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汪的魔幻旅程——武汉万达戊戌新春艺术展

一只汪的魔幻旅程——武汉万达戊戌新春艺术展
展期:2018.03.17—04.17
开幕:2018.03.17
主办:武汉万达中央文化区、A180艺术空间
策展:角度一八零艺术小组
艺术家:周春芽、何海、利国杰、金铿、坚果兄弟、HOLNANS、SANS、朱虹、王剑斌、陈龙
地点:武汉中央文化区展示中心(武汉市洪山区中北路171号
展览说明:
当越来越多人无需专业讲解也可以秒懂“那个人好像一只狗”的时候,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全新的寓言时代,层出不穷的网络新语新概念,同时伴随着的信息的爆炸式传播,语义、语境以超出想象的速度飞快的成熟,年龄划分、文化背景、专业程度的壁垒正日渐消弭……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展览打破常规的展览模式,并不刻意于狗的动物形象展现,也不执着于固化的文字解读,而是希望通过对相关作品的组织展示,对狗的文化属性和社会属性的线索梳理,让观众可以联系自身的经历和相关文化的不同记忆,来共同完成“一只汪”的自我叙述,由此深入思考我们人与狗的关系,及与这个世界的共同联系。
因为这一切发生在汪星球的,也都发生在人世。

一只汪的魔幻旅程

——武汉万达戊戌新春艺术展

“那个人样子好怪?”

“我也看到了,他好像一条狗!”

——《大话西游》台词

 

当人们不再需要专业的影评人也能了然这段对白的时候,我们也走入了一个仿佛命定的时代,“热词”层出不穷,社会文化的种种语义、语境可以随网络高速成熟,所处环境更加高度的社会化,信息交流的便利使我们更容易就某些文字、形象、含义达成共识。由这种共识而来的链接存在于人与人之间、观者与作品之间,也在某种程度上突破传统界限地存在着。每个人都可以是这种文化的参与者、解读者、传播者。

 

这个为狗年而筹备的狗的专题展览中,没有太多的旁白解读,仅仅各个年代、文化背景中不同的汪星人粉墨登场,以它们各自的形象、身份与故事,完成着汪星人的自我叙述。

 

展览主线中呈现、演绎了从远古到近现代与狗相关的艺术作品、民间传说或真实故事,从陶俑、图腾崇拜到民间工艺,从东方水墨到西方油画。从经典传统艺术到现当代艺术代表形式,展览遵循真实的人类艺术史呈现了代表性的艺术形式和作品,并以虚构的一只汪的“自传体”作为故事线索贯穿展览始终。

这漫长岁月浮沉的故事中,我们理解着时间、理解着艺术、理解着狗狗、也理解着我们本身。

 

我是汪,来自三万三千年前的汪星球

我自愿走近人类,自愿被人类驯服

我爱自己的朋友,咬自己的敌人

我也可以就是我自己

可是

朋友

我仍盼望一路有你

——《一只汪的魔幻旅程》导览词

 

据考证,早在距今3.3万年前,狗在远古时代就已经被人类的驯服,在时间上远远早于其他家畜。而且与其他驯养动物不同,狗被认为是主动接受驯化,主动进入到人类生活中的。有观点猜测,远古有一部分狼被人类居住地周围的食物残余等所吸引,逐渐与其他灰狼群体分离,而在漫长的岁月中与人类慢慢地相互靠近,这样的“驯服”是不是很熟悉?这就是现实美好版的小王子与狐狸。

金铿+SANS《骨头》

 

“红色、黄色和蓝色/分别代表人的心、身体和智慧”——摘自崔健《蓝色骨头》

 

装置、行为作品《骨头》是红色的骨头——属于“心”的骨头。湖北艺术名家金铿在骨头上以金粉精心书写了初心、恒心、细心、耐心、信心、雄心、真心、开心……世间百忧,有“心”可解,以它的纯粹与炽烈,以它柔软的接纳与互通。

