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活动” 的文章

  • 胡介鸣——超图像 (个展)

    2018.05.20 · 发表评论

    (2018年5月10日,上海)-保利商业上海时光里2018年度光域艺术计划即将于5月底正式拉开序幕。光域艺术计划分别于2018年5月27日开幕艺术家胡介鸣的个人项目 “超图像”(Hyperimage);并于5月28日举办大型艺术论坛——《光锥诗学:国际公共艺术论坛》(Poetics of the Light Cone: International Forum on Public Art)

  • “潜入”新青年的另类文化生活

    2018.04.19 · 发表评论

    由麒麟·磁剧场发起、戏剧导演苏丹SUDAN担任艺术总监的为期四个月的艺术项目【磁场艺术节】,于2018年3月23日正式揭幕,持续至2018年7月底。本次艺术节,共分为【戏剧】、【实验场】及【磁场艺术节主题市集】三大内容版块。

  • 以色列皇家陵墓或将揭开圣经城市的秘密

    2018.04.19 · 发表评论

    以色列的迦南地区,是《旧约》中富饶的“应许之地”。考古学家在这里意外发现了一处3600年前的古墓。墓中不仅存在大量黄金宝藏,还有三具完整的遗骸。考古学家正在对这些遗骸进行DNA分析,而分析结果或将揭开圣经世界诞生之前那座城邦的秘密。

  • 开成石经:儒家经典的国家正本

    2018.04.19 · 发表评论

    《开成石经》始刻于文宗大和七年十二月(834年),开成二年(837)完成。依次计有《周易》《尚书》《诗经》《周礼》《仪礼》《礼记》《春秋左传》《春秋公羊传》《春秋谷梁传》《孝经》《论语》《尔雅》等12种儒家经书,另有《五经文字》《九经字样》附于《春秋左传》之末。共刻114块碑石,每石两面刻,每碑上下分为8段,每段中每行刻10字,共刻经文650252字。碑石高约2.16米,面宽71-97厘米不等。下设方座,中插经碑。原碑立于唐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监内,宋时移至府学北墉,即今西安碑林。《开成石经》是中国古代保存最早、最完好的儒家刻经,堪称中华文化的原典。

  • 馆长任命 揭示了博物馆文化的隐含偏见

    2018.04.18 · 发表评论

    带着某种失望和阴谋的气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下简称Met)近日公布了新馆长——奥地利人马克斯·霍莱因(Max Hollein),他是一位艺术史学家,也是后现代建筑师汉斯·霍莱因(Hans Hollein)之子。除此之外,他也涉足时尚界,他的妻子是奥地利时装设计师尼娜·霍莱因(Nina Hollein),约翰·列侬的遗孀、艺术家小野洋子也是他默契的合作伙伴。

  • 去写生 (群展)

    2018.04.14 · 发表评论

    在2016年12月底时,孑孓社在北京tong gallery+porjects策划了题为“去写生”的群展。此展览在公共的、表面的意义上讨论了绘画工作中被忽略或遗忘的一个基本动作:写生;而更深的线索依然是延续孑孓社对于当下艺术发展、状态和现象的关注,且同时于展览实践中提出问题,继续探索着策划行为作为创作行为的可能性。时隔两年,孑孓社在对艺术问题和策划问题的广泛的洞察和深入的思考基础上,将于此次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中策划展览“去写生”;此次“去写生”展览是前一次“去写生”展览的重复,重复的意义既是延续也是应证。在展览本身的意义上是完全的对于“展览”的重现,类似于艺术活动中的写生再现或临摹再现,是将过往时间中发生的展览重新拉回当下,其中关切的问题本身即是奇异错乱的悖论,关于时间,关于艺术的发展,关于艺术家工作的进展,关于艺术生态中“展览”活动的状态。重现孑孓社的某次策划,既是对自身工作的质问,同时也是更广泛地对展览现状的疑问的表达;在展览内容中重现上次展览内容,一样是对创作本身(动机、惯性等)的疑问: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变化?我们有没有变?我们的问题变了吗?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吗?等等等等。基于以上,我们的策划中将展览、参展艺术家、参展作品、宣传海报、展览前言、布展方式、展陈方式等元素尽可能的复制重现,从北京到南京,从2016到2018,希望此次展览依然转瞬即逝,或许由此生灭重现,它获得了自己的命。

  • 马蒂亚·卡萨莱尼奥——航空宴会RMX (个展)

    2018.04.07 · 发表评论

    此次活动每天开放6个用餐时间段每个时间段仅限3位参与者时长近30分钟活动价格 300元/人

  • 虚实莫测——抵抗真实的真实时代 (群展)

    2018.04.07 · 发表评论

    展览“虚实莫测:抵抗真实的真实时代”将于2018年4月8日起在OCAT上海馆呈现。该展览由OCAT上海馆与卡蒂斯特艺术基金会联合主办,邀请到来自安哥拉、阿根廷、中国、德国、意大利、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等地的13位艺术家,展示各自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所创作的作品。作品之间所凸显的个性,在策展叙事中被不着痕迹地转变成了某种不约而同的共性,并游走于有形世界、想象世界及虚拟世界之间的边界。展览中对于“真实”的解读不仅仅局限于其字面含义,更多是在挑战和质疑——有形和无形的世界所相关联的既定规范和认知,从而让观众得以重新审视我们所处的“真实时代”的真实含义。

  • 奥马尔•法斯特——看不见的手 (个展)

    2018.03.24 · 发表评论

    展览将影像置于沉浸式的剧场环境当中,复现了时代美术馆所在住宅小区的半公共空间,并将日常生活的过渡区域(比如电梯间、酒店和医院走廊)构筑成作品之间的桥梁。《看不见的手》的拍摄场景将同时以VR影像和现实情景的方式出现于展厅,其独特的媒介和展示方式集中体现了虚构与真实的层层交叠、放大了延续与断裂的冲突。这是一则当代城市寓言,它源自一个中世纪犹太神话,由一个8岁女孩之口娓娓道来:在未知力量的介入下,小女孩的家庭经历了从物质财富积累,到道德和社会秩序轰然崩塌的戏剧化过程。剧本基于艺术家对时代美术馆及其周边社区的考察,通过最新的虚拟现实技术手段,观众将目睹故事主角经历的家庭悲喜剧,并见证激烈的社会和经济变化。艺术家通过对声音和图像的重新处理,将碎片化的、充满诱惑和幻觉的媒介现实推至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