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数字艺术先驱 Vera Molnár 大型回顾展:视觉的对话

Vera Molnár:Speak to the Eye
维拉·莫纳尔:视觉的对话

展期:2024年02月28日—08月26日

地点: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 4楼

 

2023年12月7日,99岁高龄的数字艺术先驱、算法生成艺术家维拉·莫尔纳(Vera Molnár,b.1924)于巴黎去世,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发布推文致以深切悼念。

两个月后,维拉·莫尔纳大型回顾展《视觉的对话》 于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正式开幕,全面展示了这位数字艺术的里程碑,一位似乎永远走在潮流前沿的艺术家。

早在60年代,莫纳尔就开始探索计算机辅助艺术的无限可能性。直到去世前几个月,她还在使用人工智能创作新的作品,2022年,作为最年长的艺术家参与威尼斯双年展,2023年,为苏富比制作了500枚NFT艺术品,以120万美元的价格全部售出……

 

从1946年的第一幅素描开始,一直到2023年专为本次展览创作的装置作品,其中包含大量架上绘画、素描、摄影、大型墙面装置,以及她的日记选集,这些都让人感受到其非凡的艺术生命力。

 

一切皆有可能。当时的我相信只要敲门,门就会打开。

——维拉·莫尔纳

 

她是伴随着计算机技术的诞生和发展而不断拓展创作疆域的数字艺术先驱,她见证了人工智能元年,并积极投身其中。

 

维拉·莫纳尔肖像,1961年,摄影:弗朗索瓦·莫纳尔。

 

展览从维拉·莫尔纳的早期绘画开始,就在《Arbres et collines géométriques 几何树木与山丘》(1946)中呈现了对熟悉景观的本质化视角,可以看出她的作品深受形状心理学和视觉法则的影响。定居巴黎后,她与当时巴黎许多重要艺术家展开了富有成效的交流,在创作中采用了构成主义的方法,成为了对透视的艺术质询。

《Arbres et collines géométriques 几何树木与山丘》系列之一(1946)

 

 

1950年代,她将作品构图牢牢定位在战后几何抽象运动中,展示了极具激进性的创作风格。

 

《Circles and Half Circles 圆圈与半圆圈》(1953)格勒诺布尔博物馆

《Four randomly distributed elements 四个随机分布的元素》(1959)石墨铅笔和粘在纸板上的塑料薄膜

《Icône 图标》(1964)布面油画

《Nine red squares 九个红色方块》(1966)布面油画

 

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她有机会环游世界,参观了麻省理工学院和贝尔实验室,探索了广阔的领域第一台计算机提供的技术和创造性可能性。她感受到了科技的力量,决心以此为方向完成自己的创作。

作为一名控制论者和计算机科学家,莫尔纳在1960年代建立了她称之为「Machine Imaginaire 想象机器」的算法实验:

当时的算法、人工智能还没有独立创作的能力,电脑只是以一种无比理性的方式绘制出完美的图形结果,做着人手不及的纯理性工作。复制的上一个图像和下一个并无不同。但她却看出了理性之外的艺术可能,历时多年,一直在找寻机器般的完美与生活本身的混乱之间的平衡

草图,源自网络

 

1% of Disorder(1%的混乱)》(1976)是一幅同心方形的解构图案,以计算机模拟出相同,再加入自己的不同。「我热爱秩序,但又无法忍受秩序。我会犯错、会口吃、会弄混单词。(这幅画中的)混乱也许就来源于此。」

 

1974年,他们创建了「莫纳尔特」(Molnart),这是一个程序,允许人们使用一组边长经过修改的正方形来设计构图,维拉在其中注入了一定程度的「失调」,以便使她的绘画更加人为地人性化。这将成为其标志之一,她在作品中注入了「1%的混乱」,以混淆视听、破坏系统的稳定性,引发形式的转变。再以她决定的形状、颜色、纹理、材料等形式留在画布之上。草图——计算机——绘图,她则及时引导、补充着算法还不能及处,从此开始了跨世纪的数字革命之路。

 

1968年,莫尔纳成为法国第一位使用计算机制作数字绘图的艺术家。她的系列作品《In search of Paul Klee 寻找保罗·克利》预示了她对计算机的使用,开启了艺术与科技的新篇章。

 

算法系列《寻找保罗·克利》(1970)

 

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就是我们家里有了一台电脑的那天。晚上,当我们在绘图仪的噪音中入睡后,有人会继续你的工作,一个不是工会成员的奴隶,他不想去度假,他会做我要求他做的一切!

