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箭今——器官社会学 (个展)

邓箭今——器官社会学 (个展)

邓箭今——器官社会学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1月20日 - 2018年2月20日
开幕时间 2018年1月20日, 19:00, 星期六
展览馆 融•空间 (加拿大 Vancouver, BC)
策展人 龙邃洋
艺术家 邓箭今
主办方 融•空间 (加拿大 Vancouver, BC)

邓箭今——器官社会学简介

今天,我們的社會很不器官。

原因嘛,不需要我來說明。本來大家是活得很器官的,吃,喝,拉,睡,無法老於世故,但是,據說這樣不好,於是就裝著不器官了,該說的不說,不知道是不能說還是不敢說;不該說卻亂說,一派胡言,不像是器官裡發出來的本能的聲音。

這說明真正的器官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甚至反感。比如,鄧箭今作畫,一向性感,性感就是器官的一種自然屬性,卻引來了某些有權勢,據說代表了群眾的大人物的批評,他們說,為什麼畫成這樣子,難道不能美一些嗎?等等。看來,他們的批評很不器官,瞪眼看著,內心念叨著,滿嘴卻說的不是人話,而是莫名的說教,把一張本色的嘴弄得不像一張嘴,像一口讓人恐懼的枯井。

我看鄧箭今的畫,怎麼就看不出不美?在他看來,器官很美,其美在於公開的社會化。我也覺得很美,儘管我少用這個字,因為這個字,美這個字,用多了,總想去洗筆洗手洗眼。

社會化的意思是,本色就是我們的生活狀態。我們原本就是這樣生活著的,我們這樣去浪漫,這樣去抒情,這樣去快活,這樣去行動,可是,社會化的器官一旦被剝離了社會本體,就變成了一種工具,然後,器官就變態了,變成了凶神惡煞的樣子,很猙獰; 變成了嬌羞扭捏的樣子,很做作; 變成了道德模範的樣子,從裡到外都失去了活生生的力量。

鄧箭今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把器官的本色從虛偽的裝飾中重新拉出來,讓它回到它本來的地方去,讓器官的社會化成為我們的對象,讓我們也這樣直率地去浪漫,去抒情,去快活,去行動。

這就是鄧箭今的性取向,很人性的性取向。

這說明,器官社會學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唯一的意思是,讓器官回到社會中去,因為器官本來就屬於社會,屬於我們大家,屬於廣大生龍活虎的人民群眾。器官社會學根本就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相反,是一件坦蕩的君子的事。

子曰:君子坦蕩盪,小人長戚戚。

是為序。

2018年1月5日廣州祈福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