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先推介词:心地干净方可读古人书

赵丽先推介词
R
ecommendation on Zhao lixian' s Works

文:祝东 text: Zhu Dong

记得很久以前看过她的一幅作品,轻松的灰调画面上一个闲散自如的书生,题名是《心地干净方可读古人书》。“友天下士,读古人书”是赵丽先与这个世界的相处之道,作为一个北方人,最终却在武汉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求学、工作,再自然而然地落地生根,当同龄人为车子、房子、票子忙忙碌碌的时候,她一直埋头画室专注地画画、求学、读书。一切因艺术而起,艺术好像已是她想要的全部,而她的生活仿佛一直在别处。除了艺术,她的生活中真的可以没有其他了吗?多年的疑问很快在重逢时得到了答案,她身边已多了个蹦蹦跳跳的几乎停不下来的儿子,和一位愿意支持她继续艺术创造的丈夫。说起当年那段难忘的时光,“许多事情突然都赶在一起发生了”,生命之中有人离开,有人进入,即使淡定如她也无法全然安之若素,好在最后她终以自己的节奏和方式走出了这一段旅程。有人认为与命运搏斗是崇高的事,而坦然接受命运又何尝不是一种壮举?赵丽先属于后者,“或有或无归之性分,若离若合同于世人”,她总是温柔坚定地坚持着自己的坚持,保持着一种与世无争的疏离,却又与世无分着。

两次与她见面都是在她画室,一个是她家附近的画室,走几步路即到,供她在家务之外保持自己独立的空间,里面满是书籍、小型作品和草图;另一个是学校分给老师们的画室,更大一些,却也满当当全塞满了近两年创作的大小作品。看她一边变魔术般拿出糖果和零食安抚着活泼的小儿子,一边忙碌却不失条理地与我冲着茶聊着自己的创作与生活。一晃十余年不见,可岁月好像没带给她多大改变,印象中她就是这样,哪怕周围的世界风不停浪不息,都依然保持着优雅诚挚的态度,见人如见其画,见画亦如其人。

早年赵丽先师从郭正善老师学习油画,对画面整体的结构、轮廓表达有着浓厚的兴趣,习惯于将心头跳跃的情绪化为丰富的颜色充盈在轮廓中,大幅画面的空间多彩而灵动。但是很快她的笔头开始转而探索更深层的内心情感,这一时期她的作品开始刻意弱化对背景的描绘,更倾向于借历史人物肖像进行创作。相对于同年龄段的其他艺术家,她的画面一般不会太大,色彩和想法偏于单纯、平淡而具诗意。婉约低徊的笔触不激烈、不张扬地唤醒了一众或知名或无名的民国人物,他们从故纸堆中被召唤出来,模糊地浮于观者面前,或个体,或群像,或肃立,或端坐,或斜倚,或俏皮……朴实无华的灰调里有一种刻意的雅致弥漫其间,透射出我们这个时代已然消逝的气质、胸襟、浪漫和温情。那些暧昧的形与色每每从画面上悄无声息地消解掉了她自己,我不确定她是否在尝试着通过那些被表达的形象成为他们任何人,并想像如他们那样想着、活着、守护着那样的风骨和才情。可惜。我们的历史曾被截断得如此彻底,那些人和那些历史,已与我们今天的生活相去甚远,那些不经意的故事已随风飘散,今天剩下的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多是当下世人既定模式的集体记忆和无限接近平庸的抒情,隔世的眼睛已很难再看到那段历史的骨子里去。

人总得学会从历史的美丽诱惑中抽身离去。赵丽先在常年的创作过程中从未停下过学习,拿起她 2000 年用过的厚厚一本硬面抄,满满全是当年的笔记。有过春节还在书写的英语日记,有武汉大学的东西方哲学课程笔记和书单的读后,有电话或研讨会后记下的各人观点和自己的心路历程,有创作草图和详细的作品阐释,有新闻、有实事,还有间或题作的小诗。东方式“不求甚解”的“糊涂”是她在学习中尽可能避免的,以英语这门语言为起点,她努力以西方思维深入系统地钻研着西方哲学,力图以此回望东方。不得不承认,她这样理性的一面是我之前难以想象的,特别是德国式严谨到近乎苛刻的某些细节,一度让我怀疑她的艺术创作会不会因此而陷入到某种刻板的框架里。而事实上这个笔记本记录的只是她的一小段经历,漫长的求知岁月中,她慢而踏实地一路走了很远。在“知其然”背后一定要有“知其所以然”的固执追求让她在学业、绘画甚至生活上付出得比别人要多得多,而西方科学的认知体系最终还是带她从另一个方向回归了东方哲学的母题。毕竟生长于斯,东方文化是我们无法改变的艺术根源,我们发出的询问,终会由时间回答,最终,生活中的每一步选择会成为我们今天所走的路。赵丽先近两年的作品越来越贴近人世,贴近真实,而这真实把曾经飘浮于半空的幻象拉下尘世来,诗意从种种内心活动的抽象形式落到了一花一鸟一驻足的生活中,她的表现不再拘泥于某个过去的时代,甚至不拘于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形象或者表现形式,她的表达更自由开放了,而这种自由恰恰吻合着东方精神的内核。慈母娇儿、鸟语痴人……她笔下的形象逐渐开始饱满、生动,对温馨氛围的细腻表达缓缓化解了以往集结在画面结构上的执着。

“其中有深意,欲辨已忘言”,《忘言》系列表现的多是生活中的禅意。禅不是回避,而是更为深邃的反观肉身。多少次我们多想闭上眼睛,假装生活在别处,但最终我们还是会睁眼看到,没有一个地方是他方。种种如堕霾中的真实世事里,赵丽先以东方式的睿智和深情表现着花、鸟、婴孩等一切美好的生命,在艰难的时代里,以画笔追寻着源于我们生命本体的感动的力量。而今,她又在考虑如何突破画面的叙事性了。

赵丽先最新的作品是在湖北美术馆展出的大幅布面油画《叩山图》系列,从这批作品能充分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对她的滋养,画面的表达摆脱了对传统元素道具式的简单借鉴,传统文人画的墨色、笔触、构图范式和文人情怀充分地融入到了她的油画创作中。晨光微曦中的呼吸,悠长岁月中的期许,安详静穆的氛围一直浸染到画外,心绪也随之平静下来。一切道理的起源,都是真实、质朴、平静地看待这个世界。生活一如混沌之水,是宁静让生活的杂质沉淀下来,善良不是软弱,坚定而有活力的心灵才可守住我们本真的生活,画中身着缁衣的修行者,何尝不是每一位对生活心怀虔诚的人。

现场看到她好几次被热心的观众拉到画前合影,不高的个子站在两米的大画前有些让我动容。这样的大幅作品不但考验人的体力、心力,更是在长时间的创作过程中挑战着创作起始的初心,不急不缓,用力恰到好处地坚持着最初的方向,这一以贯之的是坚韧,更是修为。没有谁的一生会在一无所知的年纪被决定,愿不断的探索和心中的力量能带她在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赵丽先《观之三》 布面油画 60cm×50cm 2015 年

赵丽先《镜花》 布面油画 110cm×90cm 2016 年

赵丽先《莲》 布面油画 40cm×30cm 2016 年

 

原标题《赵丽先推介词》《美术文献》 , 2016 (10)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3 /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