 —— Vera Molnár 

 

虽然她经常被视为电脑艺术的先驱,也自述自己拥有第一台电脑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但在她的工作室里却看不到计算机。

是的,虽然莫尔纳确实拥有多年的编码经验,但她会在了解了新兴技术的可能性之后,用自己丰富的艺术史知识来面对这些,在需要的时候,她的算法模型会迅速地为她完成需要的一切

因此,她的艺术实践是综合了丰富的艺术史和科技知识的成果,立于几个艺术爆发的关键节点上,是对丢勒、塞尚、莫奈、蒙德里安、保罗·克利或夏尔丹的致敬。

 

1970年代和80年代,几个绘图台上完成的系列作品展示了她对简单几何构图引入无序的偏好。

 

《A stroll between order and chaos 漫步于秩序与混乱之间》(1975)

《160 squares pushed to the limit 推至极限的160个正格》(1976)

 

《Des lignes, pas des carrés 线条,而非方格》系列(1976)

 

《Molnaroglyphs 莫尔纳图示》(1977-1978)

1980年代,维拉·莫尔纳创作了自己的标志性作品,也是她的第一个多联画作品《Transformation 变形》(1983),蓬皮杜中心藏有几个引人注目的代表作,如《Identical but different 相同但不同》(2010),作为对维拉·莫尔纳与阿尔布雷希特·丢勒作品长期合作证明的《The Metamorphoses of Albrecht 阿尔布雷希特变形记》(1994-2017),以四联画的形式,展示了丢勒的字母组合向自己名字字母转化的过渡。

 

Transformation 变形》(1983)

 

《Identical but different 相同但不同》(2010)

 

The Metamorphoses of Albrecht 阿尔布雷希特变形记》(1994-2017)

 

直到90年代中期,她系统地探索了形态的演绎,优先考虑迭代和系列性,展示了它们的变化。在本次回顾展中,《扭曲的方块》(1999年,雷恩美术馆)旁,观众还将首次见到《线条的透视》(2014-2019年),这是一件原创的不锈钢和阳极氧化铝雕塑,随着观众的移动,对其外形的感知会发生变化。

 

 

《沙上的研究》系列之一(2009)

《瓷砖上的阴影》系列之一(2012)

维拉·莫尔纳的摄影作品则通过《沙上的研究》(2009)《瓷砖上的阴影》(2012)《阴天》(2012)几个系列进行了呈现,同时,展览还将完整展出莫尔纳的「日记」二十二册,这些充满图表、照片和各种文件的练习本记录着她艺术风格的探索与变革,有助于我们了解这位艺术家发展和作品起源。

 

当维拉·莫尔纳尔即将迎来百岁生日时,她对在不同实践之间架起桥梁的好奇心和热情并未丧失。在她的传记作者 Vincent Baby 的见证下,她继续着许多激动人心的冒险和艺术合作,例如与 Joannie Lemercier 一起探索新的视觉技术、新的数字媒体,例如,2022年创作的第一件NFT作品《2% de désordre en coopération(2%的合作失调)》,2023年于苏富比上拍的NFT作品以及向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致敬的《Themes and Variations #1(主题与变奏#1)》(2023),例如与 Julien Gachadoat 一起重新激活绘图仪,和与工作室 aurèce vettier 合作制作的《AD.VM.AV.IA》,这是与人工智能合作生成的一系列 16 件作品……

 

NFT作品《主题与变奏》系列,2023,以120万美元全部售罄。图片©️苏富比

《AD.VM.AV.IA》是与人工智能合作生成的一系列 16 件作品

Paul Mouginot(又名 aurèce vettier)与 Vera Molnár 在工作中,2023 年 2 月
照片 © Vincent Baby

 

基于雪莱的《西风颂》创作的《OTTWW》(1981-2010)

黑线、黑钉子,尺寸可变

围绕雪莱《西风颂》的字母 W 创作的图形变体创作的概念作品。OTTWW 被定义为一条复杂的连续线,以黑色钉子在一面或多面墙壁和/或白墙部分上拉伸的黑线形式不间断地展开。

 

为此次活动特别创作的《M生活》在内的几个现场装置,将带领观众沉浸在莫尔纳的艺术世界中。

 

展览现场

她以自己的实践告诉世人:「计算机和艺术品一样,都是由有智慧的人类创造的」,因此「最有人性的艺术是由计算机制造的,因为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是人类的发明」。

以视觉对话,以眼睛言说,蓬皮杜艺术中心的这次大型回顾展展现了这位数字艺术先驱堪称传奇的一生。

维拉·莫尔纳在她位于巴黎的工作室中

 

编译:ARThing艺术活
除注明外,图片©️ 蓬皮杜艺术中心



发表评论

(必填)

(必填)

(以便回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