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没有展览多可惜! (群展)

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没有展览多可惜! (群展)

展览日期 2018年12月31日 - 2019年1月10日
开幕时间 2018年12月31日, 星期一
展览馆 风水宝地空间 (中国 天津市)
策展人 付帅、高宇 b.1988、李泊岩
艺术家 卜云军、蔡雅玲、仇佳、崔博、戴建勇、董师、高露迪、高索都、高岩、葛辉、葛雅静、何利平、何情、黄山、黄焱琳、胡佳艺、胡庆雁、胡为一、贾淳、梁曼勇、李燎、龙星如、卢冬晴、洛鹏、罗苇、马良、马力蛟、毛韬、马玉江、牛文博、秦铃森、任波、任瀚、石青、寿盛楠、司马源、孙存明、孙亚飞、童垚、王轩鹤、王智一、杨健 b.1982、杨欣嘉、杨义飞、姚清妹、耶苏、袁越、鱼与渔无意识小组、张佳星、张嗣、张田宇、张永基、张悦群、张云峰、张钊瀛、郑敏、周姜杉、宗宁
主办方 风水宝地空间 (中国 天津市)

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没有展览多可惜! (群展)

001

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到《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近乎完备地探讨了艺术生产的一般规律和历史、资本之间的关系。对生产理论的接受,使得艺术愈发趋向于通过人类学、政治经济学等视角进行切入社会现实。艺术生产的效率和效益,与大众劳动是否增长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我们长时间里接受的“认真”的态度,在经济起伏的年代,会被某种打破常规的态度所颠覆和取代。让艺术家应付一个作品和让艺术家认真对待一个作品,两种看似对立的态度都体现了特定的创作思路、态度乃至于观念。“应付”作为一种更加开放和自由的态度,有可能打破艺术家惯常的思维路径,取消作品的结构闭合以及观念闭合,也就有可能在作品中泄露更多意想不到的秘密和意义。故而,应付的态度看似内涵着一种“反艺术创作”的目的性,其最终的指向却是一种“消极的创造力”。

002

现代生活的革命和裂变,要求我们在时间进程的坐标系上,制定不同的刻度以方便我们感知、理解特定的时间结构,并以此为依据进行各种生产和生活的实践。当我们被迫以某种仪式性的划分方式来明确漫长时间的阶段性时,我们事实上是在时间本质那荒芜的、动荡的和不可控的“实在”洪流中,努力树立一个个意义的木桩,以铭刻我们某种“有意义”的存在,从而逃离来现实生活那虚无和空洞的焦虑。一年的最后一天、一年的第一天和其他的日子一样,本质上并无区别。一个日期在被确定的那一刻起,就成为无需也无从解释的超级能指。至于艺术界,每一年的最后一天,画廊、美术馆和诸多艺术机构,都会发送一些迎接新年的宣传,这事实上是一个无关艺术的动作。某种“可惜”的感觉,在最后一天和失落和新年的喜悦中快速转换。

003

当今的艺术环境,并不能用一种标准或特质进行表述概括,商品化这一趋势在今天似乎也不是那么准确了。或许,“模糊”才是一个恰如其分的概念,模糊可能就是这个环境未来的常态。这个时代的作品兼具某种精致模仿或粗糙对抗的特质。艺术实践作为人们口中的趋向于自律的存在,事实上在今天日益滑入非自律的深渊。这个时代没有什么真正自律的行为与实践。我们都生活在“第二自然”里,在这个世界中最自律和自足的东西叫做资本。在当下艺术环境中,为了艺术的持续生产,并将其意义铭刻于历史坐标中,某种共有的行为习惯将“认真地应付”抬举为一条当代铁规。应付,恐怕也是对当下艺术环境的一种解读。艺术的困境更多地表现为,面对现实生活中某种不堪的境况,却无力反抗甚至无力反应的妥协。这种无力感,是难以应付的。

004

《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一,没有展览多可惜!》或许会呈现某些相似情况,比如:临时的、随机的、非物化的……普遍的现象和问题需要一定体量的样本才能说明问题。本次展览能够将面对问题的或趋同、或冲突的态度和立场压缩在同一时空,他们在相互的关系中自然呈现左右和沉浮,从而将问题本身雕刻成为一个多面体,这就向我们呈现出探讨问题的不同切面和角度。从方案阶段之后的艺术创作,是一个将意义及观念逐渐锁定和固定的阶段。尽可能去除这一最有活力和活性的阶段之外的形式和仪式约束,努力为观念保鲜。如同菜品在出锅之后,摆盘上桌之前的那段充满期待的真空,是意义和期待爆发的阶段——小聪明算不算艺术?点子算不算艺术?一个简单的回应算不算艺术?艺术还有什么不能表达的吗?意义和观念的生产和呈现逻辑既存在于理性中,也存在与非理性中,既存在于所谓的认真严肃中,也存在于嬉笑怒骂中。探讨的重点在于应付作为一种观念,而不单单是对应付的惯常价值判断。一句话:没有应付的艺术,只有看待和阐释艺术时,应付的眼光和头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