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CENTRAL宣布“行为艺术x 4A”及“装置汇萃”项目阵容

联同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 呈献多项刺激感官具颠覆性之表演项目

香港独立策展人郭瑛精心策划“装置汇萃”项目将为活动带来引人深思的互动作品

阮家仪《Dazzling Effulgence》,塑胶玩具,树脂,电机,LED灯,有机玻璃,2017

Brian Fuata 于伦敦Chisenhale Gallery现场图片, 2015

 Art Central与首席合作伙伴大华银行,将联同澳洲知名独立非牟利机构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4A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携手呈献“行为艺术x 4A”。来自香港的独立策展人郭瑛亦将会再度为展会策划“装置汇萃”,展示一系列大型装置艺术作品,以崭新的互动交流方式,拉近观众与艺术品的距离。 Art Central将于2019年3月27日(星期三)至3月31日(星期日)展会期间举行。 3月26 日(星期一)为贵宾预覧及艺博会开幕夜。

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第四度与Art Central合作,该中心将为Art Central带来4场由亚洲地区艺术家呈献的行为艺术项目,探讨时间长短的概念,并质疑人类努力的成果与徒劳。展会期间,知名艺术家将于每日作现场演出,思考时间的流逝、长期忙碌的疲惫状态,以及时间倒数的概念。参与演出的艺术家包括 Brian Fuata (澳洲)、冯允珊 (香港/英国) 、丘旼子 (韩国) 及高小兰(香港/加拿大) 。

“装置汇萃”将为Art Central 提供展示以非传统手法创作的大型当代艺术作品之平台。展览将透过使用不同的媒介,以探讨当代艺术中的历史与文化的论述为出发点,展出六项前卫装置。 「装置汇萃」的参与艺术家包括阮家仪(香港)、卓颖岚(香港)、Heri Dono (印尼)、Lê Giang(越南)、PHUNK(新加坡),以及Seungean Cha(韩国)。

与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和作呈献“行为艺术x 4A”

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总监Mikala Tai指出: “2019年, 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将第四次参与Art Central,来自四位亚太区领先艺术家,将带来一系列大胆前卫的行为艺术,打破展会原有的节奏,探讨时间的概念,并质疑人类努力的各种成果与徒劳。“

高小兰《Memory of Air》,行为艺术,2006。香港铜锣湾。

香港出生的加拿大艺术家高小兰擅长创作以文字为主的装置艺术及持续行为表演艺术,探讨有关空间、地域及民族性等议题。她获委托为 “行为艺术x 4A”创作一项崭新的表演项目,亦是一座互动式雕塑作品。创作灵感源自庙宇内呈圆柱形的转经轮,这件作品运用了三个巨大的轮轴,各轮轴上以文字描述香港的政治发展情况。当观众转动轮轴时,轮轴上便会呈现一些句子,反映香港与中国之间不断变化的关系,这些句子包括:“香港是香港”、 “香港是中国”、“香港不是中国”及“中国是香港”。高小兰将邀请本港多位表演艺术工作者与她聚首一堂,以挑战在时间、政治及表演等各方面的界限之创新形式,共同启动此装置艺术。欢迎到场人士亲身转动轮轴,细想香港的现在与将来。

丘旼子,艺术家概念图。

以前作为基础,韩国艺术家丘旼子获委托为“行为艺术x 4A” 在展会内设立一个兼备餐厅、展览及关系美学元素的艺术项目。丘旼子换上了烹饪资讯型广告主持的身份,以两分钟即食面作为工具,促使观者以饮食文化及必须遵从的社会压力为题进行对话交流。在这项表演艺术当中,丘旼子试图以追求完美的态度,模仿扭曲的媒体及商业影像,但该项表演的长度远超烹煮即食面所需的两分钟。首度来港的丘旼子,将借今次的烹饪平台尝试理解她所并不熟悉的城市、材料、政治和程序,并渴望在场的支持者能够协助她。

冯允珊《I am tired with you (aftermath)》,2018。

香港出生的英籍华人艺术家冯允珊最为人熟悉的是邀请现场观众一同参与的表演式绘画。在2019年的Art Central ,冯允珊将呈献 “I am tired with you”,一个植根于传统印刷技术的作品。表演开始之时,艺术家先在碟上涂满一层厚厚的颜料,再在表面放一张白纸。当白纸粘附着颜料,冯允珊会邀请观众担当印刷机的角色,在纸上书写、行走及畅谈现当代的忙碌文化,并分享他们对于疲态及劳资关系的反思,同时思考 “不工作”的可能性。每位参与的观众亦会在纸张表面留下印记,而他们对此议题的想法亦被创制成集体概念图。

Brian Fuata《A preparatory/ predictive performance for a circuit of email and the living》, 2018。

澳洲悉尼的萨摩亚作家及行为艺术家Brian Fuata获委托为展会呈献其著名的“ghost” 行为艺术项目, 作为一系列探讨鬼魂形象作品的一部分。 Fuata 既是演员,亦是艺术家,他巧妙地将冷面幽默、表演动作、床单及矿泉水巧妙结合在一起,贯穿情感性艺术性及娱乐性的各种领域。这件作品将穿插于整个展会,与各展位中的其他作品进行互动,为Fuata不断演变的诗歌带来视觉刺激。

