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1月5日 - 2018年1月7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展览馆 墨方空间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韩五洲
主办方 墨方空间 (中国 北京市)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简介

“千祥宏集 万里峥嵘”不是常用的词,是一组更原始的成语,它们活在韩五洲祖辈的心底里。在每一次从安阳老家出门时,姥爷说给他的这句比江南人家“温恭香兰”磅礴得多的祝词里,韩五洲就听出悲伤来。一方面是苦难中原、积重黄河哺养的世代愿景从来就没有实现过;另一方面,二十多年来,他每天要靠药物消除身体的疼痛,身体、际遇、家境的不顺与这个祝福的反差实在太大。

 

这个命运决定了韩五洲是个生存感觉型的艺术家,他细味其言,为什么纳言的苦难世辈压在心底下的是如此超现实的愿望?

 

这个好奇,也常发生在别人对韩五洲的身上。他喜欢琢磨,喜欢逻辑,又没有经过大学教育沾染了“精致的利己主义”,经常会得出“快乐是一天,痛苦也是一天,为什么不痛苦呢?”这样充分的形式逻辑答案。

 

重要的是,他总是自己结论的实践者。《祈祷文》是韩五洲陪母亲祈神拜庙时“写给上天的信”。从人界到天界,母子俩走的是一个通路,却是两个方向,母亲相信“心诚神灵”;为子认为“天听人命”,因为“五月飞雪”也是人怨而起天谴。理解不同又有什么关系呢,韩五洲很乐意随母亲走在拜佛的路上,生存感觉高于生存,才有了艺术。

 

艺术是更好疗效的药。现代化带来更多的手段,然而我们却迷失了。这种目的与手段分裂的深层原因,是潜意识里叙述者对所叙述故事的不信任,或者说,没有叙述的欲望而叙述。在韩五洲这却不是问题,在他,艺术不是手段,他不通过它,而只到达它,他在自己的劳作里找到归宿。

 

韩五洲的此次个展“千祥宏集万里峥嵘”中,展出的四件(组)新作,呈现他一直以来切身的关注。纵观以往的四次个展,韩五洲总是切实地捕捉到——身体,与身体相关的人际;地缘,与地缘相关的底层社会之间的不协调。而韩五洲自身以贴地爬行的姿态,得到先于本质的存在和艺术的实验性。

 

——王光乐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金箔(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6
装置, 金箔, 580x580mm
艺术家: 韩五洲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祈祷文(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6
绘画, 黄表纸、马克笔、意念, 1000x1000mm
艺术家: 韩五洲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亘古3(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摄影, 哈内姆勒收藏级打印, 1500x1200mm
艺术家: 韩五洲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亘古2(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摄影, 哈内姆勒收藏级打印, 1500x1200mm
艺术家: 韩五洲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亘古1(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摄影, 哈内姆勒收藏级打印, 1500x1200mm
艺术家: 韩五洲

韩五洲——千祥宏集万里峥嵘 (个展)

千祥宏集万里峥嵘(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装置, 木、铜, 2200x950x500mm
艺术家: 韩五洲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