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色:黑白绘画》——单色的力量

有时候,单色是一个复杂的术语。

“颜色感应该是艺术家所特有的一种品质,是他们所特有的掌握色调和就色调构图的一种能力,所以也是再现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一个基本因素。”

黑格尔在《美学》中这样写道。而有时候,单色是一个复杂的术语。它意味着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纯粹的蓝色画布;或者班·尼可森(Ben Nicholson)的白色浮雕;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灰色画作;还有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的黑白方块。

《单色:黑白绘画》正在展出中。

单色的力量

《单色:黑白绘画》海报

这是一个有些特别的展。

很多时候,缺乏颜色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好事。 单调乏味,贫血,苍白:这些都不是正面的词汇。 但国家画廊并不在意这些。 展览《单色:黑白绘画》,汇集了七个世纪里那些无色、灰色和黑色,或者白色画面的作品。

这是国家画廊的一次冒险,《单色:黑白绘画》是一个不寻常且大胆的展览。与大多数平淡无奇的展览不同,它在尝试一些东西,让观众进入一个之前甚少关注的领域。

展览海报用的是安格尔的代表作《大宫女》的局部:

单色的力量

展览现场图: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这是一场通往光影世界的旅程。

展览汇聚了五十多件诞生于14世纪至20世纪间700年的作品,这趟旅程以一个全新、前卫的角度看待艺术家们从抛弃色谱,到集中于黑白的视觉冲击,以及介于两色之间的任何可能。

早期的大师们如扬•范•艾克(Jan van Eyck)、丢勒(Albrecht Dürer )、伦勃朗(Rembrandt)和安格尔(Ingres)的油画及素描作品与当下最活跃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一同展出,其中包括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Richter)、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布里奇特•赖利(Bridget Riley)的作品,以及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的沉浸式灯光装置。

展出的作品包括:

单色的力量

∧ Las Meninas (Infanta Margarita), Picasso, 1957 CREDIT: MUSEU PICASSO, BARCELONA

单色的力量

∧Odalisque in Grisaille, Jean-Auguste-Dominique Ingres, c.1824-34 CREDIT: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单色的力量

∧Kazimir Malevich Black Square, 1929 Oil on canvas, 80 x 80 cm

单色的力量

∧Jan van Eyck's Annunication Diptych c.1433-5 CREDIT: MUSEO THYSSEN-BORNEMISZA, MADRID

单色的力量

∧Venus, Ceres and Bacchus, 1599, Hendrik Goltzius (1558-1617) CREDIT: THE TRUSTEES OF THE BRITISH MUSEUM

单色的力量

∧Louis-Léopold Boilly A Girl at a Window, After 1799 (c)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单色的力量

∧ Rinaldo lying in the Lap of Armida. 1644, Pieter de Jode the Younger CREDIT: MUESUM BOIJMANS VAN BEUNINGEN, ROTTERDAM

《单色》传达了把颜色的使用作为选择而不是必然的新见解。通过五大主题:神圣题材、光影研究、艺术审美、挑战其他媒体和抽象等陈列方式,去研究黑、白和灰绘画的另一领域。

几个世纪以来,艺术家们用黑白绘画来寻找如何在特定作品中进行光和阴影的方法,然后再进行全彩绘画。现存最早采用灰色模拟浮雕画法的西方艺术品诞生于中世纪,这是一种出于虔诚才创造的作品,目的为了做到驱除心中的杂念,做到心无旁骛。从15世纪起,艺术家们就通过创作黑白素描去突破画作主题和构图所提出的挑战。

之后,越来越多的纯灰色画作品被作为独立的艺术品来创作。艺术家们在绘画中通过模仿对象的外观来进行自我挑战,同时与版画、摄影和电影的新发展相互竞争。

展出的作品还包括: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令人惊讶的是,倒数第二个房间现代抽象绘画的空间很棒。抽象和装置艺术家一直都被黑白所吸引,当艺术家们已经能随意使用任何一种可能的色调时,色彩的消失反而会更令人震惊或发人深省。二十世纪初,抽象和装置艺术家已经进行了最纯粹的黑白绘画形式探索。 1916年,俄罗斯艺术家卡列米尔·马列维奇(Kazimir Malevich)以革命性的作品“黑方块”(Black Square,1929)把这一点发挥到极致。

但是,在展览现场体会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错误的博物馆里。卡齐米尔·马列维奇的黑色方块和布里奇特·赖利的起伏条纹都属于与早期作品相同的单色宇宙。在后期,他们同样在色彩斑斓的世界里探索。

现场图:

单色的力量

单色的力量

最后,人们会走进一个黄色的房间。那是埃利亚松令人难以置信的单色空间。抹去所有色彩的细微差别,你会看到黄色涂抹的一切。通过那些闪烁的光芒,感谢颜色终于流回你的眼睛。埃利亚松的作品使之前在黑白之间寻找其他色彩的绘画探索成为现实。(下图)

单色的力量

静下心来,慢慢体会,这是多么令人愉快的一个过程。观众可在其中探索充满黑色,白色和灰色的艺术世界。

事实上,创造了七个世纪的50多件艺术品之间出现令人惊讶的联系表明,单色聪慧、优雅、迷人。尽管它略带阴郁,甚至在题材上也有所选择,但怎么也挡不住那些原始的活力,那些曾经被大多数人忽略的真正的新意。

单色:黑白绘画

伦敦 | 英国国家画廊

11月1日至2018年2月18日

单色绘画里,让人印象深刻,在美术史上留下重要地位的,马列维奇是其中之一。

两位艺术家对花的本质的再创作是生命中最有意义的象征——这种意义追随我们从出生到死亡——进而,在更深层次和观点上,这种创作也揭示了诸多意义和界面令人意外的多面性。

 

目刻时光 2018-01-19 16:25

http://xzh.i3geek.com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