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Bennett Miller 的 AI 艺术展

BENNETT MILLER 个展
展期:2024年01月11日—2月10日
地点:高古轩|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比弗利山庄
 
Bennett Miller(b.1966),这位两度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的电影人,如今将他的艺术视野扩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领域——AI。
利用先进的DALL•E图像生成器,Bennett Miller 创作出了一系列令人惊叹的印刷作品,这些作品在加利福尼亚的比弗利山庄的高古轩画廊展出。这不仅是他在加州的首次个展,更是一次跨界艺术的全新尝试。

展览现场,摄影:Jeff McLane

 

将时间回溯几年之前,电影导演贝Bennett Miller 一直试图捕捉即将到来的未来。
从 2015 年到 2020 年,他与许多希望塑造它的人坐在一起,这些人正在探索具有巨大潜力的技术,可以改变人类的体验,甚至他们的早期原型——例如大型语言模型 ChatGPT 和数字图像创建系统,例如DALL·E2、Midjourney 和 Stable Diffusion……
Miller 采访了许多与人工智能(AI) 相关的人物,包括技术高手、未来学家、企业家、经济学家、首席执行官、风险投资家、艺术家、物理学家、作家、生物学家、计算机科学家、诗人、社会工作者和人工智能专家,包括位于旧金山的 DALL•E 开发商 OpenAI 的首席执行官 Sam Altman,他看到他们致力于加速、扩大或指导工具的发展,致力于重塑未来几十年社会的文明。
Miller记录下了这个人类身处技术十字路口的时刻,提炼成一部名为《更美好的世界》的六部分纪录片。这部纪录片中提出了许多关于科学的局限性、技术的危险以及我们可能创造出淘汰我们的实体这一事实等不可逃避的问题。先进人工智能的诞生,虚拟现实的创造,以及许多硅谷精英公开宣告的信仰:我们的物种虽然聪明而美妙,但碳基生命注定只是硅基生命的铺路石……
所有这些变化和转变都带来了我们无法回答的哲学困境,这些问题在 Miller 试图完成这部纪录片时一直困扰着他。
 
意识的真实本质是什么?
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人类?
我们能控制住对知识的渴求吗?
创造力有什么是无法计算的吗?
后人类世界中的美会是什么样子?
我们真的可以被自己的技巧所模仿和取代吗?

 

当这些难题在米勒的脑海中盘旋时,《A Better World(更好的世界)》碰壁了,因为某些法律限制,他发现他为之付出多年心血的纪录片很有可能永远被困在电脑中,无法与观众见面。

而后,这位电影导演兼视觉艺术家开始使用 DALL•E 来反思图像生成方式转变的本质和进展。这些引人注目的结果涉及摄影的历史和格式,围绕感知、现实和真理的偶然性和神秘性提出了问题——人工智能领域的革命性创新无不使这一问题日益紧迫。
DALL•E 的命名来自于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 和皮克斯机器人角色瓦力(WALL-E)的组合,是一种「神经网络」,采用经过训练的深度学习算法,可将书面提示语转换为高保真的图像。它由 OpenAI 于 2021 年推出,该公司还拥有当下炙手可热的「大语言模型」ChatGPT。
正如 Miller 的纪录片所展示的那样,这些生成程序已经对教育、媒体以及商业艺术和设计产生了普遍且不容争议的影响,使围绕真实性、挪用和风格的争论的复杂程度,上升到了自 20 世纪 80 年代后现代主义鼎盛时期以来从未见过的程度。
 

电影海报图片源自网络

 

 

Bennett Miller的电影作品一直以真实故事为底色,他擅长让演员们挑战自我,扮演与自身形象截然不同的角色。如果你还记得《点球成金》中Brad Pitt扮演的棒球经理Billy Beane 如何利用统计学改变了棒球的游戏规则。那应该也不意外这部奥斯卡提名电影在评论和商业上的双重成功。这次的创作更像是那个科技为先的数据超人传奇的延续,他在AI领域的探索,依然保持着这种打破常规的创作理念,将AI技术的无限可能性和摄影图像的历史联系在一起,使作品充满了令人惊叹的创意和深度。
与过去的创作不同的是,Miller 的电影主题通常是基于已知的真实人物和事件,而AI艺术作品是基于观者所未知的文字提示。
与电影风格一样,这批AI作品也使用了黑白色调和模糊的效果,通过算法运算的偶然和他的主观选择,创造出一种纪实的风格,反映了人类的思想和情感,以及社会和文化的影响,探讨了人性、权力、梦想和失败……

 

Bennett Miller《Untitled》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33 ¾ × 33 ¾ inches (85.7 × 85.7 cm), edition of 3 + 2 AP

Bennett MillerUntitled》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33 ¾ × 33 ¾ inches (85.7 × 85.7 cm), edition of 3 + 2 AP

Bennett MillerUntitled》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33 ¾ × 33 ¾ inches (85.7 × 85.7 cm), edition of 3 + 2 AP

Bennett MillerUntitled》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56 × 56 inches (142.2 × 142.2 cm), edition of 3 + 2 AP

展览中的作品将观众带入了一个充满神秘和奇妙的视觉世界。在这个世界里,AI的出现与摄影图像的历史紧密相连,它们共同探讨了关于感知的偶然性和神秘性,散发着一种逼近真实的忧郁气息,更深刻地反映了失去和时间的无情流逝。
作品的色调和质感也是别具一格,深褐色和颗粒感的画面让人感受到一种处于变化中的世界的边缘状态。而作品中的主题,无论是凝视外界的人物,还是见证时间流逝的风景,都呈现出一种安静的超现实感。

 

Bennett MillerUntitled》 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56 × 56 inches (142.2 × 142.2 cm), edition of 3 + 2 AP

 
展览的中心图像是一只梅尔维尔式的鲸鱼,它的身体躺在一个戏剧舞台上,一个无名的人影站在它的前面。这种超现实感明显地抵抗着理性的解释,仿佛唤起了一种与自然秩序的剧烈脱节,以及对当下人类智慧和创造力的不安情绪。

 

 

展览现场,摄影:Jeff McLane

 

 

 

还有匿名性的母子形象和穿着制服的军校生的诡异的模糊,也同样引起了现代性的分裂的联想,似乎都在反复的主题中探究个体在集体中的位置,而当它们被视为用AI创作的作品的同时,就已经成为对艺术中技术作用的元评论。在创作中,Miller借鉴了历史上那些知名的伪造照片,包括Elsie Wright与Frances Griffiths的《科廷利仙女》摆拍照片。这些元素为他的作品增添了一种超现实的氛围,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既熟悉陌生的世界。
何为真实?
何为虚构?
这些作品引发了对人类智慧、创造力的深入思考,也是对人性、权力和梦想的一次深刻探究。
值得一提的还有这批作品中的人物和特色地标,Miller通过这些展现了一个从19世纪末的美学跳跃到20世纪初至中期的美国的风格。这种跨越历史的时间线让人们看到了艺术在不同时期的发展和演变,同时也为观众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时空穿越之旅,它们不仅展现了AI技术在艺术创作中的无限可能,更让人们重新审视了艺术与科技之间的关系,呈现出超越真实记忆的历史回响。
Bennett Miller《Untitled》2023
Pigment print of AI-generated image, 33 ¾ × 33 ¾ inches (85.7 × 85.7 cm), edition of 3 + 2 AP
 
编辑:ARThing艺术活
翻译:teamARThing
除注明外,本文图片源自
©️ gagosian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