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传者-后人类的副本——郑达个展

UPLOADER INSTANCE OF POST-HUMAN

ZHENG DA SOLO EXHIBITION

上传者-后人类的副本

郑达个展

展期:2018年11月23日—2019年1月8日

开幕: 2018年11月23日, 星期五, 晚7点

策展人:冀少峰

艺术总监:傅中望

展览总监:李和清

地点:湖北美术馆

前言

面对郑达的视觉文本,他带来的并不仅仅是影像装置机械这类艺术的形态,其实带来的或説隐匿着的是另一种形式的革命,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所开启的人工智能对未知未来的探索和恐惧。在其复杂的充斥着科技数据和逻辑演算的过程中,看到了艺术新一代特立独行的视觉表达。

郑达呈现出的绝对是一个机器的领地,在机器的领地中,他作为一个版主,他带着实验室年轻团队在构筑建造着一个新的“机器人群”,由此进入人类视为经典的美术馆,并营构出一个人工智能的虚拟世界的想像空间。郑达深受芯片大片和薯片的熏陶,而游戏,社交网络已成为他日常,因而也影响着他的生活方式、思想方式和艺术表达方式,在其视觉表达间,阅读者在新奇与惊艳的同时,在兴奋和愉悦的同时,紧张和恐惧更是深含期间。

因为在郑达不厌其烦的编程,数据采集,计算,分析的过程中,他已经远远超越了艺术范畴,而是进入了艺术的未来形态或说探讨的是自然人、机器人、基因人这些关乎人类未来命运的深度问题。

郑达的视觉表达交织着的是算法与想法,计算拥有生命,自然人与机器人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在他充满对未来人工智能离奇的幻想和对虚拟世界的想像中,在其精心编辑的机器场域中,机器绝对是主演主角儿,透过机器看人类世界,他挑战并质疑着人类的知识经验,知识结构和知识系统,难能可贵的是他又构造出一个新的知识系统。重新理解建立人类和外部世界的关系。他去掉的是人类历史积淀的某些经验知识和意识形态,以一种自我超越时代的勇气,从人类中心主义走向了整个世界主义。

郑达对艺术未来的震撼与惊奇才开始……

湖北美术馆馆长 冀少峰

我期待用作品去呈现具备自主算法的机器与后人类之间真实的危险关系;对于这些媒体艺术作品的创作不仅仅是艺术家自我的想象力,也是对现实景观的科学性的展演。

艺术家自述

“如果我们想适应与机器共存的生活,我们必须去理解机器,同时,我们无须去崇拜机器”,诺伯特·维纳。 (If we want to live with the machine, we must understand the machine, we must not worship the machine) Norbert Wiener.

这是一个关于当下数字化生存的展览主题,“人类纪”初期的我们是自然生理与技术物融 合的产物,计算与数据层是其特征。我们的行为依赖于技术物,但更为信任设备中的数 据,设备中的软件在规划我们出行的路线,推荐你的知识获取源。与初具智能的机器一起 同谋,所以对于算法、界面、数据、交互、优选评级等机器的语言毫无免疫在接受,并对 未来的“先进性”充满期许。 展览中的作品主要有“算法”和“数据”两个非物质性的面 向;在这个过程中,计算是由一个记忆状态向另一个记忆状态转变的过程,而数据是关于 控制与被物质化的进程。作品营造的这一现实让观者置身于一种基于数据流的媒介物质 中,面对数字算法力量所构成的新的现实。

作品《生理反应 3》是由 616 个纸盒构建的机器“腔体”矩阵,单个的纸箱内部结构就像 具备动力的机械蜘蛛,中心点悬置的风扇吹动算法计算出的膜结构,形成风扇运行速度与 膜结构变化出的多层共振。这个场域是属于算法的,不管是计算还是自然力的数据,空间弥漫的是算法演变的声音、视觉、风感的机器语言; 在《上传者》的作品中像个黑暗舞者 的机械臂,用激光实时展演着自己的运动轨迹,通过光的折射,节奏化和类无意识的运动 轨迹转变成机器的记忆。光斑变成机器与空间、观众对话而上传的机器码,“媒介即信 息”,不过参与的主体是机器而已;《数据池》将透明水的介质变成了数据化的“界 面”,电子赛博格映射到自然,也浸润着美术馆;《捕食器的函数》是一件机械互动装 置,非物质化的数据源转化为物理性的运动,抽风式机械运动融合成参与者心跳节奏的跳 动,人与机器看似亲密,其实是各自在探寻对方的生理特征;<LOW TECH ART LAB>是 关于媒体艺术团队的协作工作方式的展示,在艺术创造力的语境中,智力研发的可能性与 创客式的模式探索。

对技术物的控制,催化出新的人类形态——包括人类的愿望及各种外部表现,可能正在发 生剧变,当人类主义进行自我的转化,感觉是创造出人类感知系统新的副本,其实质却像 W·格雷·瓦尔特的“乌龟”(1)测试,都是基于生理的功能与欲望的产物,在“技术封建社 会”中副本只是暂时的电子麻醉剂而已。

