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艺术品” 的文章

  • 所有的树都会开花——何逸飞 (个展)

    2018.05.20 · 发表评论

    J:GALLERY荣幸宣布,何逸飞个展“所有的树都会开花”即将于2018年5月26日开幕。此次展览为何逸飞在中国的首次个展,即将呈现其以绘画为主要媒介的近期新作。何逸飞的作品不断探索空间与图像的关联及互相影响,绘画的边界在她的创作中被不断延展。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7月1日。

  • 以色列皇家陵墓或将揭开圣经城市的秘密

    2018.04.19 · 发表评论

    以色列的迦南地区,是《旧约》中富饶的“应许之地”。考古学家在这里意外发现了一处3600年前的古墓。墓中不仅存在大量黄金宝藏,还有三具完整的遗骸。考古学家正在对这些遗骸进行DNA分析,而分析结果或将揭开圣经世界诞生之前那座城邦的秘密。

  • 大英博物馆里最古老的水晶透镜

    2018.04.18 · 发表评论

    在伊拉克北部的尼姆鲁德城,发现一枚最为古老的透镜。该透镜为一片水晶石,其中一面是平的,另一面是凸的。从各个方面来看,它都像是一枚放大镜,而这些属性也印证了对于该物的物理分析。

  • 全国大学生公共视觉优秀作品精选展·苏州

    2018.04.08 · 发表评论

    前言 策展人  谢林   《全国大学生公共视觉优秀作品双年展》(以下简称《作品双年展》)是上海地区推出的在全国都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型青年雕塑展,和《曾竹韶雕塑艺术奖学金作品展》、《中国雕塑学会青年沙龙雕塑展》、《四川美院明天青年雕塑奖作品展》并列,被誉为当代中国四大青年雕塑展之一,到现在已经成功举办了五届。纵观历届展览,参展作品在选题的广泛性、设计的原创性、制作的精良性等方面都逐届在提升,种类覆盖了泥塑、木石雕、金属焊接、玻璃、陶瓷、纺织布艺等各种材料和手段,多方位呈现了丰富多样的表现形态和人文关注,参展作品总体成熟度的提高,可以说是体现了当今国内艺术院校教学成果与学习成果的最高水平。

  • 渡 (群展)

    2018.04.07 · 发表评论

    要跨过门槛,就是在涉足的领域间隙中游走,并从中找出切入点。例如 Lucio Fontana 的作品《割破的》,一个纯粹的行为割破了画的表面,模糊了二维和三维之间的间隙。以此创作的艺术品同时被界定为绘画与雕塑,图像与物体。

  • 去碑营II——自我作古 (群展)

    2018.03.07 · 发表评论

    应空间荣幸的宣布,我们将在3月3日推出群展“去碑营II:自我作古”。参展艺术家有:陈皎、程鹏、冯一扬、劳家辉、李波、林枞、刘思麟、刘夏、娄申义、罗蔷、任倢、商亮、陶大珉、萧涵秋、叶甫纳、叶楠、钟锦沛。同时,这次展览我们设置了特别放映单元,邀请导演李鹏飞带来他的电影《知天命》。“去碑营”作为应空间的一个长期常设项目于去年底正式启动,以展览的形式作为一个契机来聚焦、观察、探讨中国当代艺术中的种种彼此平行的绘画倾向。在这个项目中,策展人亦将展示本身作为与参展艺术家平行的创作实践,搭建讨论氛围,将不同面向的实践卷入绘画领域当务之急的不同议题中。如果说首展“北平之春”强调了画家作为同行共同体的政治性,那么“自我作古”则回到对绘画实践的基础和本体的讨论中。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次素描展。展览将于3月3日开幕,并将持续至4月22日。

  • 马秋莎个人展览:马秋莎

    2018.02.23 · 发表评论

    马秋莎的作品常常通过自传视角的镜头来探索自己和前几代人之间的文化差异。本次展览中除了将展出她过往的七件单频录像作品,还将呈现MiMA委托艺术家创作的两件全新摄影作品《1990》(2018)和《魔界》(2018)。展览将通过马秋莎的这组作品来探讨个人身份、性别、以及消费主义对中国社会结构的影响等议题。

  • 第三者——小小灰 (个展)

    2018.02.19 · 发表评论

    “第三者”由策展人郑闻策划,邀请艺术家裴丽,于2018年2月1日下午15:30在BANANA ART SPACE开幕。本次展览的作品,不是单纯的对理念或是创意的探索追求,更多的是艺术家让艺术品和艺术冲动融合到了一起,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将想法生成作品。“第三者”在本次展览上的主要意图是展现第三方视角,如果说艺术家之前的作品是出于对爱情的表达,那么“第三者”就只为呈现,而单独的存在着。

  • 本杰明·巴特勒(Benjamin Butler) 个展:《树》

    2018.01.23 · 发表评论

    Benjamin Butler不只专注树的主题,更藉由捕捉、修饰、抽象树木的重复出现而发展新的绘画,这种描绘不仅服侍了艺术的广泛隐喻,更是一种传统与可能间的游戏,进而唤起与各艺术运动-如印象派、现代主义、波普艺术、极简主义-之间的连结。但Butler并无刻意由艺术史引述、测试、甚或建立,他的声音直接质疑了艺术品与装饰品的界限。 美国艺评家Barry Schwabsky曾如此说道:「我们既可视他为抽象派,亦或表象派,无论从何种观点,他都是一个好艺术家。无论你是否视他为关于艺术史风格的超然且精明的评论员,他所表现出令人陶醉的流动颜料与动人色彩,证明他是一个近乎天真的肉欲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