由独立策展人郭瑛带来的“装置汇萃”项目

郭瑛指出:“本年度的‘装置汇萃’汇聚了6位来自香港以及世界各地的杰出艺术家,共同透过多元化的艺术媒介,以充满创意的艺术触觉展现令人耳目一新的大型装置作品, 包括互动声音装置、文本绘画及可供观众步入的雕塑作品。展品将会被放置于场地内不同的位置,为观者带来无限惊喜。”

PHUNK《New Hope of an Old World》,颜料及拼贴画,2016-2017。

新加坡当代艺术及设计组合PHUNK呈献的作品HOPE, ROCK, KISS, LIVE希望借作品唤起观者的积极的情绪。在纷乱及充满变化的时代,人们需要面对各种由破坏性创新、气候变化、社会不平等及政治不公等现象所带来的困惑。作品由街头海报不停变化的型态组成,一层层被撕去的海报揭示了变幻无常的时事现状,撕裂的纸张残留在作品上,成为串联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纪念碑,提示观众改变本是人文精神焕发新生的契机。

Seungean Cha《One thing-2》, 2014, 棉纱,聚酯,木框, 220 x 146 x 146厘米

韩国艺术家Seungean Cha以编织手法绘画,参照传统韩国艺术以及现代西方抽象风格。三件将在“装置汇萃”中展示的作品均与时间和进度的概念环环相扣。艺术家藉由作品演示了“排列时间”的主题 ── 事物均有既定的先后秩序,需要循序渐进。Seungean Cha的作品既是纺织品也是画作, 艺术家运用两种媒介对比强烈的特质,重新审视存在于绘画与编织、视觉重现与触觉存在、概念与物质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艺术家透过重新排列整理,梳理过去与现在种种紊乱的时间和体验。

阮家仪《Dazzling Effulgence》,塑胶玩具,树脂,电机,LED灯,有机玻璃,2017。

香港艺术家阮家仪以城市文化作为主要创作题材,探讨城市发展过程中逐渐消失的价值观及城市容貌。透过装置艺术和摄影,艺术家思考城市发展与城市价值之间相互抗衡而又不可分割的关系。作品《City Rhapsody - Project Roseate》以在本地搜集的制造业物料堆砌天际线和城市景观,当中每个物件都标志着香港50-60年代制造业的兴盛时代。利用塑料玩具,艺术家为香港构筑了一个个假想的乐土 ──香港人梦寐以求的家。

卓颖岚,声音装置,2017。

香港跨媒体艺术家卓颖岚将呈献场地特定的互动作品ak7 shou3,建基于一件前作, 该装置作品融入了小提琴、大提琴、录音机和扬声器等元素。装置的边缘安装了感应器, 在观众移向作品的同时, 感应器将被触动并发出声响。每个细微的动作都将改变絃樂器与录音带之间微妙的平衡, 揭示过去、现在与未来之间的相互关系。卓颖岚热衷呈现光与影、声音与空间之间的关联。艺术家致力用现代电脑技术将声音与其他媒介混和, 发展出新的概念。

Heri Dono《Smiling Angels from the Sky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Smiling Angels from the Sky 是由著名印尼艺术家Heri Dono创作的装置作品, 以融合当代影响以及传统民俗元素而为人所知, Heri Dono 曾在2015年代表印尼出展第56届威尼艺术双年展, 其作品为重要艺术机构如德意志古根汉美术馆、日本福冈市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澳洲国立美术馆以及荷兰热带博物馆等所收藏。一如Heri Dono的其他作品, 天使的形象并非与任何特定宗教有所关联, 而是空灵的象征。在这个具标志性的装置当中, 面带微笑的天使从天而降, 代表面对未来的热忱, 象征对生命的论述: 当幻想、狂想和梦想交织, 激发人类和广阔宇宙对建设高尚生命、文化, 以及文明的向往, 带来来自众神“脉轮”能量──生命的火焰。

Lê Giang《Phản Niệm》,2017,laster,190 x 100 x 10 厘米。

“亭”是古代越南的传统建筑,被用作宗教崇拜和聚会的公共场所。以与传统工匠同样的建筑手法, 新锐艺术家Lê Giang重塑了建筑之中的四件雕塑,每件都包含了越南历史中黎朝年代的重要价值观。位于角落的物件以“亭”的常见主题装饰,传递一种专属于这种传统建筑的空间感; 位于作品中央的祭坛体现了结构的精神核心。

刻在转轴装饰上的字眼“反念” 引起了各种联想, 发出深层次的提问: “这是记忆的倒影, 还是一个反对概念主义思想的陈述?”观众可以在作品中的木块上找到由中越研究员Nguyen Dinh Hung 谱出的文字; 从遗迹废墟中发现的腐烂碑铭文中衍生出来的思绪。反覆被翻译和重新翻译的中越碑文挑战观众对真实性和历史的认知, 质疑这种翻译文物的有效性: “我们真的能够完全相信这些文字所具有的真正价值? 在不断被演绎及转化的过程中, 谁又有能够具有辨别历史真伪的权威?“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