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企及的边缘 

不可企及的边缘 

展期:2019年10月26日—11月23日

开幕:2019年10月26日 16:00

策展人:何晋渭

执行策展人:吴析筱、谢汶含

参展者:谢汶含、李虎军、袁文朗、蒲翠、何秀梅、汪晓燕、郭征涛、陆国华、龚春容、陈丽莎、向海波、张濒、殷留阳、黄凤、何晋渭、王朝刚、魏言、赵青、梁宏理、王卿、杨新收、庄维嘉、邓锋、张伟、魏宏斌

地点:A180艺术空间 | 武汉·明泽大厦

一群城乡美术老师,一群高等艺术教育的专家教授,共同构成一个美术工作者的参展项目《无法企及的边缘》,并形成新的话题。

在2019年8月,北京亚洲现场艺术中心亚洲现场项目美术馆(四川省南部县)项目落地,在新完成的项目美术馆艺术项目培训中心,举办了城乡中小学美术教师为期三年的专业提升课程。在川北南部县搭建这一国际化艺术平台,其目的是针对的中国城乡教育资源不对等的事实情况,以当代艺术为切入,以全球化视野为线索,从多个维度上去探讨这一城乡进程中景观现场。

针对此种现状,亚洲现场致力于提升作为教育主导力量的当地教师的艺术实践水平及认知能力,转变其教育观念,探讨传统教育体系之外的是否具有新的可能性。并期望由此从地域上进一步辐射全国。而这宏大架构以南部县为城乡社会项目案例作为平台践行当代艺术实践,用本土的民间现场作为基础,以国际化的专业方式进行运转,以“边缘”对“中心”的当代艺术教育进行跨区域,跨学科,跨哲学,跨文化的项目构建。相信,这将是以田野工作式的艺术教育项目对当代艺术教育体系作出的新动力补充。

 

不可企及的边缘

文:谢汶含 何晋渭

中国现代性的发展巳经卷入世界浪潮一百多年了,它经历着复杂多变而又混杂的社会变迁,而艺术则随着政治和社会制度的转型,不断为自己寻求新的定位。在广阔的城乡区域中,由于发展的差异性更多时候不是源于自身需要塑造,而是他者带来的渗透,这种混杂化延续至今。本次项目试图探讨在国际化进程中“城乡现场”与国际艺术系统之间的关系。希望从历史与当下,社会与制度,民间与主流,艺术与教育,个体与群体,信仰与现实等话题展开探讨,从艺术的角度观察城乡现场和国际展场之间的内在逻辑,尤其用“边缘”作为一种艺术立场,是否可以突破固化的艺术系统权力,希望由此为艺术找到新的阐释。

倘若要为中国本土的艺术寻得一个生根的落点,城乡化的民间语境上是最为有力的野性切入口。把城乡场域作为实践方法,它区别于西方的现代艺术史谱系,使自身的艺术体系建立在本土历史观中,艺术的“社会中国”一直贯穿着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轨迹,从1942年开始《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成为了艺术创作的思想指导,通过艺术制度秩序,国家艺术体制,以及文化形态对艺术领域的进行了全面构建。这条脉络延至今日,仍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

以“宋家大院”做为历史政治,民间思想的“边缘标本”进行社会物态化的探究,不是为了做考古与建筑学的艺术研究,而是把它作为艺术与社会在民间历史境遇中的现实样本。它所承载的历史,革命,建设等政治印记成为了历史现场空间的载体,所呈现出来的宗祠传承,乡村革命,民间根系,社会运动,历史改造的“民间档案”,它充分代表着国内城乡结合部残存的时代注释。在本体上它遗留着过去的革命理想与社会变革,同时这也是历史记忆和乡村政治的历史缩影,是几代人共同的历史记忆和精神刻痕。同时,不同于乡村的社会形态的城市社会,在城市化快速发展中,城市建设的“同质化”形成了一种复杂,“不伦不类”的“简陋景观”,从某种角度说,城乡发展的历史就是钢筋混凝土支撑起着梦想与欲望,用生搬硬套的卖弄不合时宜的西方粗陋概念,快速林立起象征美好生活的模板化洋楼,显示出功利急切的需求尴尬,并丧失了传统精神的历史自信。重启本体的历史精神,必须从民间性边缘现场寻找当代艺术的新动力。而不是时尚与潮流,网红与流量,浅薄与欲望,而是在中国城乡历史的基座上寻找个体与社会,理想与现实,中心与边缘等之间去审视我们及世界。让艺术承担起个体责任,用艺术的方式达到“不可企及的精神与肉身的边缘”。

本次项目重点呈现战斗在基层的美术教育工作者的作品,使项目开启一个不同的艺术社群模式。从泛国际化专业流程系统中解放出艺术野性的“非专业性”。以下三个板块来构成展览结构:1,用现场的文献图片作为社会历史物态肌理;2,以城乡美术教师作品为主体呈现,在他们的作品去洞悉自身性与现场的精神生发;3,授课专家,教授,艺术家在“现场创作”及相关作品对该项目进行辅助,并共构成“上山下乡下”动态性,重启民间动力用边缘艺术视角对社会,政治,历史,个体,乡村,教育等话语纳入到艺术教育的现场视域中,以此为基础寻找新型动态的社会性艺术实践!是此次艺术项目策展目的所在。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4 /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