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丹迪——东画廊十周年展览 (群展)

海上丹迪——东画廊十周年展览 (群展)

海上丹迪——东画廊十周年展览 (群展)

展览日期 2017年11月10日 - 2018年1月7日
开幕时间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展览馆 东画廊(西岸) (中国 上海市)
艺术家 黄芳翎、胡为一、胡子、李珊、刘窗、刘任、吕松、娜布其、曲丰国、许以、张如怡、张云垚
主办方 东画廊(西岸) (中国 上海市)

海上丹迪简介

东画廊以“海上丹迪”(Shanghai Dandy)为题主持其十周年展览。该措辞意图利用复喻的手法,对两个双关语的形象进行叠加,提示东画廊长久以来所坚持的文化理念——立足本土、勇于尝试,引领并释放当代艺术的新锐趣味与无限活力。

出现在十八世纪末的新词 dandy 描述的是一种颇具浪漫色彩的表演人格类型。他们喜好生活方式的塑造,精心控制着物质环境又予以即时的否定。这个属于西方的舶来品逐渐被经营成典型文学形象浪荡子,至十九世纪中到二十世纪初通过波德莱尔的定义、以及新感觉派文学的兴起与繁荣,衍生出了相应的浪荡子作风与美学,担纲现代主义运动的旗手及其时代精神的代表。

东画廊意图追溯、重构并补缀玩世不恭的 dandy 在上海富于创造力的实践,把他/她裹挟(shanghaied)为具备高度自觉的演员,执行角色的名字就叫“丹迪”(Dandy)。正如东画廊从黑石公寓的历史氛围中迁出,加入西岸更为活跃的文化现场,继续促进当代艺术在这座城市中的呈现,丹迪试图在转移与超越中引起一种新旧杂糅、参差对照的混合效应,描绘出一个将来完成式的魔性都会。

丹迪在现代/摩登男女的性别身体上投射她/他我,看似无所事事地在现实世界中漫游,实际上涉足了不同地带的边界,在边界之上设置各种关系得以转化的场域,建立不断更迭的海上地理想象。他/她还善于拆解单一立场而以宽容的姿态浇筑自传式的跨文化景观,压缩世界主义、国际主义、全球主义之间的拉扯。

展览借鉴“感时忧国”的新小说思维,并且挪用殖民主义文学传统中对“视觉化表述”的模拟。出于一种陌生化的身份建构,由章节构成的叙事框架伴随着十二位艺术家对自身创作的反思,“海上丹迪”或许能够烘托声色犬马的城市话语中所隐藏的无常。

多元的作品配置推敲出丹迪的怪诞行事,情动的迷幻体验呼之欲出。刘窗的灯光装置中弥漫的阴性气质首先对内部凝视作出示范;胡子、张云垚和许以的另类自我画像在灵肉分离的基础上将身体与意识相连;张如怡、胡为一和娜布其致力于建筑暗空间的打造,加工属于自己的“欲望机器”;李珊、曲丰国、刘任的绘画凭借瞬间感知倾覆封闭而缄默的理性主体,把人的生命视作绵延又流变的过程;吕松摹写的自然浸润着消极且忧郁的气息,甚至延伸出某些疑惑;a.f.art theatre芳翎的兴奋独白最终指向浪荡子努力对抗的临时状态。展览现场有如一场正在操演的沙盘游戏,任何感性反应都能够调节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时空关联。

* 作动词用的 shanghai 表示“将某人灌醉、拐骗到船上、胁迫其就范、充当下等水手”的一系列动作。

序言:他/她从海上来

刘窗

第一章:自我演绎者

胡子

张云垚

许以

第二章:城市漫游者

张如怡

胡为一

娜布其

第三章:时间旅行者

李珊

曲丰国

刘任

终章:非我们,非地方

吕松

特写:丹迪的自白书写

a.f.art theatre芳翎

现场 (7)

其他 (1)

“海上丹迪”展览现场,东画廊,上海。从左至右:胡为一、张云垚、黄芳翎、刘任、李珊、程曦行、张如怡、胡子、曲丰国。摄影:吴俊泽(为《安邸AD》杂志拍摄)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