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当代艺术家” 的文章

  • Who’s the Real Ideologue? On Jordan Peterson’s Communist A …

    2018.08.15 · 发表评论

    Why does the ‘men’s rights’ guru to the alt-right surround himself with Soviet-era memorabilia, which he doesn’t even class as art? – 为什么《男性权利》的《奥尔特右派》围绕着苏维埃时代的纪念品,而他甚至不把它当作艺术呢?

  • Around the 2018 Edinburgh Art Festival – 2018届爱丁 …

    2018.08.05 · 发表评论

    Jostling with its loud festival neighbours, the UK’s best attended annual visual art festival conducts a polyphonic debate with art of the past – 英国的年度最佳视觉艺术节与喧嚣的节日邻居们一起,与过去的艺术进行复调辩论。

  • 枪炮玫瑰——沈敬东个展 (个展)

    2018.07.27 · 发表评论

    芳草地画廊荣幸宣布,《枪炮玫瑰——沈敬东个展》将于2018年8月5日在北京侨福芳草地内的空间开幕。

  • 陆新建——BOOGIE WOOGIE (个展)

    2018.05.20 · 发表评论

    德萨画廊诚意推出当代艺术家陆新建于香港的第一次个展《Boogie Woogie》。本次展览于2018年5月19日开幕, 展出来自艺术家三个系列《城市DNA》、《城市经纬》和《倒影》的全新作品以及之前从未展出过的作品,并将持续至7月7日。

  • 馆长任命 揭示了博物馆文化的隐含偏见

    2018.04.18 · 发表评论

    带着某种失望和阴谋的气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et)近日公布了新馆长——奥地利人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他是一位艺术史学家,也是后现代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子。除此之外,他也涉足时尚界,他的妻子是奥地利时装设计师尼娜·霍莱因(Nina Hollein),约翰·列侬的遗孀、艺术家小野洋子也是他默契的合作伙伴。

  • 艺术家的声音 (群展)

    2018.04.14 · 发表评论

    展览《艺术家的声音》将于2018年4月15日在侨福当代美术馆·北京隆重开幕。此次展览由国际著名艺术史家罗兰·艾格(Lóránd Hegyi)担任策展人,将展出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刘小东、丹尼斯·奥本海姆(Dennis Oppenheim)、邱黯雄、阿努尔夫·莱纳(Arnulf Rainer)、比尔·维奥拉(Bill Viola)、王鲁炎等来自17个国家29位艺术家的近40件作品。

  • 在场——以新媒体艺术的名义 (群展)

    2018.04.07 · 发表评论

    2001年,由许江院长首倡,中国新媒体艺术先锋张培力先生为学术带头人,中国美术学院划时代地创建了新媒体艺术中心;并于2003年开始招生,成为中国高校中第一个以新媒体艺术为教学方向的专业系科。近二十载耕耘,身为园丁的教师们,最欣慰的莫不过昔日幼苗蔚然成林。今天,“在场”的23位青年艺术家正展现这样一片青葱郁盛之林,自由而极富生命力地扎根、生长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土壤之中。作为国美新媒体艺术系建系以来毕业生的代表,他们曾幸运地系统受到当代艺术观念以及当代实验媒体艺术为方向的教育;而后,直面日益数字化、赛博化的社会与人生,能够继续从事艺术创作,并在当下保持活跃状态,甚至获得佳绩,这或许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在场”。

  • LUCY 第一章:“LUCYLUCY”——叶凌瀚个展 (个展)

    2018.04.07 · 发表评论

    “我们将竭尽全力的和那些过时的、盲信的、被罪恶的博物馆所鼓舞着的旧信仰做斗争。我们要反抗陈腐过时的传统绘画、雕塑和古董,反抗一切在时光流逝中肮脏和腐朽的事物。我们要有勇于反抗一切的精神。这种精神是年轻的、崭新的,伴随着对不公的甚至罪恶的旧生活的毁灭。”

  • 米共金——王荣植个展 (个展)

    2018.03.15 · 发表评论

    几乎肉眼可见的,我们已经将自己置身于一种社会里,这种社会甚至连金钱社会都谈不上,而只是一种以金钱为抽象象征[1]的社会。当用以衡量财富的地亩和金条被某种数量的交换活动对应的确切数字替代时,原先建立在符号上的社会和由此衍生的普世规则在本质上逐步趋向神秘化,于是社会选择了另一种基于道德共识的原则来维持其运转,从历史辨证的角度来看,这一共识既是宗教,亦是社会主流价值体系。如今我们在国家监狱、血汗工厂、金融庙堂、教育机构、体育赛场等地方随处可见自由、平等、博爱等字样,道德共识获得前所未有的广泛传播,而被神秘化了的以金钱为符号的社会经验和以此为中心的世界运转规则,却从不可见处反噬了道德共识,使其沦为虚有其表的形式,于是“原则上的自由,实际上为一种事实上的压迫服务(语出阿尔伯特·加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