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

​菲利普·帕雷诺:共此时

展期:2017.7.8-9.17

策展人:拉瑞斯·弗洛乔

剧作家:阿萨德·拉扎;

音乐与音效设计:尼古拉斯·贝克尔;

展示程序设计:约翰·莱斯屈尔;

音乐编辑:坚吉兹·哈特拉普;

菲利普·帕雷诺工作室:玛丽·奥维蒂、埃尔莎·博杜安、维尔吉·欧迪安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

上海外滩美术馆很荣幸地宣布将于2017年7月8日至9月17日举办法国著名艺术家菲利普·帕雷诺(Pilippe Parreno)中国的首次个人展览“共此时”。本次展览由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拉瑞斯·弗洛乔(Larys Frogier)策划。本展献给格扎维埃·杜鲁(Xavier Douroux),他对帕雷诺的艺术生涯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通过探索展览自身作为一种媒材的可能性,帕雷诺在过去二十年里对展览体验做出了彻底的重新定义。在美术馆的建筑空间与功能之间的对话中,本次展览通过对时间、空间、光影、声音等媒介出人意料的运用,改变了建筑环境的当下存在,使之成为一个半自动的木偶、一种恒动的状态,美术馆空间的成规被帕雷诺颠覆。

拉瑞斯·弗洛乔表示:“艺术家将观众带入一系列探讨身体、情感和观念的矛盾想法中,从而模糊了现实与虚构的界线;反过来又创造了一个无穷可能性的世界”。

201707101227094520与建筑共舞

依靠对光、影、时间的拿捏,帕雷诺将引导观众在一个不断演化的空间内行走。在原为装饰艺术风格的美术馆建筑内,艺术家将用卷帘遮盖多处的窗户,好似形成窗户的眼睑。展览期间这些卷帘会“跳起”一种古怪的舞蹈:根据位置和时间段的不同,不断开启和闭合,让空间变换于黑夜、薄暮和白昼之间。其中一些卷帘是由马达驱动,而另一些由被称为“达郎”(Dalang)的表演者操作。本展是帕雷诺首次运用了“达郎”这个角色,“达郎”原为印度尼西亚哇扬偶戏中的执偶人,传统的达郎会用白幕和光的结合来创造皮偶影子,以此构成表演。

在美术馆的玻璃屋顶上,帕雷诺安装定日镜,将光线反射到展厅四层,让自然光与卷帘的开关闭合同步联动,形成一种精心编排的合奏表演。

一个与建筑自身中轴对齐的竖立“平面”,将贯通展览空间,每一层都是其它楼层的模版。这个“平面”在一楼可以是一座旋转的书架机关,在二楼则是一个大型移动屏幕,屏幕上播放着帕雷诺2002年的电影作品《这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Anywere Out of te World)的全新版本。在三楼,这个“平面”成为了一堵墙,墙上展示着荧光丝网印海报系列《渐入黑暗》(Fade to Black)的一组新作。

在《这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的新版中,曾在艺术家的1999年合作计划《没有魂魄,只是躯壳》(No Gost Just A Sell)开始部分出现的日漫女主人公,她将以立体三维的形象再度出现,同时还有了新的叙述。在美术馆三楼,一个明亮的灯篷(Marquee)将循环播放着音乐,声音在整个建筑内回响。

从一部影片的显现,到一幅影像的消失,再到达郎们的歌声,帕雷诺将为上海外滩美术馆编排一支舞蹈,并邀请观众与建筑共舞。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3 /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