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Painting” 的文章

  • 詹妮弗·圭迪——日心说 (个展)

    2018.03.13 · 发表评论

    在我早期的抽象沙畫中,我以不同粗幼的棍子隨意繪畫,但我並不滿意那些圖案。當我設定一個中心點,然後圍繞中心點創作後,一切便變得不同了。重複的圖案和動作開始令人進入冥想的狀態. . .

  • CARLO CIUSSI – PAINTING AS THOUGHT MADE PHYSICAL (个 …

    2018.02.19 · 发表评论

    CARLO CIUSSI - PAINTING AS THOUGHT MADE PHYSICAL (个展) 展览日期 2018年2月7日 - 2018年3月29日 ...

  • 艾伦·卡普洛:绘画–纽约

    2018.02.01 · 发表评论

    豪瑟沃斯纽约69街空间即将展出「艾伦·卡普洛:绘画–纽约」(ALLAN KAPROW. PAINTINGS NEW YORK)。此次展览将聚焦美国著名艺术家艾伦·卡普洛(Allan Kaprow)早期在绘画和素描方面的艺术实践作品,也是这些早期作品在纽约的首次展览。虽然卡普洛在行为艺术领域的创新改变了二十世纪美国艺术的进程,但他的艺术生涯却是从绘画开始的。卡普洛师从汉斯·霍夫曼(Hans Hofmann),并从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一直专注于绘画创作。在此期间,他沉浸在纽约的盎然生机之中,创作了许多富有表现力而又大胆的画作,而这些作品同时也预示了他后来在空间、行动艺术和行为艺术方面的实验性探索。此次展出的作品汇集了众多十分难得一见的艺术家还未被经常展出的作品,其中就包括艺术家的纽约绘画、动作拼贴以及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的素描,这些作品重点阐述了卡普洛是如何抓住机会并展出开创性的“偶发艺术”的历程。

  • 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屌丝

    2018.01.17 · 发表评论

    “我其实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屌丝”嗯,是的,“老实,不装”就是艺术家彪子最大的特色。所以他决定就用平时记录思考的草稿纸来做为活动当天的作品简介。每个来参加活动的人都会拿到这份“手稿式”的简介,而我们...

  • 开开开开开开开开开放 OOOOOOOOOOOPEN

    2018.01.12 · 发表评论

         工作室画廊很高兴宣布我们将举办第二次驻地艺术家创作分享活动。这次将与我们分享驻地工作的是来自成都的青年艺术家张杨彪,本次活动将于2018年1月14日举行,而他的驻地成果将展示持续至2月28日。 ...

  • Looking Forward 2018: Europe 展望2018年:欧洲

    2018.01.10 · 发表评论

    我们能否突破旧有的艺术商业模式?Can we break with art-business as usual?

  • Kurt Schwitters’s Merz Barn Could Be Heading from UK to Ch …

    2018.01.09 · 发表评论

    现存唯一一座梅兹堡(Merz Barn)可能会从英国迁往中国。
    The Merz Barn, 2015. Courtesy: Littoral Arts TrustKurt Schwitters’s Merz Barn may be heading to China. The stone building in the UK’s Lake District was the German artist’s refuge and final studio after he escaped the Nazis in 1940, and was an unfinished part of Schwitters’s Merzbau (Merz building) projects.

  • Betty Woodman (1930–2018)

    2018.01.09 · 发表评论

    “她所触摸到的一切都是喜悦的边缘。”
    Remembering the visionary ceramic artist whose aesthetic was that of a painter: ‘Everything she touched was edged with delight’

  • