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方到巴黎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从东方到巴黎中国留法艺术家百年开拓与交流展 前 言

 

留法艺术家历史由来已久。一个世纪以前,缘起于新文化运动民主与科学意识的觉醒,无数中华学子为寻济世救民的真理和知识,漂洋过海求学远方。世纪之交的巴黎作为世界文化艺术的中心,成为中国艺术学子的心仪之选,掀起了勤工俭学热潮。从常玉、林风眠、徐悲鸿、潘玉良等,到后来前往游学的刘海粟,一批批艺术留学生或艺术家,带着复兴中国艺术的理想和使命上路,在巴黎这片文化热土实现了人生价值和艺术观念的转换。回国后,他们予思想以行动,热情地投身到改良社会的浪潮中,于社会拓荒,为民智启蒙,予中国艺术奠基立柱。

 

至上世纪40年代,在西方艺术思想启蒙熏陶下的留法学生,尽管不再背负改良社会的时代使命,于回归艺术本体的探索中寻找跨越文化的个性语言,已然成为他们突破传统铐掣修炼自我精神独立的主体意识。赵无极、朱德群、程抱一、吴冠中等留学生,于中法多元文化背景下探索自己的艺术之路,以生命经验实现文化交流上超越和嬗变,以艺术创作达到深层的中西“合璧共生”,成为闪耀时代高峰的文化星座“法兰西院士”。这些留法艺术家通过个体经验实现在中西不同语言、艺术、哲学、文化传统等方面的相遇与碰撞,最终超越彼此的限制,突破到两种文化之上的更高层次。

 

进入21世纪以后,大批中国留学生和艺术家自费到世界各地美院留学,法国的艺术梦依然坚挺。他们希望在全球化的大背景和差异性下突破自我,寻找创作新路。这一代留法的艺术家经历着相似的背景,如全球化带来的多元文化交互,新艺术的演变以及中法美院教育体制的差异,内在个性与艺术系统的冲突等等。旅法艺术家在语言、文化、精神、艺术环境、现实生活等各个层面无不处于双重或多重的影响之下。他们同时生活在中法世界的中心与边缘。中心是因为他们跨越两种文化传统,立足于交叉点,以多种视角观察和体验生命;边缘是因为他们和两种文化传统都保持着距离,以个体经验承载千年历史文化。正如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先生在其所著 Dialogue (对话) 中所说,“来到法国是学习一种新的存在方式”。

 

此次在上海刘海粟美术馆的展览,截取了中国艺术家留法百年历史的两端,设两个主题:“跨越东西方”和“留法青年艺术家作品展”。分别选择了8位前辈艺术家和8位正在法国留学或毕业不久的年轻艺术家,创新视觉呈现。希望通过两代留法艺术家的作品、历史和生活线索,展现百年来中法艺术之间的传承与开拓、交流与发展。

 

法方策展人 | 崔保仲 | 巴黎当代艺术协会主席

中方策展人 | 靳文艺 | 刘海粟美术馆副馆长

第一单元:跨越东西方

刘海粟  徐悲鸿  林风眠  潘玉良

赵无极  朱德群  吴冠中  程抱一

第二单元:留法青年艺术家联展

陈庆  傅斯特  马兰珂  马仲怡  庞凡  田德熙  杨晨  张立宇 

策展人:靳文艺(中)崔保仲(法)

2017年9月13日 - 2017年9月26日

开幕式:2017年9月13日,15

上海刘海粟美术馆

上海市长宁区延安西路1609号

主办:

刘海粟美术馆

巴黎当代艺术协会( VIA Paris )

上海市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支持单位:

中华艺术宫 安徽省博物院

上海市文化发展基金会上海市长宁区文化局

VIA Paris 特别感谢:

法兰西学院  法兰西艺术院

巴黎 Galerie 1618 巴黎 Galerie Liusa Wang

法国IPLME艺术预科学院 巴黎幸福楼陈氏集团

一直以来对协会和年轻艺术家的支持

部分参展作品

公众号相继推出其他艺术家及参展作品

春江花月夜,程抱一,宣纸书法, 29x48cm, 1985
程抱一因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奖学金来到法国,很快,家人便旅居美国,唯独他决定留在法国,这片他热爱的文学与艺术圣地。没有获得任何高等教育文凭的他,在奖学金结束后,生活一度艰难拮据。因着对文学的热情,他坚持到索邦大学旁听他喜欢的课程。直到汉学家戴密微的出现,安排他到汉学研究所工作。随后他决定攻读法国文凭,写一篇关于“张若虚诗歌研究”的硕士论文。这首“春江花月夜”陪伴他十年寒暑,程院士说这是“改变我命运的一首诗”。硕士毕业时,导师克里斯特娃和答辩评委罗兰巴特作,极度称赞。随后介绍他与法国最大的出版社Seuil, 签订合同,以符号学的方法对中国的诗歌进行深度分析。6年后,这本惊动法国文化界的“中国诗语言研究”在法国出版,到目前为止已经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
无题,赵无极,宣纸水墨,35x35cm, 1971
赵无极1958年到香港游玩时邂逅第二任妻子陈美琴,随后他们一起到法国生活居住。曾经红遍香港的电影演员陈美琴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多次自杀未遂,赵无极为此痛苦至极。到1971年,陈美琴的状况极度恶化,赵无极无法潜心创作油画,情绪低落饮酒度日。直至瑞士朋友提醒他,为什么不尝试一下中国的传统水墨。赵无极遂拿起笔墨纸砚,尝试着缓解内心的压抑与压力。因为赵无极一直从事油画创作,加上他心情波动较大,无法控笔势。这点我们从这幅作品中看到有些地方宣纸是画穿了的,可以想象当时赵无极内心的痛苦。 随后,这幅作品被赵无极丢在工作室的角落。直到有一天好友程抱一院士到工作室拜访赵无极,在工作室里发现了这幅作品,体会到这幅作品所承载的情绪。赵无极立将作品即签名送给了程抱一。这是赵无极的第一幅水墨作品。

 

赵无极曾多次尝试以艺术挽救陈美琴,教他绘画,做雕塑,但最终还没能留住爱妻。陈美琴于1972年自杀,赵无极陷入巨大的痛苦中。于爱妻死后创作巨幅三联油画,作品名字既爱妻自杀6个月后的日期。

 

赵无极的挚友米肖写过一首纪念美琴的诗:

《逝女》

公主的盛装,使者的扮扮,

在节目的舞台,在丝绸之岛,

双眸中慧黠闪耀,

异乡的人儿,

隐身在西方城市的小屋,

纤手,久久地,

捏材料和线条,堆起圆浑无首的人体。

突然,她用吸墨纸抹去她的生命,

完结了,

从此不必一再地介绍自己,

美琴,我们可曾识你?

      17.07.67,赵无极,石版画,55x43cm,196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