弗洛伊德说“狗爱他们的朋友,咬他们的敌人”,因为对这种纯粹品质的肯定,狗的形象广泛出现在相关的艺术作品,是《簪花仕女图》和《塔希提岛的牧歌》中的欢乐陪伴、是新婚夫妇与骑士脚下的忠诚相守。

人人都希望拥有忠诚踏实的感情,这大概也是汪星人这么轻易被人接纳为“人”籍的原因之一,但这份忠诚是基于友情,而非奴役的。

 

“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曼德拉

 

SANS《好狗巴克》

《好狗哈克》是一件致敬式的作品,作品名源自《好兵帅克》,这个傻狗一样的小狗贩子,本着自己最原始的傻气最终在自己的主场成为了一个被认可的“好”兵。作品画面以波普艺术的典型形式再现了电影《野性的呼唤》的海报。海报上的巴克与它的人类好友相伴而立,这是一个经历了文明教化的生命,最终却跟随内心深处的召唤远离“文明”回归了它的主场——原始荒野。

HOLNANS笔下的猫猫狗狗创作于2018鸡年和狗年新春交接之时,去寻找吧,无论大人还是孩子,每个元素都可以由你的生活经验来完全解读。

 

HOLNANS《滾蛋》

HOLNANS《柒,這個狗東西》

“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啊!”

“那只狗好像个人啊!”

当技术狗、实验狗、单身狗、加班狗等等各种“狗”充斥我们的交谈和朋友圈时,话里有多少鄙夷、同情、无奈、自嘲、羡慕、嫉妒,恐怕只有那一瞬间交心的人懂得到。“狗当然没有自己的生活。”人就一定有吗?

装置交互作品《无界》很干脆的去掉了“楚河汉界”中的最后一个字,由此种种边界被同时打破,规则繁复历史悠久的象棋与当下流行的跳一跳游戏元素混杂,多名创作者的跨界创作尝试与跨地域的合作,佛系汪、终南汪、戏精汪、油腻汪、广场汪等等“人汪不分”的跨物种词语嫁接中,可以隐隐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脉搏。

 

朱虹+王剑斌+陈龙《无界》

如果说版画《叙述》中,随翅膀飞起的骨头是一种诗与远方,《动物庄园》则更像一个并不遥远的现实。作品以乔治·奥威尔的小说《动物庄园》为名,借一场火灾的事故现场营造出这个故事的氛围,从这一片狼藉的现场,你可有看到我们日渐支离破碎、面目全非的生活?当你看着某只狗的时候,又可有看到“我”?或“我们”?

何海《动物庄园》

相对于外形、色彩上的真实得照片一样的古典艺术,当代艺术创作更关注于以新颖的艺术形式来表现自我,追求的是心灵、情绪本身的真实。

《绿狗》的形象来自当代艺术家周春芽自家的狼狗黑根,在周围诸多同行纷纷为前途奔走他乡的时候,艺术家独自留守成都,这时是黑根给了他最好的陪伴。他以绿狗与自己、与世界交流,他笔下的绿狗是诸多元素的集合与爆发,是警惕、放松、撒娇、咆哮……绿狗系列以自身独有的一种真实而触动着观者的情绪。

黑根去世后,他笔下再未出现过绿狗了。


周春芽《两个T T》

狗之于我们,早已不仅仅是一种宠物了,它们是朋友,是缪斯,是寄托,是安慰,它为我们链接着不同的世界,而这段关系中,我们该如何自处?我们又该如何更好的面对它们?一个人对于这些问题的回答是他与狗的链接关系,也是他与亲友、与世界的链接关系。

行为艺术项目《狗的爸爸在天上飞》中,坚果兄弟从广西玉林买回一只去世的小狗,火化后将狗的骨灰装入1000 个蓝色氢气球,放飞、升空、爆炸。骨灰洒满天空,化为尘,化为空气。他为这个小小的生命献上了一个最后的仪式,为着它,也是为着我们,更是为着我们共处的这个世界。


坚果兄弟《狗的爸爸在天上飞》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16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