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路 | 在追溯与颠覆中向前

 

郑路《差翅亚目之目》Anisoptera's Eye,2019,敦煌戈壁滩
多媒体装置,600×600×450cm
ADCC敦煌人文设计周 “发光体·艺术在场” 现场© 郑路工作室

在追溯与颠覆中前行

文:祝东

因新冠疫情沉寂数月之后,原定3月开幕的艺术周北京在5月引领了艺术重启,于798艺术区线上线下同时对公众开放,由UCCA Lab项目总监尤洋策展的公共单元“塑丨像”中,《差翅亚目之目》以极鲜明的视觉效果进入公众的视野。这件作品是由13000只改良版警示灯与钢结构组成的大型多媒体艺术装置。“差翅亚目”俗称“蜻蜓”,这只犹如蜻蜓复眼的装置在白天吸收太阳能量,在夜间开始发光,它被点亮过程就像一个生命渐渐苏醒,给人带来希望,在当下这个特殊时期的语境中,以其照亮黑夜的光彩与公众建立关联。

在郑路看来,雕塑从传统的功能来讲,它主要是从属于公共建筑之中,其象征性、纪念性在某种程度上和人的具体生活格格不入。这使他更多思考雕塑的物质属性,就是怎么能使雕塑和人的生活走到一个空间里,两者并不是并置关系,也不存有高下之分,而是共生,这种意义上的不可替代的独特性,便是他想要传达的公共艺术的概念。这种关注体现在他的作品中,常会随环境和语境而产生出新人文观照和特定的时空关联。

他在短片中提到,凯文·凯利曾经说过,今天,两种趋势正在发生:人造物表现得越来越像生命体;生命体变得越来越工程化。这只节奏闪动的复眼便是生物和机器的联姻,是无机物和有机物结合,它犹如一个鲜活的生命体,她渴望看见,渴望进化,我们每个人的眼睛,都是她的眼睛,都在窥探那宇宙中最深邃的世界。

郑路《差翅亚目之目》Anisoptera's Eye,北京798现场2020艺术周北京 © 郑路工作室

塑 | 像——画廊周北京2020公共单元展期:2020年5月22日—8月20日
策展人:尤洋
地点:北京798艺术区

对于郑路来说,始于2011年的“淋漓”系列无疑最为人所熟知,这个系列将不锈钢切割为汉字再焊接而成的镂空装置,以金属链制作瀑布和水溅的瞬间。水在各个淋漓的瞬间被造像,“利物不如流,鉴形不如止”,“欲识静者心,心源只如此”。白居易诗歌《玩止水》中的文字被拆解成碎片,庄子止水的自照、自知、自处的隐喻与观念性和符号学的语境在此重组,两万余个金属文字单元被焊接成新的诗意,最终呈现在偌大的空间里。止水,但郑路从不曾在某个特定的面貌中止步不前。

作为一个爱打鼓的摇滚青年,他的大部分作品却恢弘而宁静,其中的节奏韵律被外化为极具力度的景观,给观众带来不亚于音乐现场的“在场”印象;

作为一位爱好广泛、视野宽阔的年轻艺术家,他的心态又无比成熟理性,“做创作,艺术家首先要明确目的是什么,其次是通过何种方式手段策略将之落地实现,它是一套完整的系统”;

而作为一名关注前沿科学、逻辑缜密的求知者,却是自幼承袭家学渊源,对文化哲学的内核却有着深度的理解,对精神性的表达抱有非物理性的浪漫想象……

创作中的郑路很难被某种类别形式定义,他始终遵循自己的语言逻辑和前行的节奏,在不断地实践中构建着、丰富着自己的艺术观念和风格。传统、哲学的文化的意涵,以及对世界、对生命的思考,被他用当代的艺术语言一次次颠覆性地挥洒在公众面前。阳光如尺、雨意如鼓、月影如照,大自然本身的节奏都被纳入到他的创作命题中;房间一角、家居电器杂物……从真实生活中的点滴到显微镜头下的存在,这些都没超出他的创作范围,这些都以凝练而沉稳的姿态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了新的呈现。他认为,艺术归根结底是一种逻辑训练或者思维训练,不是单纯的技术训练。他习惯探寻根源,并把自己关注的问题投射到创作之中,深入地探讨个体生命与大千世界的关系所存,意义所在。

在2019年的“本喻”“奈何”这一脉相承的两个个展中,他尽量抽离其中主观因素,以求更为直观地揭示出展览主题所表达的抽象概念。经验性的认知是存在一定欺骗性的,当今天的经验不断受到科技的挑战甚至颠覆,郑路已警觉认知能力问题与感官经验积累的关系,同时,也更为重视起生命本体的体悟和感知。毕竟在今天,“经验已经非常不可靠了”。

人类文明是否已陷入西西弗的困境?未来又当如何破局?

