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的又一天 (群展)

坏的又一天 (群展)

坏的又一天 (群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2月16日 - 2018年1月15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2月16日, 10:30, 星期六
展览馆 美仑美术馆
策展人 付晓东
艺术家 刘政昕、姚益青、张宇飞
主办方 湖南美术出版社
协办方 谭国斌当代艺术博物馆 (中国)

坏的又一天简介

坏的又一天

文:付晓东

美国艺术批评者哈尔·福斯特在2015年出版的新作《坏的新时代》中就已预言,当代艺术创作领域已经进入“坏”和“丧”轮番值日的时代。他把整个艺术体制看成是一个压抑而有抵抗的主体,那些未被整合进整体脉络中的事件,会被选择性的重塑,这就是典型的创伤性事件。

近期的当代艺术界乌云密布,尽管艺术家早已说服自身,颠沛流离是艺术创作者的宿命,凭空落下的道道勒令拆迁搬离通知,还是结结实实砸中了本就焦虑不安,丧失安全感的内心。虽然平行时空的一端传来堪比艺术图腾的达芬奇名作《救世主》拍得4.5亿美元高价,似乎为人心惶惶的艺术界隔空打了一阵强心剂,但这就是画饼充饥的幻觉,ARTNET依然从1533位美国艺术家的调查数据中,报出四分之三的艺术家每年来自作品的收入少于一万美元,接近半数不超过五千。人人呼唤《救世主》,但是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回到本土语境,这里如同一片冰冷粘稠的黑色沼泽,光线尚未到达地面即刻被吞没。自从五彩斑斓奥运会裹挟的未来主义的泡沫崩裂之后,各种曾经金光灿烂的范式也相继失效。太阳照常升起,和昨天一样,混乱、无常和盲目,新的又一天再度开始。这是最坏的时代,任凭狄更斯乐观通达,恐怕都无法接下来脱口而出——这是最好的时代。

这不过又是一个寻常的一天,依然在被资本主义欲望逻辑驱动中的虐和被虐之中煎熬和享受,依然没有救世主,艺术家是否就该抛弃艺术理想、停止探索性创作?还是我们能有别的选择?本次展览《坏的又一天》就聚焦三位逆境中成长的80后艺术家——姚益青、张宇飞和刘政昕。这三位艺术家的共同之处是,他们皆以架上绘画这一相对经典的媒介作为首要创作手段,并基于各自亚文化趣味、后传统影响、时代综合审美背景,呈现了一个相互独立又声气相通的80后艺术家的切片。三位艺术家面对当下的艺术困境,运用各自擅长的语言结合长期关切的议题,谱写了一出层次分明、情境纠结的混声三部曲。

青年艺术家姚益青于1985年出生于湖南,自西安美院毕业后,他便远离所谓的当代艺术中心——北京,而选择定居传统意义上的艺术洼地——长沙。一直以来,长沙以娱乐产业闻名,当代艺术的萌芽在此始终得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大众反哺,因此也未见任何大规模现象级的艺术流派涌现,艺术家亦是零散漂泊。而姚益青却一反青年艺术家北上出名的套路,深深扎根于出生地,这一选择也从另一个角度为其创作注入了独一无二的区域特色和在地情节。尽管坚持创作生涯多年,如今已过而立之年,姚益青却并为参与太多展览,与过度曝光之间保持有意无意的距离,亦为其创作的独立和深度保留了足够的空间,使得任何快速消耗的风向都无可避免地错过了他。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