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1月27日 - 2018年3月10日
开幕时间 2018年1月27日, 16:00, 星期六
展览馆 吾月空间 (中国 上海市)
策展人 顾耀峰
艺术家 毛唯辛
主办方 吾月空间 (中国 上海市)

给执着再次定义——作为艺术家的毛唯辛
文 顾耀峰

在一个真假难辨的时代,试图去辨别真假是一种浪费。因为主观的认知和客观的存在,永远存在差异,其结果是:认为真的,其中有假;认为假的,其中有真。那么,倒不如干脆彻底视作都是假的唯独自己才真——这是坚定的怀疑主义者,或彻底认为说出来的、表现出来的,都是真的——这是典型的赤子之心。一刀切的结果,至少省却了用脑的麻烦——谁都知道人类的智商在上帝面前就是笑话,换来的结果却未必离真相很远。

上述这段话看似有理,然而我估计,许多人总觉得哪里不对。是的,我也觉得哪里不对,但我并不准备去寻找原因,因为,“在一个真假难辨的时代,试图去辨别真假是一种浪费”这是没错的。

没有人愿意在面对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时候,就习惯性去猜测、去试探,谁都愿意在面对他人时,可以很放松而本真地呈现自己并且不被讨嫌。事实上,当镜中之像出现问题时,未必是照镜子的人有了问题,也有可能是镜子本身不对。真假难辨的时代,镜子本身就是巨大的哈哈镜。

以艺术家的身份切入进这个时代,毛唯辛必须承受着变异的光线打到身上而呈现的扭曲形象。被扭曲,这一结果可能对其他艺术家无效,但在毛唯辛身上是存在的。

这是一个对艺术有着简单的、率直的、天真的心态的艺术家。我没有说这样一定好或者坏,更没有说不是这类心态的艺术家就一定好或者坏。我要表达的是:作为一种中性的特点,毛唯辛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要如何在世界里面呈现自己的形象”这一问题。正如《神雕侠侣》中说黄药师视“名”为粪土,一灯大师视“名”为虚幻,而周伯通则连“名”为何物的概念都不存在,有些艺术家把这一问题视作策略而不时调整自己的形象,有些艺术家把这一问题视作屈从而拒绝改变自己的姿态,毛唯辛则是根本没有觉得这个问题对自己的艺术有何影响,因而在他的心里,不存在有这类问题。“他做的只是自己。”

他热爱艺术、热爱文学、热爱电影……他做行为、做绘画、做装置……他还做着微信公众号,以及做着“毛氏红烧肉”。他没有精打细算的策略,他只有对艺术以及艺术相关领域的热爱。这样说来似乎他就像初出茅庐的楞小伙一样企图“以爱征服一切”吗?当然不,总有一些蛛丝马迹能把“老而弥坚,复归本真”和“少年不识愁滋味,万水千山只等闲”给区分开来。当人们和他相处,聊着有的没的各种话题而他总能或正或邪接下来抑或回避过去的时候,他的知识结构和知识含量便清晰地让人知道:毛唯辛的热爱不是情绪之举,而是选择。

所以跟毛唯辛相处不用带任何策略,不用试图去辨别他的真伪,他在跟艺术有关的一切表现中,都是真的,即使有知识方面的错误,那也是“记忆中的知识错误”而不是毛唯辛的错误。面对这样的艺术家,通常只有“喜欢或不喜欢”、“愿意相处和不愿意相处”的区分,而没有“对或错”的判断。

一个生动的艺术家比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更为优秀,是因为生动的艺术家必有他优秀之处而优秀的艺术家未必会生动。艺术史上那些璀璨闪烁的大师或明星们不属于这个时代,当他们被扶上神龛时就已经与我们无关而只成为概念。然而在当下,对许多艺术家而言因为那些概念的影响走向了追求优秀的道路,这本无错,错的是,应该为“优秀”而丢失“生动”吗?

毛唯辛没作选择,毛唯辛依然还拥有生动。当然,毛唯辛还有“执着”。

执着不是坚持,是循着自己的轨迹让它自然生长。——这是毛唯辛迄今为止在艺术上的所有表现,给执着再次下的定义。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只管前行,去问候!(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本水墨, 450x450mm
艺术家: 毛唯辛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马儿醒来,会追随风去的更远1(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本水墨, 450x450mm
艺术家: 毛唯辛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荒野充满幻觉(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本设色, 820x440mm
艺术家: 毛唯辛

定风波——毛唯辛水墨作品展 (个展)

慵懒的午后(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绘画, 纸本设色, 880x450mm
艺术家: 毛唯辛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