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南京” 的文章

  • 万物静默如谜——丁荭丨张勇双个展 (群展)

    2018.11.07 · 发表评论

    丁荭生长于江南水乡,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到国美的国画系,后又在清华美院读了硕士,再到现在的博士,直至留校任教,一路走来,既经历过严格的西方美术造型训练,也体验到了中国画笔墨的趣味。

  • 毛焰 韩东 (群展)

    2018.10.26 · 发表评论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举办大型展览《毛焰 韩东》。本次展览由崔灿灿策划,将围绕艺术家毛焰与作家韩东之间数十年的交游展开,分别呈现毛焰横跨其20余年创作生涯的40余件代表作品,以及韩东为此次展览精选的诗句与箴言。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展览将有相当数量的毛焰早期作品、新近创作以及抽象作品,这也是这批作品的首次公开展示。而在11月3日开幕式当日,由四方当代美术馆参与出品的韩东首部舞台剧《妖言惑众》也将在四方当代艺术湖区的小剧场内举行。

  • 侠客行 (群展)

    2018.08.13 · 发表评论

    晨画廊荣幸地宣布,由孑孓社策划的群展-侠客行即将于2018年8月18日开幕,本次展览也是晨画廊迁入草场地国际艺术区的首次开馆展览;展览邀请李欢、许力炜、杨蕊、杨涛、于艾君五位艺术家参加,将展出包含绘画、影像、文本、装置等三十余件作品。展览持续至2018年10月7日。

  • 邱志杰——寰宇全图 (个展)

    2018.07.26 · 发表评论

    早在近十年前,邱志杰即在其数场展览的画册中呈现了描摹其作品关联性的“地图”——将研究、写作、幻想和行动脚本统一起来的“世界地图计划”由此诞生。在他随后创作的数百幅地图中,山水笔墨构造的坐标系凝练地将观念、个人、物件、事物和事态编织在一起,以提供在相互关系中理解它们的可能性。这些精心绘制的地图具有思维导图特质,因而得以被用作各种展览的蓝图,如邱志杰于2012年策划的、以城市之复兴为主题的第9届上海双年展,或是近期在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的展览“1989后的艺术与中国:世界剧场”(2017-2018)——艺术家为后者创作了一幅联结起展览中的艺术品、艺术家和重要历史事件的纪念地图。艺术家所创作的地图同样可视为独立的作品,“万物系列”“众生系列·类型学”“自传系列”“叙事地图系列”“空间地图系列”“行动地图系列”等系列中的地图均强调其自为的构建性。近十年来,地图在邱志杰的艺术实践中承载了多重功能:它既是自我意识、工作框架、展览计划、思想交流、政治拓扑,也承担了历史文化研究提纲挈领之功能。这一系列地图最终反映出邱志杰集艺术家、教育家、策展人、理论家和博采众长的地图制作者于一身的复杂身份。

  • 王基宇——暗劲 (个展)

    2018.05.20 · 发表评论

    作者通过古典学方法注疏一份来源神秘的明代古剑谱《朝鲜势法》,将古代插图背后深渊般的发力结构与门派传承的筋骨气人体学说结合,注释转化为具有摧毁性力量的古代剑术;解放前中国邪教徒达到三百万之众,骨干头目多有武术名家,常有借巫术修炼邪门武功的行径,建国后他们被大量枪毙。

  • 没有简单的象征——刘野夫 (个展)

    2018.05.20 · 发表评论

    在魔金石空间的第二次个展“没有简单的象征”中,刘野夫将呈现近期完成的影像作品及一组小雕塑。

  • 去写生 (群展)

    2018.04.14 · 发表评论

    在2016年12月底时,孑孓社在北京tong gallery+porjects策划了题为“去写生”的群展。此展览在公共的、表面的意义上讨论了绘画工作中被忽略或遗忘的一个基本动作:写生;而更深的线索依然是延续孑孓社对于当下艺术发展、状态和现象的关注,且同时于展览实践中提出问题,继续探索着策划行为作为创作行为的可能性。时隔两年,孑孓社在对艺术问题和策划问题的广泛的洞察和深入的思考基础上,将于此次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中策划展览“去写生”;此次“去写生”展览是前一次“去写生”展览的重复,重复的意义既是延续也是应证。在展览本身的意义上是完全的对于“展览”的重现,类似于艺术活动中的写生再现或临摹再现,是将过往时间中发生的展览重新拉回当下,其中关切的问题本身即是奇异错乱的悖论,关于时间,关于艺术的发展,关于艺术家工作的进展,关于艺术生态中“展览”活动的状态。重现孑孓社的某次策划,既是对自身工作的质问,同时也是更广泛地对展览现状的疑问的表达;在展览内容中重现上次展览内容,一样是对创作本身(动机、惯性等)的疑问: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变化?我们有没有变?我们的问题变了吗?我们的问题解决了吗?等等等等。基于以上,我们的策划中将展览、参展艺术家、参展作品、宣传海报、展览前言、布展方式、展陈方式等元素尽可能的复制重现,从北京到南京,从2016到2018,希望此次展览依然转瞬即逝,或许由此生灭重现,它获得了自己的命。

  • 物质与制图 (群展)

    2018.04.14 · 发表评论

    半个多世纪以前,围绕什么是构成绘画特有的属性有过巨大的争议。时过境迁,再谈什么是绘画,什么是装置,什么是影像等,是极其不明智的,一方面用材料类型来谈艺术,无异于自套枷锁,似乎只有保守的学院主义还在这么坚持。另一方面,什么是绘画似乎又是个不言自明的事实。那些千篇一律挂在墙上的有图像不就是绘画吗!毫无疑问,挂在墙上的那些的确是绘画。但我们要明白,那是多少年来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被规定了的绘画;是被格林伯格们所定义的平面性的绘画。那么,绘画脱离了平面画布和色彩之外,是不是还存在一种绘画的东西。当然,这么说的时候,我们必须把绘画放到它的原初,这样我们才会意识到,绘画最原始的意义在于制图,即用某种物质材料制作出带有某种指示性的图像。但是,当绘画变成一种独立的审美时,原始的制图被增加了,或者说独立发展出各种规则,比如,透视、结构、色彩、空间等等。这是除了制图之外人们赋予绘画的东西。因此上,“物质与制图”所展示的正是这样一种绘画,运用各种材料按照绘画的审美原则来制造得图像。正如美国艺术家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谈论自己的作品时说“新的作品,较之绘画,显然更像雕塑,却更接近绘画。”在这里,如果把雕塑换成其装置、摄影、影像,这句话依然成立。

  • 不在服务区 (群展)

    2018.04.14 · 发表评论

    “服务区”网络覆盖有效性辐射,即是一种网络存在(networking being)亦或号召存在(Call to Being)。人类布局的新型数码测绘与圈地。包含:定位、互联、局域,以架设和支付展开控制。由是,我们既在其中也随时在外。中国第一颗静止轨道通信卫星(Communication Satellite)“东方红二号”在1984年发射,正式传送中央电视台。在国境之内外,是地球上空的电子光束让我们成为“我们”。2013年6月的史诺登事件剥夺了最后一点残存的电脑网路天真性(Cyber-naivety),同时亦将“网际网路议题”提升到国际政治层次。事实上,控制论(Cybernetics)所整合至人类日常生活的“不在服务区”是无地方(no space)却同时性(simultaneity)的创造性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