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迪安:心灵的游踪——傅瑶艺术简论

心灵的游踪——傅瑶艺术简论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生长于天似穹庐、草木广袤的内蒙,画家傅瑶天生便带着一股自由洒脱的心性,又因在苏州求学,故而也蒙养出了江南温婉的韵致。她以独特敏感的女性视角和丰富变化的想象力,通过提炼转换东西方古典绘画中的人物、鸟兽、花草形象,用寓言性的象征主义手法构筑了一幕幕似梦非梦的诗意图景。此次举办个人艺术展,既是她近几年来艺术成果的一次阶段性总结,也让人看到一位女性艺术家在油画上十分"个类"的探索。

 

傅瑶是一位善于融合、心思灵动的画家,她用画笔在中西、古今间畅然游走,既散发出西方画坛类似博斯与达利的天马行空与光怪陆离,又透露着对中国传统如陈老莲迂拙古雅之风的致敬。画面中的场景像是多元文化与多维时空交织、碰撞下的“一千零一夜”,人物角色多为历史角色中的男性,或身着胡服,或脸蒙面纱,或头戴皇冠,给人带来交错、跳跃的感受。在一位女性画家的笔下只表现男性形象实为罕见,但这恰恰是傅瑶从直觉出发表达自己心理意象的体现,作品中的女性意识也使傅瑶对概念的挖掘不断走向深入与宽广。她将女性的柔情投注在画面那些男性人物之中,用花草的形态去叠合弓箭、腰刀、长锹等冰冷的铁器,消解了杀气与肃寒,而多了一丝温柔与亲切,颇有“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意味。

 

傅瑶的作品充溢着蓬勃跃动的生命体,除人物形象之外还有马、鹿、狗、兔以及各式各样的鸟类与无名的花草等,这些古往今来与人类建立着亲密关系的生物以众生平等的姿态同样是画面中的主角,万物与人类一同并置于傅瑶所构筑的“伊甸园”,相互对话,相互依存。这种“天人合一”式的塑造手法,除了傅瑶本身特有的对自然生命的敏锐感觉外,也反映出她在现代艺术纷繁的语汇思潮下运用象征、超现实等手法对主题的诠释与表达。她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述极富浪漫的个人想象与内心体验,将现实与虚幻弥合在“象征的丛林”里,使近处的人与远方的树形成一个充满韵律的复合空间,而随处生长的花草则成为了一种种图式符号蔓生绵延,交织出梦幻般的意绪。在天空和远景的处理上,则采用大面积的淡紫与鱼肚白进行渲染,温暖的红色与冷静的蓝色调和成流动、幽秘的紫,带来一种长夜未央、东方既白的视觉感受,将观看延伸至想象,将一切推向遥远的神秘之境。

 

很显然,傅瑶的艺术主题就是游走,她画的就是自我心灵的游踪,这在她的系列作品题目中如《云游》、《出行》、《脱离的存在》等已有告白。她以一种造梦者的姿态建构出一个远离都市喧嚣繁杂的宁静之所,赋予了画中人物不同的角色,她隐喻地以国王、仆人、养马人,皇后,医生等身份来暗示芸芸众生的角色状态,画面中悠悠行旅的人与动物意味着逃离都市生活的喧闹与压力,由此萌生出对“清晖能娱人,游子憺忘归”的更大渴望。傅瑶这样的构建不仅仅是艺术家内心意识的主观表现,也反映出一种将自我天地的表达与当下社会生活的关联,此时的画面不再是一个虚幻的空间,而是一个具有隐喻意义的处境。

 

正如诗人波德莱尔通过融入众人的孤独,在保持独立和清醒之下真实地表现这种体验一样,画家同样能够凭借自我心灵观照下的“人群”意象,使自我的个体体验上升为群体的生命体验。傅瑶以独特的绘画语言,在自己的艺术中表达出充满敏锐直觉与细腻体察的文学性,在眼、心、手的和谐中,她穿越古今,漫游山水,观察与体味着人生与世界,绘自己的画,写自己的诗,表述自己的心绪感受。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2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