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个展)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个展)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3月10日 - 2018年4月18日
开幕时间 2018年3月10日, 18:00, 星期六
展览馆 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 (中国 成都市)
艺术家 冯冰伊
主办方 千高原艺术空间(成都) (中国 成都市)

愚者黄金——冯冰伊个展简介

2018年的春天来临了,在这个温暖的季节,千高原艺术空间将同时带来冯冰伊和王俊两位新锐艺术家的个展。正如春天给人希望一样,他们的创作都在以极大的勇气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们带着信念,理智,以及开创性的世界观,完成了这次展览中的作品,而这也只是他们漫长的创作线索中的一小部分。他们各自展览介绍的主体部分,也都是由他们自己的阐述所构成的。

冯冰伊的展览以“愚者黄金”为主题,“愚者黄金”学名“黄铁矿”,是一种重量和外观都与黄金极其接近的铜矿,许多淘金者都被它所欺骗。当人们看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就在眼前,是否也心甘情愿被它欺骗呢?哪怕只是为了片刻的视觉满足感?冯冰伊的作品以人文主义的关怀为基础,但又充满了出人意料的“逻辑拼贴”和“意象跳跃”,而这些只是为了让那些“难以言说之物”显得更加美好而真诚。以下是她的自述——或者说文字铺垫——的部分,我们一起看看吧:

愚者黄金

Fool’s Gold

淘金之路肯定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蜿蜒穿过群山十五天,我背包的带子就像刀片一样割的我很痛。我不是小丑,我不会后退。我不需要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下沉下沉下沉。

我独自伫立——我看着你们。我看到你在下沉。

我独自伫立——你在称量金子。我看着你下沉。

这些靴子是为走路而做的,萨德侯爵[注]不穿这样的靴子。

黄金就在拐角处,崩溃接踵而至。

有时, 你必须努力去应对。

我知道真相,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愚者的金子。

假设我的作品是靴子,但这些靴子不是为了走路。

他们只是这个符号世界中的锚点。

不要怀疑你看的到底是真实的金子,还是愚者的金子。

或者一直怀疑。

这次的个展主题的关键词主要为:下沉,淹没,追寻,愚者黄金。

注:萨德侯爵

「萨德种系」的世界是一个无政府的世界,但相对也是一个乌托邦的世界,因为在那里一切束缚都解除了,伦理道德或甚至法律的禁制也都不复存在,我们仿佛回归到一个原始状态的心理学层次,一切都是赤裸裸的,一切都可以被允许的,这好比精神分析领域里有关潜意识作用漫无节制的发挥,任所欲为,不但是天马行空,而且简直就是完全没有界限。因此,萨德就像是一个魔法师,创造了一个「绝对的世界」,一个自给自足而充满无比想象魅力的世界。

萨德神话的另一个来源则是前述著名评论家布朗秀和巴岱伊的「违禁」(la transgression)创作观念,他们把萨德看成是文学创作的「违禁者」(le transgresseur)。在西方文学史上,没有人能够像萨德那样大胆闯越理性的法则,完全以个人的尖锐情欲和暴力倾向为准则,不理会理性的束缚,不顾道德法律的干预,一切只为了个人欲望之宣泄,并不服从「享乐原则」之规范,这可说是疯子的行径,而这正是萨德的写照,他以疯人姿态,肆无忌惮闯越了世俗的「禁区」,继而塑造了一个独特的,没有人能管制的自给自足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中,一切只听命于一个至高无上之权威的主宰者,这个主宰者就是萨德本人,而他的行事律则就是:反其道而行。巴岱伊就说过,萨德世界的中心,其至高权力的要求乃在于展现否定的力量,换句话说,就是逆向行驶,也就是反其道而行的意思。傅柯(Michel Foucault)也这样说过:「在萨德的世界里,性是没有任何规范的,有的话也仅服从于其自身本质的内在法则,此一法则除了其自身之外不承认任何其它法则,它只听命于至高无上的权力主宰者。」因此,在萨德的作品里,我们会不断反复读到对社会规范之破坏的描写,他的世界并没有天理和律法的存在。

萨德真正吸引人的地方,不是有关他的「绝对」和「违禁」的部分,当然更不会是色情,而是有关他那独树一帜的语言所塑造而成的结构世界,就这一点而论,这样的结构世界在相当程度上很类同于《圣经》中的世界,同样都是充满符码而有待解构的复杂世界。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