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娃娃”计划 正在收集

“深圳娃娃”计划

“深圳娃娃”计划

项目组成员:

策展人郑宏彬、建筑师张星、艺术家坚果兄等

收集地点:

请大家送到以下地点

1、新塘二坊 菜市场(之前签字点),收集时间为9:00-21:00,阿红:13691744433

2、新塘教堂⛪️ 水井旁边,麻将馆,收集时间为13:00以后至晚上,周老板:13246665325

3、白石洲沙河街70号老鹰纹身馆(面对永安堂药店右手边巷子口即是,从聚源养生沐足旁边进去),一般14:00—24:00,鹰老师:13265544818

4、直接联系艺术家(微信/电话:1302 7984 584),艺术家上门来取。

收集点地图收集点地图

白石洲清租,数千个孩子面临无法顺利上学的困境。曾经租住在白石洲的艺术家坚果兄弟发起了“深圳娃娃”计划。“深圳娃娃”项目组计划向白石洲的孩子们征集1000个他们的“娃娃”,并以此在深圳边界实施一次由数台大型抓机完成的清理活动。这1000个玩具娃娃,对应起码1000个面临上学困境的孩子。项目组希望通过这个艺术项目影响更多人参与、关注到这些因城市政策变动而面临上学困境的儿童,最终推进问题解决。

从6月20号开始至今,有不少家长和孩子捐献了不少娃娃,但目前收集的玩具娃娃数量还远远不够。

目前,收集娃娃的工作正在继续进行中。

白石洲家长:

邀请您继续捐献玩具“娃娃”(数量不限,集齐1000个为止),用以实施表达孩子们就学问题的项目,以推动社会关注与问题解决。

“深圳娃娃计划”详情请点击:https://shimo.im/docs/siFDPMARWLkJv4vp

——“深圳娃娃”项目组

1

深圳最大落脚城市(白石洲)拆迁在即

数千娃娃面临上学困境

28%的人将离开深圳

落脚城市,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说法,“城中村”或者“移民社区”……作家桑德斯发明的这个概念,强调城市化进程里,大规模人口从农村迁移到城市的过渡落脚。“明日的中产阶级诞生于此,下一代的梦想、社会运动与政府也都在此打造而成。”——《落脚城市:最终的人口大迁徙与世界未来》

白石洲,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被称为深漂第一站,自90年代以来,因低生活成本和便利交通,成为300万移民先后进入深圳的优选落脚城市,是“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最佳注解。如今,这个开放包容的精神高地,即将成为往事。

6月底至7月初,居住了15万人的白石洲,进入全体租户清退的前奏。白石洲里面的四个村子里的部分出租屋,被房东贴上清租通知,未来2个月内数百栋楼房面临清租或封楼。据深大老师陈竹7月17号做的调查显示(共1031人参与调查),白石洲拆迁后,28%的人将离开深圳。

另外,数千租户家庭,陷入一个更让人揪心的危机之中:他们的娃娃上学怎么办?

他们的娃娃大多就读于附近的星河学校、南山第二实验学校、香山里小学等学校。随着清租来临,孩子们只有四个选择:

A、全家搬到附近区域,对孩子来说,路途依然遥远,安全成问题

一方面,孩子们需要花费比以往数倍的时间上学;很多家长非常担忧,搬到附近的城中村,孩子离学校的距离都超过3公里。“即使从出地铁站到学校也有2公里多——对于孩子来说,这是遥远的距离”,这2公里的路途车来车往,还有其他很多不安全因素。

另一方面,白石洲附近小区房租金昂贵,他们根本无法承担,只能搬到稍远的城中村,但白石洲清租消息传出,那里的房租也坐地起价,对全家开支形成巨大压力,也进一步影响到孩子学习的整体支出。

B、全家搬到关外,但几乎不可能转学

即便全家在关外找到租金合适的住处,但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转学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从整体上看,深圳的学位呈紧张状态,今年以来,深圳光明、龙华、福田、坪山、罗湖、  龙岗、 宝安、  盐田、大鹏新区等区相继发布了学位预警。如光明区今年学位缺口约4200个,龙华区2019年小一学位缺口高达10286个,初一学位缺口2012个。

C、离开深圳回老家上学,成为留守儿童

留守儿童的悲剧,自杀、他杀、诱拐、亲情缺失、教育错位……全国各地频频发生的各种留守儿童事件,让人无比痛心。但如今,白石洲的拆迁,让原本不具备任何抗风险能力的低收入家庭,仿佛飓风来袭,无力抵抗。父母和孩子分居两地,父母在深圳打工寄钱回家,孩子在老家上学,也是很多家长不得已的艰难选择。

D、全家回老家,被彻底抛离深圳

据调查显示,白石洲拆迁后,28%的人将离开深圳。

2

巨型夹娃娃机:

如果孩子上学问题没有妥善解决

他们将被剧烈地甩到深圳之外

如何继续向外界传达白石洲的困境、诉求?如何集众人之力,一起推动解决白石洲娃娃上学的问题?

现在白石洲的孩子们,就像夹娃娃机里的娃娃一样,任人夹击。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象征,如果再没有任何解决方案,白石洲的娃娃们就要被扔到深圳之外。因此,我们准备在白石洲收集“深圳娃娃”,并在深圳边界用数台巨型抓机排演一次即将发生的暴力

A、向白石洲孩子们,征集他们的“娃娃”

邀请白石洲100个家庭参与收集(每个家庭收集10个,总共收集1000个),收集孩子们自己的玩具娃娃,这些玩具娃娃象征每一个面临上学困难的孩子。

家长或孩子如何参与:正面临上学困境的租户,可以捐献一个或者多个玩具娃娃。这些娃娃将用于“深圳娃娃”艺术项目。

备注01:玩具娃娃属于捐献,执行活动时可能会夹坏,抱歉无法返还了;我们知道玩具娃娃可能是孩子们的心爱之物,但希望玩具娃娃能替代孩子们,表达诉求,让更多人看到娃娃们的困境;

备注02:收集每一个玩具娃娃时,注明这个娃娃代表哪个孩子,在娃娃上面,用笔写上孩子的名字(小名也可以);

为什么写上名字?在城市里,我们都可能是冷冰冰的数据,处于匿名状态。但这些孩子,都是活生生的人,有名字,有故事,有梦想,有未来。每个名字背后都有着真实的困境;

备注03:家长可以和娃娃合影,或者孩子和娃娃合影,然后把合影照片发给收集地点的人;

B、夹娃娃

在深圳边界,用平时抓取几吨重钢材的大型机器(抓机),每次抓取一个娃娃(上面写有孩子名字),从深圳界内抓到深圳界外。就像夹娃娃机的千百倍放大版本。这个过程将持续1-3天,每天8小时,直到把全部的娃娃夹到深圳之外。

(抓钢机,抓斗机,其主要作用是进行废旧金属、碎石、建筑垃圾各种物料的抓取、装载作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