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善醇 邵文欢——联展 (群展)

严善醇 邵文欢——联展 (群展)

严善醇 邵文欢——联展 (群展)

展览日期 2018年5月27日 - 2018年7月15日
开幕时间 2018年5月27日, 19:30, 星期日
展览馆 梵耘艺术空间 (中国 杭州市)
艺术家 邵文欢、严善醇
主办方 梵耘艺术空间 (中国 杭州市)

题 耑

章实斋论文章质性,尝引申於《洪范》三德:"正直协中、刚柔互克,以剂其过与不及"。命意在诚偽宜介,指类则品味难能。

推而析言,严善醇与邵文欢的版画和摄影综合绘画,其所呈现的自然的水云山气,就都照映并坚确了这个质性:妖嬈嫵媚而刚毅矜重,迷离徜恍而清澈透明;深度企高度、难度在力度,相反而相得、相克以相济。二人途径不同,而抵要道一致;其富饶的视觉形态,即充实的学行觉悟。

严善醇修养极高,故味象体道,虚中而茹,识心寓物,灵机内蕴。他找到了好材料,妙用於好心手:铜版画和雁皮纸,今可开而古可借,中可斟而西可汲⋯⋯最终化合了现代视觉形式和传统文人才调。他的铜版画,更像水墨画,而比传统水墨更多肌理、更加厚重;也可以对照来说,比现代铜版更见温醇、更显空灵。

邵文欢以诗心体物,其才情照耀,而胸智矜严,并多旺盛的心力,加意于技术语言;除了暗房的沉迷,还有跨界的实验,银盐与水墨交用,涂绘和拼贴杂运;他也在影像的清晰性与模糊性之间"跨界",或可称在拍摄的必然性与偶然性之间转换,倾心於异态奇致,迎迓其诡出譎变,应该说难度极大。摄影与绘画不同,取决於快门乍按,空间的餘裕太少,后期的弥补有限;易流於粉饰与藏掖,损害其自然与盎然。邵文欢可称的过人处,就是他卓越的分寸感。

邵文欢的作品让我想到Mark Rothko的绘画,有修饰性无装饰感,并尽可能凸现偶然,消耗着深苦功力,追寻其观妙测奥。严善醇的版画则让我想到Sally mann的摄影,更缠绵更荒艷,益之以治情养气,乃见其苍郁劲厚。

这就可及"品味难能",兼以想像古学或复。品味关乎诚偽,诚偽系於创发,由不能创发,乃播布假象;假象即沿袭因循,目视则固陋拙劣;创发即异境独搜,神遇则辉流耀射,所谓"阴阳之交、鬼神之会","际之如不可测、览之如不可穷",就中道理幽邃,都归"互克协中",斯即古代道艺传统之综合陈述,异於西方现代美学的理式化约。比如康德论审美价值,即谓taste(品味)与精神无涉,以前者并无生成性、后者有创发力。这很像他对审美判断与道德力量的区隔,归宿在科学思维与哲学立场的独大。而中国古典的经学筑基、先贤往圣的斯文传脉,其认知浑浑若川,故价值恰恰相反:品味究亦创发,合於精变神会。

祝贺二位,展示顺利。

寒碧谨题,戊戌小满,於北京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