目前正在SPURS Gallery(前博而励画廊)筹备的郑路个展项目“复行数十步”,命名取自魏晋文人陶渊明笔下《桃花源记》。在这个堕入隔离时空的2020年,一切还没有答案,唯有追根溯源,继续向前。

部分作品

郑路《失忆》Memory Loss,2004树脂、宣纸,310x100x200cm

郑路《花下醉》Drunk Among Flowers,2005铁、漆,80x60x200cm

郑路《玩止水》Still Water,2016不锈钢,740x1200x700(h)cm“淋漓”借用了中国传统诗学和哲学的概念,将对自我的认知和接受作为精神升华的途径,仅仅通过静观池水,便可以得到内心的平静和安慰。——R. A. Suri《止水 Water without Motion》(2017)

郑路《春雨》Spring Rain,2018不锈钢,390x230x380cmphoto by Jerry Naunheim Jr.

郑路《心外无事》All Quiet beyond the Heart,2016
混合媒介,900x850x690(h)cm由装置从户外引来的阳光,照在了植物上

郑路《洞庭风细》,2016直径640cm 不锈钢、影像 “郑路:耳且”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

郑路《雨鼓》Rain Drum,2016综合材料、现场装置,尺寸可变“郑
路:耳且”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

郑路《耳且》Re-sist-ance,2016
现场装置:金属球、铝片,尺寸可变“郑路:耳且”展览现场,上海龙美术馆
郑路之前曾打鼓玩打击乐,钢片是乐器的构成部件。2015年在台北当代美术馆,以水的语言为延续做了一个滴水的机械装置,当时以水击打的正是钢片。这次在龙美术馆这个巨大的声音装置使用了上万只钢片组成,并将滴水转化为钢珠,每一层作为阻力,在阻挡着钢珠跌落,跌落的每一次阻力就化为一次声音。作品就是一个声音塔,无数钢珠在这里面循环坠落,不断被阻挡,每次敲击形成音符。由于每一层的高度不同,声音的敲击不会富于节奏,但会转化为一场动态的运动轨迹与进程。

郑路《三千米烦恼丝》3000 Meters of Woe,2016
现场装置:不锈钢、电镀,尺寸可变

 

​郑路《冬至》Winter Solstice,2016现场装置:亚克力、视频,尺寸可变

郑路《无相系列》Insubstaniality Series,2018
装置:凸透镜、灯箱、玻璃,多尺寸 “郑路:局现”展览现场,上海沪申画廊

作品以凸透镜为媒介,凸透镜背后的图案有的是银河,有的是内脏,在凸透镜的放大和过滤之后看到的色彩,即是郑路所带来的——在宏观与微观之中权衡。

郑路《马飞之家》Ma Fei's Belongings,2018
装置:日常物品、金属375x375x190cm“郑路:局现”展览现场,上海沪申画廊

作品中各种用品被切割组成一个扁圆柱形体积,电视机、发动机、风扇等等破铜烂铁,这些是郑路工作室的助手马飞因为“安全隐患排查”而离开北京而留下的。郑路顺着手头上的创作思路,将马飞遗留在北京的家用器具收集成列且一并切割成断面,做成雕塑《马飞之家》。在这里面,一切都被切分,属性亦被分离,它们毫无疑问是可以被切割的,切割得正如它们从没有过任何意义和功能一样。

 

郑路《管中窥物》The Pipe Aleph,2018“郑路:局现”展览现场,上海沪申画廊

《管中窥物》是一组像风铃一样的管道,内有光线从空隙中穿过,手触碰时会有“丁零当啷”的清脆声音划过。

郑路《AGARD CT-5 翼型》AGARD CT-5 Airfoil,2019
不锈钢镀钛,200x190x3cm “郑路:本喻”展览现场,纽约Sundaram Tagore画廊
这件作品看起来像穹顶,又似乎存在某种宗教意味,但其实就是一个流体概念的视觉表达,基本不附加任何信息指涉。没有刻意营造客观物质与宗教的关联,却能呈现出一种内在的联系,这中间能提取出来的就是一种微妙的规律,不管是以水比德还是宗教意味,它们背后的逻辑都是一种根本性的思维趋向使然,这就是“本喻”(Root Metaphor)的概念。

 

郑路《奈何》How and Why,现场装置,2019钢架,软木板,糖1430x410x350cm “郑路:奈何”展览现场,北京七木空间
本次展览是艺术家对于“本喻”概念的延续,内在于抽象观念的概念化之中,和表象世界无关,涉及不可见,背弃寻常可辨识的世界,进而着重于对生命的本体的思考。
在偶然中,我获得了两个材料的提示,糖和桥,种在地里的甘蔗和倒在杯中的白糖,两者表面上看来的技术转换,其实也体现在彼此不相识的人们发生的时空关联,这不只是因为政治和经济,也是因为由产品而维持的一种特定联系。在西敏司的《甜与权力》一书中,通过糖的生产消费洞悉社会的变迁,分析了糖从一种奢侈品化身为工业化生产的商品,这个过程中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奴隶化生产,乃至国与国之间的政治经济联系。经过一个自上而下的复杂文化过程,一步步嵌入到了日常生活的肌理之中。糖作为一种卓越的中介物,和桥作为中介物所承载的信息在这里相遇,今天在七木空间现场看到的这个装置,来龙去脉既是如此,我取其名为“奈何”,除了桥自身之意义外,也夹杂着些无奈的情绪,无法名状的忧伤,就如这个装置本身,那桥体本身承载的虚空的糖絮,两年的偶遇,两个小时的消逝,留下的是刺猬一样的棘手的必然。—— 郑路

