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中镜子 (群展)

途中镜子 (群展)

途中镜子 (群展)

展览日期 2018年2月3日 - 2018年4月1日
开幕时间 2018年2月3日, 16:00, 星期六
展览馆 星汇当代美术馆(GCA) (中国 重庆市)
策展人 倪昆
艺术家 蔡回、董勋、何利平、Gabriele Horndasch、Terae Kei Ichiro、Alfred Kurz、厉槟源、李勇 b.1974、Neringa Naujokaite、Peter Nelson、Robert Pufleb、任前、Markus Sepperer、陶辉、童文敏、王俊、Luke Warm、Clemens Wilhelm、Wu Zhi+Alexej Tchernyi、杨健(b.1982)、杨述、余果
主办方 星汇当代美术馆(GCA) (中国 重庆市)

途中镜子简介

途中镜子Heterotopia On the Route倪昆我们所处的当下一直笼罩着重重迷雾,我们是谁?我们的城市是谁?并没有随着表面的、伴随着媒介的国际网络化和资本的全面全球化以及越来越便捷的国际互动而带来更为清晰的回应,我们处于一个不稳定(不确定)的全球当下中,而当这种不稳定又是一种特例之时,它的复杂性、多元性、强差异化让我们的阅读和窥看就变成了某种孤立的所在。也因此,在我们面对这种复杂纠葛的景观(情景)之时,拉回至某个起点来重新展开自我清理,也许是一条可以讨论的路径。比如说,我们假想的设定一个讨论基点-乌托邦,我们可以将它视为一个对话对象,那么我们就能够邀请大家一起来谈论乌托邦的反存之面-异托邦-作为实存之处的、介于不同空间夹缝里局部的“乌托邦”场所。这种碎片化的实在,恰好可被视为是留存给艺术家们的一些缝隙,在这个被挤压的破碎空间中,在这异化的景观或情景里,艺术作品将作为例证而存在。回到城市现场,阿尔让• 阿帕杜莱(Arjun Appadurai)关于文化全球化的讨论强调了“作为社会实践的想像”之重要性,文化的建构在事实的全球化语境里,早就结束了关于抵抗对抗的二元冲突,而进入至以融合和互动以及新的文化再生产为特征的生产型现场,积极的面相在于,文化实践可通达的全面塑造之可能性,然更为清晰的现实则是,在资本和意识形态的多重积压之下,文化生产及实践自身则有主动沦为异托邦的趋向,它存在于现实之中,却永远处于他处。当然,更为现实的选择还是文化生产主动的自我阉割,它妥协于资本或权利,沉沦于消费或景观。“途中镜子”是一场遭遇,更是一场集体呈现下的奇情狂欢,展览分三个板块,以我们这所超级大都市作为对象的“重庆重庆”;强调行走和抵达的“游牧&变奏”;揭示(批判)景观和隐藏密码的“都市祛魅”,23位在不同时期和我有过深入合作的艺术家加入到本次展示,而作为成立于2006年的Organhaus的工作,为本次展览提供了具体的艺术家个案和文献帮助。一个故事: 一位西方探险家来到了非州原野,他随身携带了一些饰品,打算作为礼物送给当地的土著,其中就包括两面真人大小的镜子。在走到靠近部落不远的树林时,他坐下来休息,两面镜子分别靠放在两棵大树旁。就在这时,一个土著人拿着锋利的长矛冲向了镜子,并拿着长矛刺了下去,镜子应声而碎。探险家站了起来,问土著人为何要打碎镜子。土著人回答道,因为他(镜子里的自己)要杀我,所以我就先把他杀了。探险家恍然大悟,原来土著人没有见过镜子,并不了解它的用途,他误把镜子里的人当作敌人了。于是,探险家走到另一面镜子面前,向土著人解释道。瞧,这是一面镜子,它的作用是可以通过它来看到自己。土著人回答:原来是这样,但是,我并不知道。

途中镜子/Heterotopia On the Route

单元一:重庆重庆

Neringa Naujokaite(德国/录像):Conversion转换

Robert Pufleb(德国/摄影):库存重庆

董勋(摄影+影像):移动的路灯

蔡回(录像):跟我学

王俊(摄影):套路

任前:公转自转Revolution, Rotation(录像)+一个消费主义者的意外晕厥(行为摄影)

童文敏(行为录像):等待一片蓝色的到来

Terae Kei Ichiro(日本/录像):你的反应塑造我,我的行动塑造你

单元二:游牧&变奏

何利平(录像):M·C行为参考

Luke Warm(澳大利亚/摄影):金鸡的诅咒

Markus Sepperer(奥地利/摄影):Verschichtet-global #11#17#18

Peter Nelson(澳大利亚/录像):无境的延伸(文征明)

李勇(摄影):小a与阿b

Alfred Kurz(德国/摄影+装置):椅子

陶辉(录像):德黑兰的黄昏

Gabriele Horndasch(德国/录像装置):笑迎八方来客

单元三:都市祛魅

杨述(摄影):你解放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力量

Wu Zhi+Alexej Tchernyi (德国/录像): 饶医生

杨健(录像):解码一栋建筑发出的信息

厉槟源(录像):臭水沟的春天

Clemens Wilhelm(德国):Read Me (影像装置)

余果(录像): 斯坦尼康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