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瑞 — 闫晓静个展

祥瑞 — 闫晓静个展

祥瑞 — 闫晓静个展
日  期 2018-01-19 ~ 2018-02-28
城  市 苏州
地  址
苏州市东北街204号 苏州市东北街204号
展览前言

祥瑞 — 关于闫晓静个展

文:付晓东

当全球化,现代性,进步主义成为世界唯一的合法性大行其道的时代,如何直面“土著传统”,如何在科学的语境下重新解读神话,如何恢复自然的魅力?成为突破专门化学科性的知识系统升级之后,跨越古今,穿越学科之间壁垒,超越东西方文化间隔的一条必经之路。闫晓静是一位旅居加拿大的华人女性艺术家,国际化的视野和女性身份的角度,使她以特别的方式更加敏感于中国世界观的特殊之处。

展览中晓静用当代艺术的方式人为的制造出种种来自于自然界的祥瑞。祥瑞是指吉祥的征兆。祥瑞又称“福瑞”,被中国古代传统认为是表达天意的、对人有益的偶然发生的自然现象。如出现天现彩云,地涌灵芝,奇禽异兽出现等等。这些表达天意的偶然性现象,被认为是对人类做出符合天道顺行的行为的嘉奖和征兆。如何解读自然语言,已经成为20世纪科学革命之后被普遍批判的伪命题,但是在引力波频繁解读,基因奇迹诞生的今天,自然宇宙的神秘之处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揭示,关于时空之谜,DNA编码之秘,人工智能之殇,也使我们对自己和身处的这个世界产生了重新认知的角度。我们依然身处在一个渐进性认识世界的过程之中,跟哥白尼的日心说一样,真理和谬误总是随着认知范围的扩大而不断翻转,一切坚固的东西依然可能烟消云散。我们从新来翻看古代文人在漫长的时间之河存留下来的古老文献,这些被不同文化、迁徙、战乱和时空阻隔过的之留下表层皮肤的图像,作为曾经存留过的证据,向我们揭示的是另一种历史中曾经真实存在过的对世界的解读。

祥瑞来自于“天人感应”的神学思想,将宇宙中的万事万物纳入到阴阳五行系统中来进行分类和解释。其宇宙模型为太一分两仪,两仪生八卦,而八卦和五行相对应,“纳甲法”用月亮蚀相将十二时辰和二十四节气也对应其中,是一个时空一体化,由内及外的宇宙普遍联系的体系。以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对应着四种神兽,同时又代表了天象运转的星宿,五行对应着人的身体内脏的器官,也对应着不同的动物、植物、矿物、时辰和节气,这套来自经验的理论衍生了整个中医系统。这一整套看起来毫无关系之物的联系性,用其内在性质相生相克的关系,用类比法使一切紧密联接。既是来自于日常生活的观察和经验的积累,也来自于一整套庞大的政治统治体系。宇宙之间发生的偶然性事件,与人的伦理道德和所作所为发生对应性的关系,一切在时空之中紧密联系,人的自由意志的选择导致相关的时空中发生与之对应的现象。天象对应的是天子,如果有什么自然灾害,就是皇帝失德,必须进行政治性的自我检讨,而天子则代表的自然规律的化身,至高无上的天的旨意。如何解读自然导致的目的,既是天意,人按照自然发展的趋势去行动,超越个体的意愿与欲望,从而预测未来祸福的走向,使人成为至人和圣贤。祥瑞,就是这种代表自然偶然性向人发出的微弱的提示。

闫晓静的作品并非来自真实的自然的偶然性,而是有意为之的在工作室中培育完成,借用了中国历史上对于自然解读的一些习惯性的约定俗成的观念,并进行了当代艺术形式的转化。灵芝,在古代被世人喻为仙草,有长生不老的功效。灵芝一年开花三次,又名“三秀草”。《楚辞·屈原·九歌·山鬼》中说:“采三秀兮于山间。”神话传说灵芝为仙药,服之可长生,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原子弹爆炸后,所生成的蘑菇云,是一种巨大核能力量撞击之后,颗粒状的物质弥散在空气介质中所自然生成的短暂形象。灵芝与蘑菇云的相似之处,在蔡国强的爆炸系列的作品中也进行了研究与模仿。这又是中国古代如意,飞天云纹中的经典的吉祥图腾。闫晓静长期培养各种菌类灵芝,以自然生长的方式嵌入到作品之中。种子埋藏进塑造人形的木质材料之中,在适当的温度和湿度下进行培育,从而一半人为,一半自然的生长出形象诡异的女人半身像,这种半人半植物的混杂形象,如同来自于异世界的赋灵。人的身体成为了灵芝的养分,互相结合,假以自然之名,来自于土壤,也必然回归与土壤,这种异乎寻常的东西,使观者陷入一种生与死,恐怖与吉祥的吊诡之中。另外一件用青铜翻制的灵芝,则从美术馆的墙上蜿蜒长出,偶然一现的祥瑞又被以固定化和必然性的形式永恒的成为客观之物。用青铜的坚固性与持久性,替换灵芝的形式和概念,使质料与名相脱离,使自然之物成为了为了需要,基于观念上的信仰而进行的制造的东西,成为了祥瑞的器具,使作品成为了一个对祥瑞概念上的逾越。

闫晓静用数千颗珍珠模仿水蒸气的颗粒悬挂于空中,再次人为的重组巨大的3D云图。云是水蒸气在大气环流中凝结形成的,在古代,云彩的形状,颜色和位置,都有一系列关于祥瑞的说法。比如彩云,华盖云,龙虎凤云呈祥等等,可谓祥云绵绵,瑞气滔滔。对于自然体的象形和谐音的使用,几乎作为一套牢固的方法论,在天象和风水的祥瑞符号的概念指示和意义链接上,反复的被使用。这也与当代艺术中观念绘画的图和意的分离,词与物的联接,有着异曲同工之处。仙书云篆亦是古人观察天象自然的云形,而写成的道家符咒箓,用以与天地沟通。道家人为此类字符来自于三天自然之气结成,天真仰写,方传至下界。水蒸气颗粒松散流动的特质,恰好用白色的性质勾勒出了无色无味的气体自然生成的结构与运动方式。可以说是最松散的物质,最显现的气体,也是最轻飘的液体。“自然而然”既是道的运行方式,如何通过云来体察自然,观察偶然性,领会总体宇宙的规律,从而找到作为一个微小个体的生存之道,便是道家参悟的方法。

闫晓静还有一些作品用来自自然的日常材料,调动人的视觉、味觉等不同感官,模拟宇宙模型。整个展览以女性特有的婉约隐喻化的视觉方式系统性的考察了能量与时空,数学与维度,宇宙与神圣性之间的关系。

苏州博物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