郑路 艺术简历

1978年 出生于内蒙古赤峰市
1998 — 2003年 ,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学士学位
2004 — 2007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学位
2006年,法国国立高等美术学院
目前工作生活于北京

个展

2019

奈何,七木空间,北京
本喻,孙达拉姆·泰戈尔画廊,纽约

2018
局现,沪申画廊,上海

2017
潋动乐章,Anima画廊,多哈
暗涌,孙达拉姆·泰戈尔画廊,纽约切尔西

2016
耳且,龙美术馆西岸馆,上海
玩止水,孙达拉姆·泰戈尔画廊,新加坡
唯止,侨福芳草地展览馆,北京

2015
潮骚,台北当代艺术馆,台北
H-O-H,之间艺术实验室,北京

2014
重现,Gajah画廊,新加坡

2013
以水济水,沪申画廊,上海

2011
张弓无箭,MOT/ART,台北
光阴,少励画廊,香港

2010
参商,J画廊,上海
物距,F2画廊,北京

2009
读空 ,新时代画廊,北京

群展
2019
沙迦伊斯兰艺术节·沙迦
韵化 - 韵美术馆·雅加达
沉默的叙述 - 银川当代美术馆·宁夏
中国当代艺术年鉴展2018 - 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

2018
鲨鱼与人类 - 悉尼海事博物馆·悉尼
不同 - 2018中国大同雕塑双年展·大同
行山 - 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形塑·河北博物院
延伸的空间·东莞雕塑装置艺术节·东莞
第五届蒙古大地艺术双年展·蒙古国立现代美术馆·乌兰巴托

2017
观世界-世界观·漳州国际当代艺术展·漳州
鲨鱼与人类·香港海事博物馆·香港
慈悲与智慧·沪申画廊·上海
不可思议·艺术门画廊·上海
秘密之约,AAW画廊,北京
鲨鱼与人类,侨福当代美术馆,新加坡
洛克之路,吉门营房,新加坡

2016年
野马,之间艺术实验室,北京
新陈代谢,首届(隆里)国际新媒体艺术家邀请展,贵州隆里
上海静安国际雕塑展,上海
新雕塑,HI艺术中心,北京
呼吸,南京博物院,南京
枪与玫瑰,波茨坦艺术空间,德国
入境,东湖公共雕塑邀请展,四川成都

2015年
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AAW画廊,北京
国风,沪申画廊,上海
明亮的宇宙之眼,孙达拉姆·泰戈尔画廊,纽约,美国
新雕塑,Hi艺术中心,北京
图像的重构,意大利卡萨雷斯博物馆,意大利
炼金术,之间艺术实验室,上海
鲨鱼与人类——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
鲨鱼与人类——叶卡捷琳娜文化基金会, 莫斯科

2014年
肖像进行时!——中国当代城市生活,北京时代美术馆,北京
风景,37.8ART LAB,北京
芳草地当代艺术,芳草地画廊,香港
侨福当代艺术收藏,侨福芳草地展览馆,北京
新雕塑,Hi艺术中心,北京
鲨鱼与人类,摩纳哥海洋博物馆,摩纳哥
纵横阡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馆藏展,龙美术馆,上海

2013年
2013大同国际雕塑双年展,大同
空间的肖像,侨福芳草地画廊,北京
2013中国雕塑年鉴展,国家大剧院,北京

2012年
B-Side多媒体艺术节,波特兰,英格兰
新风景——关于风景的研究,季节画廊,新加坡
雕塑中国,中央美院雕塑研究所,北京

2011年
溪山清远,2011成都双年展,成都
风泉满清听,华山艺文特区,台北
城市趣味,今日美术馆,北京

2010年
后传统:放大的切片 - 第四届多伦青年美术大展,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
反对的权利,边线美术馆,耶路撒冷
亚洲路标 - 丰田艺术项目,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

2009年
新锐视觉——当代青年艺术家邀请展,苏州美术馆
春晓 青年艺术家群展,北京新时代画廊

2008年
多重现实,F2画廊,北京
独生宣言,新时代画廊,北京
中国金,马约尔美术馆,法国巴黎
新时代 · 新交融,埃德温画廊,雅加达,印度尼西亚
新的转换 ,49画廊,北京

2006年
十三不靠,F2画廊,北京
DF2画廊,洛杉矶,美国

2001年
大房子公共艺术展,沈阳

资料 © 郑路工作室 zhengluart.com
撰稿:TeamARThing 祝东
编辑:TeamARThing zhoo299


ARThing 追踪|Tracking - 1 /1
  • 郑路 | 在追溯与颠覆中向前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