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德国” 的文章

  • 重整 | 德国艺术立场

    2019.03.21 · 发表评论

    这是一场对9位20世纪最为重要的艺术家们的大型回顾展,将自上世纪艺术历史的重要节点起,追溯德国艺术在文化与历史层面对当今艺术世界的影响。

  • 权河允——咫尺天涯 | 个展

    2019.02.25 · 发表评论

    阿拉里奥画廊上海荣幸宣布,将于2019年2月28日至2019年5月5日举办韩国女性艺术家权河允(b.1981, Hayoun KWON)个展《咫尺天涯 Si proche et pourtant si loin》。权河允现居法国,以影像为主要形式进行创作,作品围绕记忆中的空间探索展开。艺术家曾获法国东京宫新锐艺术家奖(Prix Découverte des Amis du Palais de Tokyo,法国,2015),第62届德国奥博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金奖(The 62nd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 Oberhausen,德国,2016)及奥地利电子艺术大奖优异奖(Prix Ars Electronica Distinction,奥地利,2018)。

  • 庄辉——公元前1650年 | 个展

    2019.02.23 · 发表评论

    转变庄辉三十年的艺术实践中,媒介涉及到绘画、装置和影像,而最常见的是摄影作品。但我们不能称之为摄影艺术家,因为摄影语言的技巧并不是庄辉感兴趣的,摄影回归到它最基本的功能——记录,是艺术家在大千世界中行走并行动时最直接便捷的记录工具。摄影与绘画雕塑一样,这些静态的艺术形式给予观众更多“凝视”的时刻,通过游移、打量、分辨、寻找的目光,无限可能地打开回忆与想象的一道道闸门。这也是今天我们再看庄辉二十多年前著名的《一个和三十个》和《大合影》等系列时,随着时间的流逝被一次次更深地打动的原因。

  • Indonesian Artist Collective Ruangrupa to Curate Documenta …

    2019.02.22 · 发表评论

    This is the first time that an artist collective, and curators from Asia, have been picked to direct the prestigious exhibition – 这是第一次有艺术家团体和来自亚洲的策展人被挑选来指导这一著名的展览。

  • 安德烈·布特兹 | 个展

    2019.02.22 · 发表评论

    博而励画廊荣幸呈现艺术家安德烈·布特兹(André Butzer)在北京的首次个展,这是画廊继2018年“5 X Berlin 柏林五人展”后再度推出德国艺术家的展览。展览包含艺术家自2018年以来创作的布面丙烯作品和铅笔手稿。展览将于2019年3月2日正式开幕,并参加北京画廊周的系列活动和项目。

  • Ai Weiwei Accuses Producers of Feature Film ‘Berlin I Love …

    2019.02.22 · 发表评论

    The artist alleges that the Cities of Love franchise cut his section to avoid upsett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head of a planned project in Shanghai  – 这位艺术家声称,爱之城特许经营权削减了他的部门,以避免在上海的一个计划项目之前让中国政府感到不安。

  • 欧阳春——凡夫俗子 | 个展

    2019.02.22 · 发表评论

    香格纳画廊将于2019年3月16日荣幸呈现欧阳春个展《凡夫俗子》,展出这位来自北京的艺术家近两年创作的三十余件装置作品。他从近期拆迁的大学家属楼中收集居民们的废弃家具和生活旧物,并以实物装配的形式赋予这些材料全新面貌。展览将持续至4月28日。

  • Spotlight at Frieze New York 2019 – 2019年纽约弗里泽 …

    2019.02.20 · 发表评论

    From Alex Katz to Elvira Bach to Paul Nash, read about highlights from the celebrated section for 20th-century pioneers – 从Alex Katz到Elvira Bach,再到Paul Nash,请阅读20世纪著名先驱节的精彩内容。

  • Artist Anri Sala Revisits an Old Communist Hymn – 艺 …

    2019.02.19 · 发表评论

    The opening notes of Eugène Pottier’s L’Internationale would be familiar to many: the song has been utilized as the official communist and socialist song for movements worldwide since the mid-nineteenth century. It was the Second International and Third International Communist Parties’ hymn, after taking its title from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the Soviet Union’s national anthem from 1918 to 1944. L’Internationale was originally intended to share the tune with La Marseillaise, France’s national anthem, but by 1888, it had its own melody. The lyrics’ translation into so many other languages, becoming a de facto anthem for leftist movements throughout China, Germany, England, numerous South Asian countries, as well as independent socialist, Marxist, and anarchist movements called for a distinctive sound. – 尤格·波蒂埃的《国际歌》的开场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自19世纪中叶以来,这首歌一直被作为官方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歌曲用于世界各地的运动。这是继第一国际之后的第二次国际和第三次国际共产党的赞歌;1918年至1944年的苏联国歌。《国际歌》原本打算和法国国歌《马赛曲》分享这首曲子,但到了1888年,它有了自己的旋律。这首歌词翻译成许多其他语言,成为中国、德国、英国、许多南亚国家的左翼运动以及独立的社会主义运动、马克思主义运动和无政府主义运动的一首事实上的颂歌,要求有一种独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