常模仿莫迪里阿尼作画的人是爱尔莫·德·霍瑞(Elmyr de Hory),他不仅模仿莫迪里阿尼,还模仿毕加索、马蒂斯、德兰和杜菲。而他的徒弟甚至还根据他的莫迪里阿尼伪作画出伪作的伪作”。这些伪作的伪作都能卖出两千到三千美元的价格。

这不是一个原始的莫迪里阿尼

它是从1963年由Elmyr de Hory画的伪作

(这张照片摘自Clifford Irving的“Fake”一书,1969年)

上:Elmyr de Hory 伪作

下:莫迪里阿尼 原创

伪造莫迪里阿尼作品泛滥成灾

重要的原因就是和莫迪里阿尼

在艺术市场上的猛烈升值有关

但最重要最重要最重要的原因

竟是因为TA

可能有相当一部分人知道莫迪里阿尼是因为2015年在纽约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大佬刘益谦豪掷1.7亿美元买下莫迪里阿尼的作品《斜倚的裸体》(Reclining Nude)。自此,莫迪里阿尼正式进入“亿元拍品俱乐部”,已经可以和毕加索的作品相媲美了。(生前是死对头,死后没想到又杠上了)。

Amedeo Modigliani & Pablo Picasso

话说:也正是这次约11亿人民币的拍卖,催生了大量的伪造莫迪利亚尼作品。

莫迪里阿尼《侧卧的裸女》以1.52亿美元落槌,含佣金成交价1.7亿美元(170,405,000美元),约合10.84亿人民币,这个价格打破了莫迪里阿尼个人拍卖纪录,而造就这个纪录的买家正是上海龙美术馆,刘益谦拍后称:“龙美术馆进入新的收藏纪元”。

2015年,《斜倚的裸体》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

其实在2010年之前,莫迪里阿尼的作品并不是很受市场青睐。2010年在巴黎佳士得举办的一场拍卖会成为其作品价格的转折点。当时,莫迪里阿尼的一件雕塑作品预估价为500万到700万美元,结果拍出了5200万美元的价格。2014年,莫迪里阿尼单件作品的拍卖价格记录飙升到7070万美元。

2008年,纽约,莫迪里阿尼真实作品的例子见图

在作品被查抄后,举办展览的总督府立即发出一份声明,声称已经“尽力配合”警方的工作,表示不对展览负责,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其并没有直接组织本次展览,而是委托Mondo Mostre Skira进行展览策划,该组织曾帮助过数十个意大利的主要展览。同时威尼斯总督府认为自己也是受害方,之前建立起的良好声誉也受到损害。之前,总督府成功举办过弗里达·卡洛、梵高和毕加索的展览,而在关闭展览之前,此次展览也吸引了10万人前来参观。

针对伪作的质疑,策展人鲁迪·卡皮尼(Rudy Chiappini)首先进行了反驳,称卡罗·佩皮的指控毫无根据,称其中被怀疑的作品实际上有着广泛的资料考据和展览历史,在巴黎、洛桑,比萨和都灵都曾经展出,但是鲁迪·卡皮尼现已经成为三个嫌疑人中的其中一个。

在Agencia EFE的采访中,策展人Stefano Zuffi驳斥了欺诈的说法,并表示艺术恢复者已经按照标准协议仔细检查了展览中的每项作品。他现在也正在调查中的三个人中。

目前,案件正在审理当中,三个嫌疑人中有两个是来自瑞士的策展人。调查结果还需要进一步的资料和证据支持。

声明:图文部分来源网络,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一并致谢,抄袭菌整理并客观发布。本文不代表“抄袭的艺术”任何观点,转载请务必与后台联系,盗文引起的举报和纠纷与本号无关,看完别忘了四件事:打赏、评论、点赞、转发哟,科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