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如也 (群展)

空如也 (群展)

空如也 (群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2月2日 - 2018年1月9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展览馆 杜若云章画廊(上海) (中国 上海市)
艺术家 曾海文、罗威、薛松、郑在东
主办方 杜若云章画廊(上海) (中国 上海市)

空如也简介

从前有间屋子,屋子里有一套几案,两把木椅。

几案上摆放着一些陶器,陶器的对墙上挂着一幅画。

画中画了一间屋子,屋子里有一套几案,两把木椅。

几案上放着一些陶器,陶器的对墙上挂着一幅画……

此处空如也:

一屋,一案,一椅。一书,一画,一器。

此处应尽有:

泥土的灵魂,树木的经络,烈火的踪迹……

其实对于“自然美”的追求早在周秦时代就已产生。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古人早已习惯将自然之物比作人类情感和道德的象征。在孔子眼里“君子以玉比德”,在荀子笔下“夫玉者……温润而泽”。人与自然的关系远比我们想象的要近。而作为审美形态的一个分支,人往往需要通过自然才能找寻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位置。

于是乎,如何安身立命便成了最大的问题。朱光潜曾形容弘一法师:“用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业”。经年后,这句话又被后辈钱念孙重新冠给了他。而“出世之精神”便也是当下世人最渴求的东西。南有郭子秦隐机而坐,忘了本我。亦有梓庆削木为锯,以为心斋。这种天地同流,物我同一的状态在当下需要一种仪式性的代入感。

“我的画既不是具象,又不是非具象。它无意于描绘世界。

它力图摆脱意识世界,力图超越意识世界,去发现一些与造化及其戒律密切相关的新形势。

我努力从造化的诸种力量中认识自我,努力通过绘画赋予这些力以形状。”

——《惟恍惟惚的曾海文水墨绘画》

曾海文就曾在这翩翩世界中探寻自己。

从最初跟随祖父学习丹青书法,到巴黎后又受到西方大师例如透纳和一些印象派画家的感召,体会到了西方美学的崇高优雅。最后又再次重新回归自己的根源文化,吸收道教精髓,以最精简的表达传递最深刻的意味。水墨在这过程中自然也就成了最能贴合他灵魂的话语工具。“绘画是对能量的体现”曾海文对于这大千世界的认知,以及瞬时间的把握与捕捉也吐露出了这位世界级水墨画大师眼界的宽度及思想的深度。

郑在东在寻古之路上发现自己。

都说“大隐隐于市”,随着年岁的更迭艺术家更像是一壶陈坛的酒,在逐渐感悟顺应天理自然的妙处之余,还散发着属于自己的醇香。沿着前人的脚步,探访高古之迹。从应县木塔到敦煌石窟,从造像艺术再到设色的风雅。山水遗迹间无不残存古人最淳朴而自然的生活之道。此处好山好水,而更好的则是隐匿其中的人文情怀。这何尝又不是“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呢?而我们所要做的仅是谦逊的聆听与学习。

薛松在烈火与灰烬的循环中领悟出艺术的启示。

画室中的两场火点燃了薛松心里的火。用道家哲学来说,这叫“福祸相倚”。正如塞翁失马,也许此刻的损失长远来看是巨大的得益。这把启示性的火苗被当作灵感的种子掩埋在艺术家用“碎片”拼凑而成的作品中,这其间的微妙也许常人暂且无法领会,不过当我们去观看这些有自然之魂的作品时便会得到一种:看山不是山,看山又是山的绝妙体会。

罗威将他思考的过程全程记录在“案”。

正如他所说,创作更重要的是期间的过程。我们在过程中吐纳自己的思绪,紧接着又收到来自外界环境不一样的反馈。这绝对是一场最严肃又最有趣的对话。正如柏拉图的《理想国》,所有伟大的思想都诞生于“对话”这个特殊的程式中,态度和情感是催化剂,而“我”与“彼方”则是这个故事的核心所在。

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其实一直都在给我们灵感及启示,而不同人的参悟便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当所有人将他们的答案拼在一起时,又会得到什么?

以“色”所指代的世间万物像镜子一样映照在所有物质上,而任何微小的一个部分都浓缩了这个世界的倒影,任何人都是这其中的一部分。人从自然中寻找自我,又在自我中体察到世界。最后当所有的事情都循环成了一个圈,一切又再次回到了原点。

这里其实空如也,可这里就是全世界。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