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闻——万达鹤文化艺术展·武汉站

声闻——万达鹤文化艺术展·武汉站

展期:2018年7月17日—8月17日

开幕:2018.7.28(周六) 15:30

策展:角度一八零艺术小组

艺术家:王尊、傅瑶、金铿、李玉娟、利国杰、吕枫韵、彭燃、王砚、叶晓冬、喻子乘、赵丽先

主办:万达武汉中央文化区、A180艺术空间

地点:武汉中央文化区展示中心(武昌区中北路171号)

特别支持:ARThing艺术活、雅昌艺术网

鸣谢:EFC中法交流协会、珞珈三千、吉喜艺廊

 

前言

楚之腹地,乃千湖之所,鹤在这里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曾侯乙墓出土的战国早期鹿角立鹤悬鼓,春秋中期的青铜酒器莲鹤方壶,都是鹤文化的艺术精品,更是青铜艺术的传世之作。

爱鹤爱其德。本次展览以“声闻”二字为名,取自《诗经·小雅·鹤鸣》“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皋,有沼泽,湖泊之意。这句是说鹤即使站在湖泽深处,其鸣叫声音仍可以响彻云霄。宋代大儒朱熹在《诗集传》中剖析,“盖鹤鸣于九皋,而声闻于野,言诚之不可揜(掩)也”,他认为这比喻高尚的人,即便身在穷僻之处,以其自身的君子之质亦可为世人所知。

鹤,作为中华文化中为人推崇的文化符号,回旋在理想的九天仙境与现实的江河湖泽之间,行动皆翩然如舞。出世入世间,秉性自浩然,无怪世人纷纷将鹤推为一品之尊了。

理想与现实之间,有所有人都会面临的问题。

站在世界的尽头,才会更懂自己;到过人生的尽头,才会更懂他人。

如何立足当下?如何面对未知?该如何把握可实现的现在?又当如何重构心中的理想之境呢?这些问题的答案无疑是开放而多元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问题的解决之道也许就在其中,毕竟这个时代的艺术与生活之间,已无籓篱之难。

本次鹤文化当代艺术展邀请的当代艺术家在各自的领域均已有所成就,而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艺术与美学思潮中,他们仍秉持君子之风。“行有不得,反求诸己”,对新知虚心涵泳,对传统亦潜心深研。他们在对天与地、人与己的不断地探求与叩问中,继续着属于自己的艺术孤旅。

鹤鸣于斯,其声可闻?

——戊戌年夏 祝东于汉上

本次声闻艺术展欲以鹤为文化线索,呈现这批艺术家们在面临纷繁当下时的谦和与坚韧。

题头声闻二字来自湖北艺术家金铿的书法作品。金铿系著名诗人,书、画、金石家金月波之子,幼即酷爱金石书画,继承了其父的文人风格,诗画印意境交融。有着深厚的传统功底,同时也积极参与着当代艺术方向的探讨与尝试。

金铿《夜游宫·声闻》

黄鹤翱翔楚汉, 看大地凌霄宫殿。 何惧山高路遥远, 逆风行, 景无垠, 千里眼。

笔蘸长江砚, 白云寄情心书篆。 万古盘胸画长卷, 鹄声闻, 驾岚烟, 光耀灿。

大多数的超现实主义者是“前向的”即对未来的未知的关注,而王尊的超现实则是“回溯的”即对传统文化做梦的解析,用他的话来说,“在现代的背景下传统已被紊乱,他所做的就是要重新排列文化阅读的次序。”

 

细碎的记忆在午后空气中弥漫,一种微甜的气息在灰色丛林中悄悄生长起来,这是一个短暂的白日梦,我想尽可能地留下它。——李玉娟

 

人生是一场漫长的苦旅,坎坷的生活能教会人如何忍受痛苦,学会宽容。生命之脆弱、欢乐之短暂又会让人学会关爱、珍惜。我觉得以花为主题、用陶瓷这种媒质去表达女性的单纯、魅力、脆弱、坚毅的特质非常适合。——吕枫韵

 

人们总想知道未来,想看到远方的美景,在当下总会有些期许,其实那都是我们自己的展现。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都是我们的意识和想象。总有一刻,我们会知道远方是谁。——喻子乘

 

梅妻鹤子的生活,是平凡也是不凡。是不凡,也是平凡。赵丽先笔下的隐士从来隐于世却并不绝于情,随手勾勒禽羽相伴的生活情景普普通通却也生动可人。

 

我们都是旅居之人,这个看得见的世界,只是生命的一个驿站。亚伯拉罕,犹太人的始祖,信心之父,他的信心竟然不是中国式的衣锦还乡,而是半夜起行,逃离故乡,说走就走。——傅瑶

 

利国杰作品里的魔力,是一种无声的低语,是一种在宇宙丛林里肆无忌惮穿行的生命力。刀痕走过木头,走过了一种生命,走过谁的诗与远方?

 

我关注的荷塘往往是秋冬早春的衰荷残塘,有一种淡泊的凄美意境,还存在着生生不息枯而不死的积极的生命意蕴。——彭燃

 

叶晓冬的作品有着难得的真实,这种真实不仅仅是被定格在金属中的如自然中一般真实的树干,更是走过期待中的“森林”时的遍寻不着,空余喟叹。

 

当你以极致写实为美的时候,宋画会让你看到百鹤齐舞这种极致而仍不失真实的大气。当你接受这气势恢宏的“真实”时,金农“漆书”的夸张笔画又会带你进入新一重意境。这些旷世奇珍都是曾经那些时代中的文人气质,士者胆识。——王砚

  展览现场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3 /5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