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奥地利” 的文章

  • 馆长任命 揭示了博物馆文化的隐含偏见

    2018.04.18 · 发表评论

    带着某种失望和阴谋的气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et)近日公布了新馆长——奥地利人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他是一位艺术史学家,也是后现代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子。除此之外,他也涉足时尚界,他的妻子是奥地利时装设计师尼娜·霍莱因(Nina Hollein),约翰·列侬的遗孀、艺术家小野洋子也是他默契的合作伙伴。

  • 相遇——约翰·麦克林 · 王剑 (群展)

    2018.03.24 · 发表评论

    偏锋新艺术空间即将荣幸呈现展览《相遇:约翰·麦克林Ÿ · 王剑》。此次展览,标志着“ENCOUNTERS《相遇》”,一个全新并将持续推出的展览系列开启。聚焦于抽象绘画艺术,通过来自亚洲及西方颇具成就的艺术家与艺术家之间的相遇,探索绘画观念的共通性与差异性。

  • 安东尼‧葛姆雷——根生根寻 (个展)

    2018.03.15 · 发表评论

    香港白立方隆重呈献安东尼‧葛姆雷的第二次个展「根生根寻」,展出艺术家近两年创作的全新「根者」铸铁雕塑系列。艺术家跨越写实的藩篱,开拓创作的新路向,以植物似的分枝纟统刻划个体于空间中的状况。

  • 2018第六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艺聚空间) (博览会)

    2018.03.13 · 发表评论

    2018第六届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艺聚空间) (博览会) 展览日期 2018年3月29日 - 2018年3月31日 ...

  • 黑夜未至——许宏翔个展 (个展)

    2018.03.11 · 发表评论

    艺·凯旋画廊将于2018年3月17日推出本年度首档展览:《黑夜未至-许宏翔个展》。

  • 凯瑟琳·瑞安——人造月球 (个展)

    2018.03.11 · 发表评论

    美国新锐艺术家凯瑟琳·瑞安(Kathleen Ryan)在华的首个机构级别个展项目“人造月球”(Man Made Moon)将于2018年3月24日于上海M50创意园区Cc基金会&艺术中心正式开幕。本次展览由周大为先生创立的Cc基金会和Cc艺术中心特别委约。届时,观众将看到艺术家为Cc艺术中心量身定制的一系列作品。

  • 萧昱——易位 (个展)

    2018.03.07 · 发表评论

    佩斯北京将为艺术家萧昱举办最新个展“萧昱:易位”,呈现艺术家的一系列全新作品。展览将于3月16日(周五)下午4点至6点举办开幕预览,并持续展出至4月28日。萧昱1965年生于中国内蒙古,1989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萧昱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当代艺术创作,并于2000年摘获第二届中国当代艺术大奖(CCAA)。他富于想象,有着很强的知识分子式的幽默感,虽然他的许多作品涉及沉重的话题,但都以诙谐轻松的方式进行展现。他早期以人工嫁接动物标本为主体的作品《RUAN》而广为人知,以其独特的暴力方式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引来众多的争议。从2008年开始,他的创作风格开始变得含蓄,并逐渐加入带有东方色彩的元素。这些作品依然继续着他对霸权、人文、历史、环境等主题的调侃和讽刺,但却渐渐转入深沉。萧昱认为今天的艺术过分热衷于与政治、哲学、社会及新兴科技的交欢,会使艺术陷入空前的迷失和不自信。相比之下,他更注重对艺术纯粹的视觉上的研究以及对纯视觉的感官体会。萧昱2001年曾受邀参展由赫拉德 · 泽曼策划的第49届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人类的剧场”,并在此后先后受邀参展法国里昂双年展,上海双年展,广东三年展和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三年展场外项目等国际展览。作品展出于法国蓬皮杜文化中心、荷兰格罗宁根美术馆、奥地利格拉兹艺术宫、福冈亚洲美术馆、韩国汉城美术馆、瑞士伯尔尼美术馆、瑞士巴塞尔丁格力美术馆、英国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画廊、中国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知名艺术场馆。

  • 途中镜子 (群展)

    2018.02.19 · 发表评论

    途中镜子Heterotopia On the Route倪昆我们所处的当下一直笼罩着重重迷雾,我们是谁?我们的城市是谁?并没有随着表面的、伴随着媒介的国际网络化和资本的全面全球化以及越来越便捷的国际互动而带来更为清晰的回应,我们处于一个不稳定(不确定)的全球当下中,而当这种不稳定又是一种特例之时,它的复杂性、多元性、强差异化让我们的阅读和窥看就变成了某种孤立的所在。也因此,在我们面对这种复杂纠葛的景观(情景)之时,拉回至某个起点来重新展开自我清理,也许是一条可以讨论的路径。比如说,我们假想的设定一个讨论基点-乌托邦,我们可以将它视为一个对话对象,那么我们就能够邀请大家一起来谈论乌托邦的反存之面-异托邦-作为实存之处的、介于不同空间夹缝里局部的“乌托邦”场所。这种碎片化的实在,恰好可被视为是留存给艺术家们的一些缝隙,在这个被挤压的破碎空间中,在这异化的景观或情景里,艺术作品将作为例证而存在。回到城市现场,阿尔让• 阿帕杜莱(Arjun Appadurai)关于文化全球化的讨论强调了“作为社会实践的想像”之重要性,文化的建构在事实的全球化语境里,早就结束了关于抵抗对抗的二元冲突,而进入至以融合和互动以及新的文化再生产为特征的生产型现场,积极的面相在于,文化实践可通达的全面塑造之可能性,然更为清晰的现实则是,在资本和意识形态的多重积压之下,文化生产及实践自身则有主动沦为异托邦的趋向,它存在于现实之中,却永远处于他处。当然,更为现实的选择还是文化生产主动的自我阉割,它妥协于资本或权利,沉沦于消费或景观。“途中镜子”是一场遭遇,更是一场集体呈现下的奇情狂欢,展览分三个板块,以我们这所超级大都市作为对象的“重庆重庆”;强调行走和抵达的“游牧&变奏”;揭示(批判)景观和隐藏密码的“都市祛魅”,23位在不同时期和我有过深入合作的艺术家加入到本次展示,而作为成立于2006年的Organhaus的工作,为本次展览提供了具体的艺术家个案和文献帮助。一个故事: 一位西方探险家来到了非州原野,他随身携带了一些饰品,打算作为礼物送给当地的土著,其中就包括两面真人大小的镜子。在走到靠近部落不远的树林时,他坐下来休息,两面镜子分别靠放在两棵大树旁。就在这时,一个土著人拿着锋利的长矛冲向了镜子,并拿着长矛刺了下去,镜子应声而碎。探险家站了起来,问土著人为何要打碎镜子。土著人回答道,因为他(镜子里的自己)要杀我,所以我就先把他杀了。探险家恍然大悟,原来土著人没有见过镜子,并不了解它的用途,他误把镜子里的人当作敌人了。于是,探险家走到另一面镜子面前,向土著人解释道。瞧,这是一面镜子,它的作用是可以通过它来看到自己。土著人回答:原来是这样,但是,我并不知道。

  • 在奥地利新右翼政府主政后,艺术发生了什么?

    2018.01.19 · 发表评论

    2017年12月18日,奥地利新的右翼联合政府宣誓就职。本地和国际围观者都想知道这个关键点对于奥地利文化,尤其是视觉艺术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