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英玮——宛若真实 (个展)

蒲英玮——宛若真实 (个展)

蒲英玮——宛若真实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6月23日 - 2018年7月13日
开幕时间 2018年6月23日, 15:00, 星期六
展览馆 Galerie Sator (法国 Paris)
艺术家 蒲英玮
主办方 Galerie Sator (法国 Paris)

蒲英玮——宛若真实简介

J: GALLERY 荣幸宣布,蒲英瑋最新个展“宛若真实”即将於 6 月 23日在法国巴黎 萨托画廊(Galerie Sator)开幕。本次展览将是艺术家在法国举办的首次个展,同时也是J: GALLERY与萨托画廊展开全面合作的新篇章。

蒲英玮的创作以文献研究的方式展开,他认為个体的经验与记忆是作為世界存在的证据。 通过影像、装置、照片、绘画、文本等不同媒介的表达方式,这些感性的档案在跨越了种族、国家、宗教、语言、殖民等宏大叙事后,最终降落在作者自传式的个人史写作上。

展览“宛若真实”将由三个步骤构建而成:与父亲的交谈,在城市景观中的游走及其与建筑的关係,以及对於手和身份的反思。

对於他在中国之外举办的首次展览,艺术家决定讲述自己的故事,蒲英瑋的故事:

关于形象1/4

蒲英玮,曾⽤名蒲英桐,普通家庭,独⽣⼦⼥。其母亲是⼀名市⽴医院的医⽣,⽇常爱好看电视剧,最远的地⽅去过海南。其⽗亲是⼀名卫⽣监督所的公务员,⽇常爱好书法与古玩,最远的地⽅去过上海。在童年时期,他的家庭居住在⼀间五⼗平⽶的两室⼀厅中,他每天步⾏去不远的地⽅上⼩学。在2000年,他家搬到了⼀间⼋⼗平⽶的三室⼀厅,房屋由其⽗亲的单位分配所得,他开始骑⾃⾏车上学。由于蒲英桐的学习成绩总是稀松平 常,他的⽗母决定给他改名,因为“蒲桐”听起来很像“普通”。最终,在2002年将要进⼊初中之前,他开始使⽤⼀个新名字,蒲英玮。

同年他进⼊⼩学对⼜的市⽴初中就读,学校离家很远,但其⽗亲的单位分配了⼀辆⾯包车,⽗亲便借⽤这辆车 每天接送他上下学。同时,家⾥买了第⼀台电脑,蒲英玮开始学习上⽹与打游戏。最集中的⼀段时期是2003年的年初,⾮典爆发导致学校停课,蒲英玮的母亲也被派去隔离区照顾病⼈。他每天⽩天在家⾥玩电脑,并在⽗亲下班回家之前关掉。⼏个⽉后母亲从隔离区回来,⾮典结束,⽣活照旧。2005年,蒲英玮由于美术特长被市⾥⼀所中等⾼中录取,进⼊学校的普通班学习。由于蒲英玮的学习成绩依旧稀松平常,同时他与他的⽗母了解 到通过美术专业可以考取⼀个相对好的⼤学,于是⼤家⼀起决定了他的第⼀个⼈⽣规划:艺术家-蒲英玮。

关于形象2/4

蒲英玮转达我写下这些⽂字:他说在他⽬前为⽌并不算漫长的⼆⼗⼏年⽣命中,他从未看清过⾃⼰,也从未记住过⾃⼰。谈话是他⼀如既往的呓语,时常谈过了就忘,也时常在⾔⾏中表露真实。之后通过那些和他交谈过的⼈的⼜中我依稀察觉到,他是⼀个飘忽不定的⼈。有⼈曾经说他是⿊⼈、⽩⼈、或是亚洲⼈,也有⼈曾经看 到他的⾝影出没在城市的⼴场、乡村的⼩径或是热带的⾬林。没有⼈可以清晰地记得他到底长什么样,但恰好我作为他为数不多的信任伙伴,对于他每次重要的谈话我都有所了解。我渐渐通过这些谈话编织出了⼀个他的 肖像,结果则令我意外⽽又欣慰:那是⼀幅我见过的最普通的肖像,你可以在他的⾯孔上看到任何⼈和任何事件的影⼦。⽽说到他下⾯的这些感悟,他很坚持,他曾⼀再强调这些⾔辞就像菲利普·索莱尔斯的那本著作“⼀部真正的⼩说——回忆录”⼀样真实,他也在相当多的场合提起那本他爱不释⼿的蒂莫西·嘉顿艾什的《档案: 个⼈史》。出于好奇,我找到这两本书来读,我开始理解了蒲英玮的狡猾,同时也开始同情他。在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他⼀再叮嘱我说这些呢喃⽂字是他所致⼒于研究的⼀本绝对意义上的理论,或⼀本关于⼀切的象征。

关于形象3/4

“是否可以想象这样⼀种新⾝份的到来:它不会被任何既定形态所认领,也不会成为任何权⼒的祝酒词,它潜伏于现实的复杂性当中伺机⽽动;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作为任何问题的探讨背景被重新⽣产出来。”

——《新⾏动伦理备忘录》*

*《新⾏动伦理备忘录》并不真实存在,此处作虚构引⽤。原⽂刊载于《艺术世界》2017年8⼋⽉中法长读特刊《⼀篇后⾝份政治短⽂-蒲英玮》

关于形象4/4

蒲英玮,1989年⽣于⼭西太原,2013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获学⼠学位;2018年毕业于⾥昂国⽴⾼等美术学院,获硕⼠学位并获得评委会最⾼嘉奖。现⼯作、⽣活于⾥昂和北京。蒲英玮的创作以⽂献研究的⽅式展开,他认为个体的经验与记忆是世界存在的证据。通过影像、装置、绘画、⽂本等不同媒介的表达⽅式,这些感性 的档案在跨越了种族、国家、语⾔、殖民等宏⼤叙事后,最终降落在作者⾃传式的个⼈史写作上。近期的个展/个⼈项⽬包括:“宛若真实”,GalerieSator画廊,巴黎(2018),“蒲英玮与吉姆·汤普森建筑事务所”,J:GALLERY,上海(2017);“游牧⼩说-蒲英玮个⼈项⽬”,蜂巢当代艺术中⼼,北京(2017);近期的群展包括:“疆域-地缘的拓扑”,OCAT上海馆/OCAT研究中⼼,上海/北京(2017-2018);“⼩说艺术”,OCAT深圳馆,深圳(2018);“全球定位”,乔空间&油罐艺术中⼼项⽬空间,上海(2017);“教学相长-第三届实验艺术⽂献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2017)。他曾获得约翰·莫尔绘画奖(2012),⽂章《泛灵主义与庸俗物质》⼊围IAAC国际艺术评论奖(2015),影⽚《访谈录》⼊选法国卡昂SiCinéma电影节(2018)。2016 年,当“后真相”成为年度词语后,蒲英玮开始虚构写作,并认为母语写作与翻译⼯作是处于“他者”位置的⾝份构建与语境⽣产⾏为。蒲英玮的作品试图描述中国本⼟境况在不同⽂化语境中的参照关系,其第⼀个机构个展 将在法国新中法学院举办。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