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看不懂的当代艺术

当我们仍然对艺术世界抱有一种天真美好的期待时,当代艺术却一再宣告自己并不纯洁,它每时每刻都在暴露自己的商品属性。

如今,大大小小的当代艺术展遍布全国,对于当代艺术的讨论也变得越来越盛行。黄河清早年写了一本《艺术的阴谋》,引起了圈内圈外许多人的争论。最近,这股讨论的热潮再次高涨起来。

你所看不懂的当代艺术

一个外国小哥的视频前阵子火遍了互联网,因为他在评点了艺术圈几件声名显赫的作品之后,义愤填膺地总结:“当代艺术或概念艺术压根儿不是艺术。”紧接着,靠《小顾聊绘画》声名远扬的“艺术普及家”顾爷,又发表了一篇惊世骇俗的微信推送《看不懂的艺术,就是大便》。他绘声绘色地说:“当代艺术早已不是给普通老百姓看的东西了。”

虽然以上观点都引起了专业媒体、艺术圈人士的嘲笑和批驳,但依然赢得了公众的拥护,这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公众支持这样的观点或许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当你走进今天的一个当代艺术展时,你很可能彻头彻尾地不明白这些奇形怪状的作品,到底在表达些什么。当你通过那些说明文字,在复杂的句法里寻找意义的时候,你不禁开始火冒三丈。你在想:为什么理解艺术变得这么困难?这到底是谁的问题?

你所看不懂的当代艺术

然而,如果仅仅是把当代艺术简单地总结为“一个阴谋”或者“一坨大便”实在没有办法真正说明问题,也很难彻底服众,何况这些断言所使用的论据也经常是孤证,甚至无法证实或证伪,它们不具备真正的学术意义和严肃价值。

瓦内萨·比克罗夫特是一位年轻的意大利艺术家,她以人体表演艺术闻名于世。她挑选的表演者都是体型苗条的骨感少女,这种瘦削的身材符合消费社会普遍流行的审美趋势。另外,这些模特儿还要经过化妆打扮,比如穿上统一的高跟鞋,戴着同样颜色的发套等,她们一个个看上去就像是现代化工厂流水线生产出来的芭比娃娃,或者服装专卖店橱窗里的塑料假人。比克罗夫特还时常跟一些著名服装公司合作,让模特儿穿上知名品牌的内衣和配饰。比如,她就获得过法国欧莱雅、意大利阿尔贝塔·费雷蒂等公司的赞助。她和路易·威登、伊夫·圣洛兰、华伦天奴等许多奢侈品牌都合作过,这些大公司是她的衷心赞助者,没有它们的支持,这些作品就不可能实现得如此完美,也不会引来如此高的曝光量。

你所看不懂的当代艺术

将艺术和商业、艺术与二次元流行文化做了完美结合的日本艺术家村上隆,以及波普艺术的先驱、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这两位都是热爱和拥抱商业社会的艺术家。与部分对此态度暧昧的创作者相比,这两位对自己这方面的倾向毫不掩饰、直言不讳,甚至为此创造了一套振振有词的说法。村上隆高声呐喊“我的艺术是为金钱服务的”,他大大方方地和路易·威登合作设计奢侈品,将太阳花印到化妆品的包装上,给流行女子团体AKB48设计专辑封面。商业艺术的始祖安迪·沃霍尔也早就说过“赚钱是一种艺术,工作是一种艺术,而赚钱的商业是最棒的艺术”。他率先向人们展示了,如何理直气壮地将艺术做成一门最赚钱的商业项目。

当我们仍然对艺术世界抱有一种天真美好的期待时,当代艺术却一再宣告自己并不纯洁,它每时每刻都在暴露自己的商品属性。审美价值和商业价值,这两种价值并不是对立的,只不过和传统商品不同的是,艺术市场看起来更加混乱、更加低透明度、更加千头万绪不讲道理。这也是让许多人感到愤怒的理由,他们不理解的是,为何同一件艺术作品,抛售时的价格竟然可以跌到买进价格的1%以下。令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艺术除了作为金钱投机的对象以外,有些时候还被用于清洗行贿基金、规避投机房产获利的限制、偷税漏税等等。当代艺术市场显然和世界经济紧密关联,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在富足中开花,在穷困时凋谢”。

当代艺术再怎么说也是一剂弥合社会凝聚力的良药,而企业也在继续资助艺术,艺术可以被当作最好的广告传播手段,他们在这条路上越走越熟练。例如,学者吴金桃和马克·雷克塔诺斯是一对研究二人组,他们一直致力于研究企业介入艺术的课题,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历经艰辛”。因为,要找到一份真实可信的赞助企业协定书,恐怕得费些力气。研究发现,公司赞助艺术其实可以获得大量的回报,它们可以通过赞助各种展览获得品牌传播效应。如今欧洲70%的展览费都由私人提供,其余资金政府来买单。那么,企业出资当然是有要求的,最重要的是,看看艺术展览的气质和自己的产品气质是否相近。比如,耐克公司就不太会赞助伦勃朗的展览。这种大量赞助的趋势不断催生出壮观昂贵的作品,比如大型装置艺术、视频和高科技展览,看看我们身边这些热展就一目了然了,全部都是声光电化,比如2015年在上海举办的“凯迪拉克·不朽的梵高”感映艺术大展上,现场并没有按照传统模式展出梵高的原画,而是把多屏幕投影技术和梵高的绘画相结合,在高清晰的连环巨幅屏和幕墙上,在交响音乐的衬托下,将静态与动态画面轮流切换,让观众直面梵高的作品。如今,还有不少企业把目光锁定在美术馆、博物馆的长期展览项目上,这些企业精于算账,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把展览定位于“花钱租了一个美术馆做广告”而已。

虽寒流来袭,各类艺术场馆在年末的热闹后依然陆续有新展推出。

全球最大艺术机构之一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将改变延续半个世纪的门票政策,非纽约居民需要支付25美元强制性入场费。

展览分为两个单元:文献展、作品展。展览时间:2017年12月29日—1月29日

Kazuaki Harada就是一位自动装置大师,他的装置设计不仅是玩具那么简单,说是有趣的艺术品才更贴切。

第一次知道卡特兰的名字是因为几只鸽子。

艺术史是一门不断发展中的学科,再权威的观点也可能过时。

新的一年,我们决定将艺术触角伸展向整个亚洲,跟大家一起分享值得一看,死前必去的亚洲大展,让我们一起为远行多份期待,为旅行多一种意义吧!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有“现代英语权威”之称的《柯林斯英语词典》在调查了 45 亿个词汇后发现,Fake News一词的使用频率比前年增长了 365%,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年度词汇。

人类社会从来就不是必然进步的,社会往哪个方向前进,取决于各矢量之间的合力。

想拥有一件意大利艺术家阿里杰罗•波堤(Alighiero Boetti)的刺绣挂毯,你至少得准备数十万美元,但只要7000多美元,就可以将他设计的表挂在手上。

美术报 作者:杨舒蕙2018-01-08 10:37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