郑达

2018.07

注释1: “乌龟”是 1950 年代早期制造的第一批人工智能仪器之一。在电池快用光前,它会以自己的动力在地面上四处爬行,然 后它跑到离得最近的电插座那儿,把自己插上给电池充电。当充满了电以后,自己会从插座拔出,并重新在地面上爬行。

此次展览将展出其最新的数字媒体装置艺术作品,这是一个关于当下数字化生存的展览主题,“人类纪”初期的我们是自然生理与技术物融合的产物,计算与数据层是其特征。展览中的作品主要有“算法”和“数据”两个非物质性的面向,在这个过程中,计算是由一个记忆状态向另一个记忆状态转变的过程,而数据是关于控制与被物质化的进程。作品营造的这一现实让观者置身于一种基于数据流的媒介物质中,面对数字算法力量所构成的新的现实。艺术家郑达期待用作品去呈现具备自主算法的机器与后人类之间真实的危险关系,对于这些媒体艺术作品的创作不仅仅是艺术家自我的想象力,也是对现实景观的科学性的展演。郑达在其早期的艺术创作中,不断探讨人与机器的关系,在智能化的状态以机器的视角来看待人类。此次展览的新作品是基于这一层面上所做出的,“什么是算法”这一更深层次的探讨,以游戏的概念作为整个创作界定的工科语境。艺术家出于对于“数据”的好奇,使其期望通过此次展览将这一不可见的事物物质化,赋予其有形与可感知,作品《Data Pool》(2018)与《生理反应3》(2018)分别是可视与可听的数据,《上传者》(2018)与《捕食器的函数》(2018)则以动态机械装置的运动轨迹,以机器自身的逻辑,将机器本身的算法呈现出来。

对于此次新作品的创作上,郑达更注重作品本身所带给参与者的感知,以及参与式系统整体性的建构,而不仅仅将关注点停留在观众与作品的物理交互层面。这是艺术家在自身创作脉络上的一次突破。

作品·Data Pool

“数据”是机器的生命组织与灵魂,是倒映在水池中“肉身”的显现;风,水,光,声音之间扭转着力的转换。

Data Pool 跨媒介艺术装置 2018

跨媒介艺术装置

材料:螺旋桨、微型电动机、水、Arduino、LED灯带、定制有机玻璃容器、控制系统、声音系统

尺寸:1520 x 60 x 35cm (单个尺寸:200 x 60 x 35cm)

时间:2018年

作品·生理反应Ⅲ

实时风的数据与机器的算法力在每个“腔体”共振吟唱;远程即席的自然与幻象记存的机器之间的对话。

生理反应3 数据化声音装置 2018

数据化声音装置

材料: 电子综合材料、数据控制系统、气象测风系统、电脑风扇、电源、黑色纸盒

尺寸: 50×50×50cm (单个纸盒)

时间:2018年

作品·计算生产力

“计算生产力”作品是低科技艺术实验室在展现团队协作与创新的切片样本,是以科学性创作范式记存的艺术感知。

低科技时钟

低科技艺术实验室展厅

材料:低科技艺术时钟、低科技交互板、“交互的故事”、立方体装置测试版、自主研发电路板、低科技艺术实验室纪录片、Workshop纪录片

尺寸:1458 x 811 x 340cm

时间:2018 年

作品·上传者

将一种记忆形态转换为另一种记忆形态,即是“算法”的本质;机器的运动将“光”上传于空间展演一场有关于后人类感知的副本。

上传者 灯光机械装置 3米 2018

灯光机械装置

材料: 机器臂、数据控制系统、激光发射器、不锈钢板

尺寸: 400×400×350cm

时间:2018年

作品·捕食器的函数

计算的函数视作数据信息处理的“绞肉机”;将参与者的心率与“捕食者”链结是对“新物种”的勇敢试探。

捕食器的函数 互动机械装置 2018

互动机械装置

材料: 机械装置、数据控制系统、互动系统、布带

尺寸: 180×50×65cm、200×50×85cm

时间 : 2018年

关于艺术家

郑达,媒体艺术家,“低科技艺术实验室”创立者。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数字媒体艺术专业(DMA)主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艺术系访问学者和韩国首尔CPI研究员。

艺术工作聚焦于跨媒体互动艺术,其创作轨迹映现在现实与虚拟世界交错点的探索和实践,包括游戏艺术、互动艺术、机械装置、媒体剧场等。创立的“低科技艺术实验室”专注于当下媒体文化和跨学科的融合,基于电子虚拟环境的艺术实验,先后完成“游戏空间—多种物”、“入侵计划”、“后机器计划”“后人类的副本”等系列作品。

作品展出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未来展”,上海K11美术馆、湖北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等,曾在专业艺术机构、美术馆举办个人媒体艺术作品展。

作品获得英国“The 2017 Lumen Prize”互动艺术大奖,“2018第三届王式廓奖”艺术奖得主。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3 /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