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映 II

放映 II

展览日期 :2018年7月26日 - 2018年9月6日

开幕时间 2018年7月26日, 星期四
展览馆 马凌画廊 (中国 香港)
艺术家 高倩彤、黄炳、苏育贤、陶辉、王韬程、余政达
主办方 马凌画廊 (中国 香港)

马凌画廊(香港)将于7月26日举办2018年度的夏季放映特别项目,本次展映会放映苏育贤的《先知》,高倩彤的《昨日的世界》,陶辉的《Double talk》,王韬程的《Forest, A Man, A Baby & Aristocratic Life, A Tale of a Tub》,黄炳的《黄炳寓言(一)》,以及余政达的《Tell me what you want》。本次影展是继去年夏季放映之后的第二次影片放映专题活动,艺术家来自香港,台湾和中国大陆,作品形式涉及纪录片、动画、剧场、观念录像、录像装置等,马凌画廊希望延续这样的方式,将一些优秀艺术家近年来在影像语言、叙事结构以及议题上的最新探索呈现给观众。

台湾艺术家苏育贤(b.1982)的创作多从身边的人事物下手,借由丈量自我与他者、生活与媒体的误差值,将这之间的距离视为主体化的所在,思索一种不用穷追猛打但可立地成佛的主体性,这种不可思议的自信心,是他想追求的热情跟幽默。 《先知》(2016)是对一部创作于1965年的剧作的重新演绎。 《先知》原是台湾前卫艺术家黄华成编写的剧作,为1965年《剧场》杂志于耕莘文教院首次演出的剧目之一,这也是台湾战后实验剧的开端。剧作者原希望打破传统剧场模式,按剧本所描述的场景进行,但未被当时的导演採纳,因此苏育贤邀请当时的两位演员回到现场,于2016年重演当年“缺席”的剧作,并拍摄成影片《先知》。一对夫妻前往观赏舞台剧,舞台上仅有光影与布幕运动及滑轮声响,男女主角则在观众席上对话,对话中表达了现代主义知识分子在精神上的分裂状态。时隔五十年,除了重新理解黄华成在故事之外安排的叙事,也是试着再次诠释它的缺席。

台湾艺术家余政达(b.1983)的作品常以带著游戏性质的方式介入与拍摄对象及观众间的语言沟通,并藉由刻意架设的现实情景为拍摄背景,创造出所谓“生活剧场”的概念。 《Tell me what you want》(2017)是关于一段旅人和异地文化之间的视线、欲望、友谊及需求的交换。这个交换关系起始于David于马尼拉马拉提(Malate)的街上,以一个外来者的身份与当地街道上活动的“Marketing”们从陌生的交遇发展出交友关系,从拍摄影片的需求所产生的各种交涉和交易,这当中所发展的数种交换关系及过程,交错着马拉提的地方现实、人情网络、跨文化的不同种欲望和想像的凝视与错视。 “Tell me what you want”这个街道招呼句,指向马拉提街道上的交易结构,艺术家也在影片制作的过程中融合当地街头的交涉形式,他不断实验着这个交换关系下的人情及经济架构,同时也尝试从中勾引出在不同文化面对友谊交流与交易行为的定义,以及彼此国族间存在的既定印象,和在观光娱乐及跨国交易背后所隐藏的阶级意识。

出生于重庆的艺术家陶辉(b.1987)习惯用影像与装置艺术这种创作语言表达群体经验,关注点往往是社会身份、性别地位、种族问题、文化危机等课题。他擅长以隐喻的方式映照当今社会的文化心理和美学需求。他创造的场景多为荒诞而夸张的,人物的存在如塔罗牌般具有隐喻特质,具有煽动性的情感色彩,时常表露出一种“错位感”,促使观众直面自身的文化历史、生存现状和社会身份。在作品《Double Talk》(2018)中,陶辉表现出对韩国流行文化的兴趣,用双屏影像装置讲述一位韩国偶像歌手从死亡中掘起,通过与追逐他的记者之间的问答,来探讨流行文化和大众媒体如何对个人产生影响。

香港艺术家黄炳(b.1984)把长期以来对社会的观察融入作品之中,所使用的视觉语言既骇人听闻又令人忍俊不禁,他的创作将蒙昧粗俗与烂漫色彩结合,围绕性压抑、个人情绪和政治约束展开叙事。闪烁的画面,波普般的影像和独特的音效是构成他艺术实践的基本元素。通过这样一种原始和粗糙,他的作品提供了一种非典型的舒适感:即使是最深最私密的情绪或行为也会在他人身上找到共鸣。 《黄炳寓言(一)》(2018)中带来了三则非常具有艺术家风格的寓言:一段乌龟和大象的不伦恋情;一位得了杜雷斯抽动症的(Tourette Syndrome)的鸡警官如何从网红上位又因媒体关注戏剧性走向灾祸;一个树仔和其恐惧的蟑螂在公车上心灵交战的故事。

香港艺术家高倩彤(b.1987)透过创作来检视个人生活状态,借此疏理其与城市之间的关联。她关注和发掘不同图像和物件在居家和城市层面上所体现的特殊功能及衍生的心理影响,从而理解人们对生活和将来所投注的期望和当中的情感落差。《昨日的世界》(2017)是一个反映了科技与现代生活之间的关系的双频道录像,以镜头下的一个洗手盆、一栋建筑物、一道街景,细腻地解读日常生活情节。她使用红蓝二元色作为比字幕更为有效的视觉提示,表达了对回顾过往和审视变化速度的迫切需求。 最终,这部影像映射出一个都市环境,用看似相关而又分离的解说编织其视觉上的平凡,好像在评论著非互动的世界,亦或是对系统性适应的当代呼应。

出生于成都,目前旅居荷兰的艺术家王韬程(b.1981)是一位跨性别艺术家,他的作品游走在物质与精神、虚拟现实与制造幻想的边界,暗示着一种超越其自身的、甚至比作品自身更强大的固有的内省性质的巨大矛盾。身体在文化上的相对性,以及它所代表的东西会随着时间和地点的变化而变化,这是王韬程作品的核心。 《Forest, A Man, A Baby & Aristocratic Life, A Tale of a Tub》(2015)是基于日本早期的民间故事《竹取物语》。故事写了一位伐竹翁在发光的竹心中取到一个小女孩,起名为“细竹辉夜姬”(Princess Kaguya),“辉夜姬”经过三个月长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五名贵族子弟向她求婚,她答应嫁给能寻得她喜爱的宝物的人,结果求婚者均遭失败。皇帝想凭借权势强娶,也遭到她的拒绝。最后,辉夜姬在这群茫然失措的凡夫俗子麵前突然升天。艺术家对原著的许多叙事构成进行了修改,将它们与她自己的生活和个人经历交织在一起。童话故事作为一种叙事结构,具有一定的道德内涵,充满着熟悉的文化参照,对王韬程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重构的完美载体,可以在其中加入艺术家对性别、社会、文化和身份的探讨,通过影像在叙述方式和电影化的戏剧风格上进行探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