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2月9日 - 2018年1月10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2月9日, 18:00, 星期六
展览馆 艺术8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杜飞
主办方 艺术8 (中国 北京市)

鸟的笑——杜飞个展简介

云霄之中,鸟儿俯视人类,忍不住要发笑。

初到艺术8进行驻地创作时,佳玥的一句话曾令我十分惊讶:“最理想的状态近乎于无为。”这让我联想到了法国诗人斯特芳·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的名言:“纸的白色捍卫着其清白”。但行动的欲望更加强烈,于是我打破了这种均衡的状态,以更多地进行尝试,力求有所作为。

汉字如图画,如素描,它是开放包容的。这使得一个不懂汉字的外国人恰恰能够从孩童的角度来观察它。比如“月”亮和“土”地组成“肚”子,“梦”是“夜晚的森林”,“妈”、“马”、“吗”音形相似意义却不同。我以中国孩童的方式观察汉字,以法国青年的思维模式进行思考。汉语和汉字变成了一个构词造句的游戏,众多生动形象的偏旁部首相互组合,产生新的意义,进而创造出汉语言。汉字给了我无限的想象空间。

汉字书法中蕴含着一个身体,它尽情的舞蹈、玩耍。我将这些汉字、符号运用到创作中来。书法与诗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艺术形式,而我并无丝毫对其进行模仿或重新阐释的意图。这个展览是一个外来者的创作,我希望向人们展示的是我所领略到的汉语之美。

“人”是汉语里最常见的符号之一,而“一”字由一笔写就,在我看来是最基础的符号,我在这个字上面做了许多探索。我计划以各种形式让观众参与到展览之中。比如画作:我在驻地期间邀请所遇到的各年龄段的人为我书写汉字,随后将这些字放大临摹到画板上。我希望设计一个大型的游戏,人们可以自由移动汉字的位置,展厅的空间恰如一张纸,呈现出不同的词句。借助文字游戏,画作也成为了吸引观众参与到展览中来的媒介;又如舞蹈:在我看来,舞蹈与音乐是最美丽动人的情感表达方式。为此,我制作了许多怪兽面具,戴上它,我们就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这种由陌生和未知感所带来的相异性使人心生畏惧,直到我们相互认出彼此。

我寻找一种不易言说的形式,我力图达到另一种理想状态,与大家一起嬉戏,在没有任何规则限制的舞蹈中成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在此谨向所有热情接待我、帮助我的人致以崇高的敬意,在中国,最令人难忘的就是这里的人。我深深地爱上了这里,这些日子将成为我生命中永恒的记忆。

风筝之舞

杜飞(Timothée Dufresne)是艺术家中的王子。他在艺术8所呈现的作品展现了其自由、富有诗意的艺术态度,他毫不犹豫、信手拈来世界及其各种神圣的元素,乐在其中。他如同一个成熟大气的王子,以独到的视角和艺术表达方式挣脱了汉字书法几千年历史的固有思维,在自己独特的舞蹈中探求其奥秘。

他又如同小王子,以自己的方式提出了好似圣·埃克苏佩里(Saint Exupéry)文章中的问题:“我们知道天和人,试想,天空之上又是什么字呢?”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像一支舞蹈、一个旋律一样吸引着我们。我们可否创造新的汉字?以谱写新的乐章?提出新的问题?三个月前,“小王子”杜飞首次来到中国这座星球,但他早已为此准备多时了。仅仅通过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他并不能深入了解汉字书法,于是他动身前往潍坊,将视线转向蔚蓝的天空。对他来说,风筝在天空中的舞姿及其制作的过程是另一种形式的书法,它乘风而行,成为连接大地与天空的纽带。随后,他拜访了位于宁晋的一所孤儿院,其目的并非表达怜悯之情或是提供帮助,而是让那些饱受残疾摧残,身体逐渐僵硬的孩子们感受轻柔灵动的节拍所带来的愉悦之情。此后他回京继续进行创作并向我们展示他的作品,事实上,我们自身在某种程度上又何尝不是“残疾人”呢?因我们终日以沉重、忧愁的目光来审视世界。

从此,风筝之舞成为他所探求的“意象”,这一过程困难重重,它就像一个飞向高空,随时都有可能坠地摔个粉身碎骨的躯体。杜飞的作品,或者说他那永恒运动变化着的星球上掀起了阵阵风暴,颠覆了传统上看待世界的方式,打乱了我们的推理过程。是否理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上他的节拍。对你我来说,这是否恰恰是最困难的部分?艺术家优雅、幽默而又纯真地,邀请我们参与到舞蹈中来。不要害怕,让我们一起卸下社会生活中的伪装,换上更为直接、更符合自己心意的面具吧!

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怪物面具(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雕塑, 上色石膏与纸
艺术家: 杜飞

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舞者(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上水墨, 230x360mm
艺术家: 杜飞

鸟的笑——杜飞个展 (个展)

在宁晋孤儿院组织舞蹈工作坊(系列:无系列作品)
行为
艺术家: 杜飞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