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亭山 (群展)

敬亭山 (群展)

敬亭山 (群展)

展览日期 2018年3月16日 - 2018年4月21日
开幕时间 2018年3月16日, 16:00, 星期五
展览馆 Tong Gallery+Projects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陈督兮、董大为、李战豪
主办方 Tong Gallery+Projects (中国 北京市)

敬亭山简介
文 李战豪

今天中国的当代艺术,是国际潮流艺术影响下的多元文化语境的交融共建,这种共建对于固有“艺术传统”是具有冲击力的。新世纪开元,诸多留学欧美的年轻艺术家回到国内,用自己的艺术实践使西方潮流思想和前卫观念在本土语境中获得新生,他们和本土艺术践行者一起,推动和影响着中国当下人文艺术思想的进步。

东方人自古善以用翰墨丹青,寄”不下堂筵,坐穷泉壑”的图绘来旷达心声,这一文人雅好在中国几千年的艺术实践中积累出与西方艺术截然不同的美学观念。今天对于“传统艺术”的理解,已是当代语境下的多元体味,传统在当代的意识中得以转化和新的生发。

初识督兮,其宅隅一室,秉着与古为徒中,用当代人的体识来自我修持。他的艺术创作以传统的绢本绘画为主,绘画的主题延续着中国文人的美学习惯。他善以用线来勾画水波浩渺和山石洞天之境像,并傅以"浅降"来渲染。其用线兼有宋人马远《水图》和元人胡廷晖《春山泛艇图》之笔墨功力,还可窥探出明人“吴装”山水之设色韵致,足见汲古功力之不凡。他汲古而化,不为古所缚,造化出独特的视觉语言。从他作品中的形式美感和笔墨趣味上,充分玩味出当代人的人文关怀和时空观念,对于陈督兮这份坚守传统艺术的当代性探索,在当下可谓是不易。今日,陈督兮"汲古人笔墨,运宋元丘壑,而泽以今人体悟",已是愈发的有生机。

董大为的工作室,是一个色彩“培殖”的小型实验室。他艺术作品中实验性的“色彩机体”不同于里希特“色谱系列”所指向的波普艺术的新方向,它的不同之处在于,人未直接介入绘画中的情感功用,是材料作为主体物理性的互为作用,自然生成标准量化的机体。其色彩微妙的变化在理性、克制的结构关系中蕴含视觉的能量点。这一系列的艺术创作,既体现出董大为对色彩应用的敏锐天赋,又反映出他对绘画艺术创作上观念性的探索。印象深刻的是他的色粉绘画作品,其作品的生成,犹如一次诗性的行为,色粉在行为的作用下外延出多维的空间——其过程如彩虹般的生成。这种诗性的外延,使得绘画具有了明确的时间、空间和行为属性,意义非凡。

董大为的这种艺术创作与传统绘画的创作方式保持着一种观念性的平衡,没有风格或许能产生风格,回避情感恰好可以激发情感。正是如此,他使我们对于绘画艺术的理解有了新的认知。

李战豪的作品大多视觉上机械、冷漠,制作上理性繁复,他以诉诸工艺美感的操作实现对绘画性的理解。在他的作品中,你能感受到时间和心智的对抗。

他是以一种科学般的理性气质和迹化方法通过时间性的沉淀而完成的,藉由时间的消磨或发酵,依靠修炼般的密集劳作,对时间本身进行解读,时间成为绘画的正面主题,其中暗含亦或无奈感伤,亦或怡然自得。由此,他的作品中产生了特殊的冥想气质和诚信层面的可信性。在他的绘画作品中,线性留白的刻意绘制,成为视觉意识的底纹;作品绵密的铅色笔触有着能够直述后工业时代特征的人文基调。画面隐忍而不失光泽,很贴近于人类早期文明——铁器时代的金属光辉,有着低调的情感生发,暗合着当代审美回归于单色的诉求。

这种迹化气质的手工劳作,使得艺术家都市烦躁的日常生活回归平静,正是这种深层次心性的诉求,使他饱有对艺术理想的初衷。

《敬亭山》源自伟大诗人李白的一首五言绝句,诗人以敬亭山拟人,描绘艺术生命旷世的孤独感,自持亦前行;石涛曾住皖南敬亭山15年,在此“借古以开今,师出我法”。董大为、陈督兮、李战豪艺术上虽然各有不同,但在此借“敬亭山”有了一次互为勉励的艺术唱和。

文|李战豪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