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驳议 (个展)

艾未未——驳议 (个展)

艾未未——驳议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3月28日 - 2018年4月30日
开幕时间 2018年3月26日, 18:00, 星期一
展览馆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 H Queen's (中国 香港)
艺术家 艾未未
主办方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香港 H Queen's (中国 香港)

艾未未——驳议简介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荣幸的宣布将于 2018 年 3 月 26 日至 4 月 30 日在香港中环 H Queen’s 的新空间举办艺术家艾未未的第二次个展《驳议》。这是暨艾未未跟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2015 年在北京的个展《艾未未》以及 2015 年在香港的个展《木质球》之后的第三次合作,展览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

2015 年,从中国政府才拿回护照的艾未未,在希腊 Lesvos 岛第一次见到难民,当难民的老人和孩子从简陋的气垫船爬下来时,他开始用手机拍摄。这件事引发了他之后的行动,对于有史以来人数最为庞大的难民危机的直接应对。

艾未未决定将工作室搬到 Lesvos 岛。从那开始,他的摄制组去了 23 个国家、40 个难民营,拍摄了近 1000 个小时的视频。2016 年,艾未未的装置作品《行之道》(Law of the Journey)。那是一艘长 16.4 米,宽 3.5 米的黑色气垫船满载着 61 个人形。

十多年以来,艾未未针对各种身边的政治事件和个人遭遇做调查和记录,不知疲倦地涉猎所有媒介。他的作品是最直白的倡议,全面参与紧迫和挑战性的议题。艾未未重新定义了艺术与政治的关系, 抹去他的艺术和生活之间的界限。

从新疆的地窖,到纽约第7街的地下室,至如今柏林的地下工作室,艾未未象是一个永无停留的难民,政治和地域上的种种限制,让他无处藏匿、无法逃脱。正是个人经历和背景,隐含了他与 6500万难民之间最为真挚和紧密的情感联系,深深的认同那些如他一般,被无力抗拒的外部力量推向极端不幸的人流。

2018年3月,这艘黑色的「诺亚方舟」满载难民,将停泊香港。艾未未的个展《驳议》将发生于这座曾经的自由之港。香港长达百年的殖民历史与艾未未漫长的「地下生活」,产生了某种奇妙的契合关系。也因这座城市的发生,正在经历的现实冲突,使这艘难民船呈现出独特的状态。

「难民议题」是展览核心的理念。过去两年间,无论以色列国家博物馆的《或是或非》( Maybe, Maybe Not ),纽约市的《好篱笆促成好邻居》( Good Fences Make Good Neighbors ),和正在全球公映的纪录片《人流》( Human Flow ),艾未未再次延续对于难民问题的反复性强调,搭建出新的展览结构,以各种角度展开研究。

观察和研究需要借助最真实的经验,才能排除空泛的姿态。这种经验包括:真实的境遇与条件的约束,在应对变化中产生的复杂性和矛盾性。一个流放者的足迹开始遍布全球,艾未未不停歇的探访难民冲突的核心地带。在电影《人流》发行的几个月里,他转向了一些更纷杂的难民线索,如早期拥挤着北非难民的马赛港,南美城市里的难民聚集地、贫民窟,由于海啸灾害造成的波多黎各难民。艾未未记录下千百万人流离失所的情形,以及无处不在的、渴望被跨越的边境线。

旅程在展厅中具有指征,环绕四周的壁纸是展览重要的背景。壁纸《奥德赛》( Odyssey ) 源于古希腊至今的叙利亚难民的现实,艾未未使用黑白色的画面和简单的线条,穿插神话、历史和现实,描绘出逃离战区,城市废墟,穿越海洋与边界,生存于炼狱般的难民营,面对欧洲的多重暴力 。通常这种故事因为过于残酷,而无法被观众直视,艾未未给予我们一个可以多元感知的契机,场景既有紧张的情绪,又浪漫生动。

故事的每个章节预示着不同的生存历史和命运转折。《罐柱》( Stacked Porcelain Vases as a Pillar ) 将确定无疑的故事移向了它处。这一套由六个难民故事图罐叠放成的柱状装置, 器型为元代的青花大罐。手绘的内容与壁纸《奥德赛》( Odyssey )相似,分别是战争,废墟,逃离,跨海,难民营和冲突。巧妙的暗合了时间和地点的挪位,传统与现实的覆盖和重置关系,使它具有再生的含义。

香港,这个曾经遍布浪荡子和传教士的城市,在经历了鸦片战争之初,中国传统文明已然变成废墟 。 经过百年的纷争,政体的变化,人们的政治身份不断更改,含混其间的是多种价值的驳议,来自西方的殖民身份,东方的传统, 新近政治强权的冲击。艾未未这件叠放的陶瓷装置,六个故事中有截然不同的现实,彼此激发为此时此地的隐喻。

在这场驳议中,是什么力量导致了今日香港的认同和身份的焦虑。艾未未在作品《龙纹罐》( Dragon Vase ) 中给出了可能的答案,一只仿明朝宣德年官窑的红色龙纹罐。原作官窑所绘龙纹为五爪蛟龙纹饰,不同的是,艾未未制作的龙纹为六爪。龙纹自古是中国皇帝的标志,中央绝对权力的象征。元朝规定双角五爪的龙纹为皇帝专用,其它三爪、四爪的龙纹,民间可以使用。而明朝则禁止民间使用龙纹,同时对大臣朝服的图案也作了规定,然而常有僭越。

权力上的控制是否能阻止人对自由的向往。艾未未在近期的一篇文章中驳议了这个观点:「历来有两种处理洪水的方法,一个是建立水坝阻止水流,另一个是找到正确的路径,让水流继续。建造一座大坝并不能解决水的来源问题,越来越高的墙会阻挡大量的水流,如果发生洪水,它就可能摧毁一切。水的本质是流动的,人性追求自由,人的欲望比自然的力量更强」。

展览的另一件作品《失手》( Dropping a Han Dynasty Urn ),来自艾未未使用乐高LEGO创作一系列全世界的重要「政治犯」肖像拼图,这件作品可以认作其延续。该作品图像源于1995年,艾未未拍的一组摔碎汉代陶罐的连拍。

《行之道》(Law of the Journey)是千百万难民的纪念碑。一个包含西方神话、历史与现实故事的装置,一只象征东方政治权力的红色龙罐,一个流放者的摔碎陶罐的形象,彼此驳议。艾未未用精准的讲述方式,激活历史的思辨,汲取现实的教诲。

窗外是象征着香港无比繁荣的中环,建于 1930 年的六国饭店,旧中国银行上的「中国俱乐部」,和正在发生的香港巴塞尔博览会。海的对面,这个由多数移民组成的半岛,可以看到由深圳河越境而过的近百万移民的踪迹,它所象征的持续了半个世纪的偷渡潮和难民危机,是香港无法回避的过去。

2018 年,艾未未在英国《卫报》中写道:难民的危机不是关于难民,而是关于我们。

文 / 崔灿灿

艾未未——驳议 (个展)

失手(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6
装置, 乐高积木, 2304x1920x30eachmm
艺术家: 艾未未

艾未未——驳议 (个展)

罐柱(系列:无系列作品), 2017
装置, 瓷, 3120x510x270mm
艺术家: 艾未未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