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av Bruin访谈:传统基础之上的当代设计者

访谈人:

Olav Bruin :DFA“可持续发展大奖”获得者、设计工作室创意总监、建筑设计师。

ARThing:ARThing 驻香港代表王浩博士( Dr.Simon Wang)

 

ARThing:建筑的设计概念中充分利用了竹子,这也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一种原生材料,您是从哪里获取关于这种材料的灵感和经验?

Olav Bruin :事实上我的毕业研究是坦桑尼亚和萨拉姆国家博物馆的一个项目,因此我充分学习了热带的建筑设计。从荷兰的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毕业后,开始是在荷兰的一个小工作室工作,但是他们做了很多国际性的项目,因此我有了很多在不同地区工作的经验。在亚洲和南美洲我第一次接触到竹子,我认为它是世界上生长得最快的可再生材料,非常神奇,而且我们都有义务去保护环境,使用这样的材料当然是最合适的。

我们于2014年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合作伙伴是景观设计师,我们在开普敦还有另一个合作伙伴,他专门从事项目管理和建设,因此基本上我们可以为项目提供整体服务,其中整合了室内设计,也包括建筑施工。

ARThing:您的预想中,这个建筑及周边生态在未来的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后会是什么样子?融入当地,还是从某些方面改变当地吗?

Olav Bruin :是的,我会称之为“环境”。这个项目不在城市环境中,它在国家公园的旁边。但对于建设者来说,我们使用了当地村庄的劳动力,实际上是当地渔民,他们之前没有真正的建设经验,但我们在竹子建筑和帐篷搭建方面雇用了专业的督导人员来培训他们并为工程质量把关,而他们也非常乐意学习这一新技能,当地社区将从中持续受益,我们也期望他们能获得更多好处。

ARThing:在这次项目完成后,您认为能留给当地人一些技能是最有价值的?

Olav Bruin :是的,完全是建设性的。他们以前是渔民,但也许将来可以在别的地方当工人。像竹子建筑这类特别的建筑工程中,我们也用了很多土坯。你知道的,把土取出来,做成块,然后在阳光下晒干,这都需要技术。

ARThing:我们发现很有趣的一件事是,实际上你提到过,你为当地人提供培训,让他们真正学会使用技术,因为这过去是一种传统的知识,人们用来建造各种建筑。因此,当你为他们提供重新学习的培训,从而引入现代元素或技能时,你如何看待一方面保留他们的地方元素或地方风格,另一方面又需要将现代化技术提供给这个社区?他们实际上不是在自己的房屋搭建上使用竹子,也不是在斯里兰卡山区的其他什么地方使用竹子,这其实是一种全新的东西,你们的建筑是特别的,使用得更多的是木材和混凝土。

Olav Bruin :是的。因此,我们首先与当地人沟通我们的着眼点在哪里。并没有很困难,当地人都有小组,也有他们的主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能说一点英语,主管说得很好。所以,在竹制穹顶的建设开始几周我都呆在那里,和他们一起干活。比如说一个简单的地方,我们在酒店主体和帐篷上使用的技术有所差异,一个是公共空间,一个是私密的空间,而这一区别非常直观,不用看图纸。

ARThing:现在正在进行什么有意思的项目吗?

Olav Bruin :我设计了清迈奥凯的帕尼尔舞蹈学校,还有一个项目获了奖。我们的网站中有相关信息,欢迎关注。

ARThing:你来到亚洲,使用更为传统的亚洲建筑材料,并获得了这个亚洲设计奖,您有什么样的感觉?

Olav Bruin :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当然感到自豪,因为我真的尽我最大的努力在做这些事情,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学建筑设计,而是以一种建立在传统基础之上的当代方式,来使用材料的艺术。

 

“可持续发展大奖”获得者、设计工作室创意总监、建筑设计师 Olav Bruin 先生与 ARThing 王浩博士

Olav Bruin 先生荣获 “可持续发展大奖”金奖的作品:斯里兰卡 Wild Coast Tented Lodge 酒店

酒店于2017年开业,共有28个房间。整个度假村由数十个茧形帐篷组成。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3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