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展览日期

2018年7月21日 - 2018年8月26日

开幕时间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展览馆 长征空间 (中国 北京市)
艺术家 耳石小组、John Gerard、何锐安、刘窗、陆平原、山寨歌词、视听采样——SCV、苏予昕、汪建伟、王梓、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颜磊、郑源
主办方 长征空间 (中国 北京市)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简介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是延续自 2006 年及 2008 年系列展览的最新一期,项目以违章的临时性作 为隐喻,发展出各种感知当下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视觉工作方法。“违章建筑”在这里并不是建 筑形式的指称,它泛指各种运用非常规的策略来对应新的社会情况的生命形式。这些自发性的精神建筑 也许原本仅仅是应急之用,但在后规划的时代中,非正式和不稳定性反而成为常态。而“违章建筑”系列主 张以下具有生产性的观点:应该将违章建筑的非常规状态和永久性建筑的常态关系两者反转看待。

这种永久的非正式性其实就镶嵌在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技术和资本的增速当中,特区便是一个典 型的非常规试点成为常态的例子。

而改革开放的重要性除了引发科学技术、资本与时间观层面的一系列转向以外,一般而言,改革开 放开始的 1978 年也往往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的起点。尽管如此,当代艺术并不经常提供一种本体论的反 观角度来形绘改革开放在认识论层面上所带来的变革。在这个背景下,“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是“违章 建筑“系列的进一步尝试。一系列对改革开放、当代技术及资本速度的思考以视觉展示、读本、表演现场 以及视听采样四个独立又互补的文本呈现。在视觉展示的项目中,艺术家们以取样的方式,分别从历史 或者推演性的角度,捕捉这段加速度的历史,并尝试将这股抽象的力量赋予可辨识的形象:

刘窗以加速主义的思考框架重新诠释既有的改革开放历史。 约翰•杰勒德的幽灵镜头将加密货币流以及供应电源的水流重叠起来。

从抽象到抽象,颜磊以一块名为第五系统的色域,减缓无形资本在地表的流动速度。 追踪矿物的消费和流通——汪建伟阅读中国当下的产能过剩,而王梓则为地球创伤展开一场仪式。 何锐安陈述金融资本的非人类速度,以及它被归为亚洲血统的过程。 陆平原用故事给机械注入新的幽灵。视听采样——SCV 以此观察社会主义的文化现实,而山寨歌词则将山寨运动视为一种自动化诗意的 生产方式。郑源通过调查一个曾经存在过的航空公司,呈现了一段确凿的历史和其背后失速的流动。 吴山专 & 英格-斯瓦拉•托斯朵蒂尔的观念杠杆企图加速社会-美学层面的解放。 耳石小组的反魔法让触屏系统和资本主义的欲望捕捉术脱钩。 苏予昕把绘画视为一种逆向工程,并将触屏手机的晶片软硬件层理推向人们的眼帘。

关于长征计划

长征计划是发起于 1999 年,自 2002 年开始的艺术及策展项目。中国革命史上的红军“长征(” 1934 至 1936 年)为长征计划一系列不同的国内和国际艺术项目提供了一个隐喻性的框架和讨论语境。长征计划探讨 各种革命记忆和当下语境的关系,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合作,去重新诠释历史意识和发展出一条感 知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全新方法。长征计划的实践包括:“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 (2002)、“长征计划——延川剪纸大普查”(2004-2009)、“长征计划——唐人街”(2005-2007)、“长征 计划——胡志明小道”(2008-2010)、“圣天作业”(2015-)等。

 

关于“长征计划”

 

www.longmarchproject.com

长征计划是发起于1999年,开始于2002年的艺术及策展项目。本项目是以行走、论述、展示、教育、写作小组以及对话所展开的多面向的实践。中国革命史上的红军长征(1934至1936年)为长征计划一系列不同的国内和国际艺术项目提供了一个隐喻性的框架和讨论语境。长征计划探讨各种革命记忆和当下语境的关系,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参与者合作,去重新诠释历史意识和发展出一条感知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现实的全新方法。作为作者,其生产途径是为了积极地重新书写关于当代艺术所预设的观念,并建立新的生产和流通模式。

长征计划的多样性策展实践包括 “长征——一个行走中的视觉展示”(2002)、“长征计划——延川县剪纸大普查”(2004-2009),唐人街(2005-2007),“长征计划——延安”(2006-2007)、“长征计划——胡志明小道”(2008-2010)、长征教育(2009-)以及“圣天作业”(2015-),并曾于挪威国家美术馆(2004)、里昂当代美术馆(2004)、上海双年展(2004,2010)、台北双年展(2004)、横滨三年展(2005)、温哥华美术馆(2005)、圣保罗双年展(2006)、亚太三年展(2006)、奥克兰三年展(2007)、以及古根海姆博物馆(2017)等各类国际场域进行展示。

进行中的长征计划可被概括为:

1.一个穿越时间和空间,没有确切开始或结束的运动的过程,其中涉及到多重的转换;

2.一种强调本土情境下的方法论,关注艺术的、社会的以及教育的机制问题,用以审视当代视觉经济;

3.一种艺术性的介入,以国内和国际为运作平台,与艺术家和公共、私人、独立艺术团体和个体间的合作。

2018年6月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1
  • 长征计划:违章建筑三——特区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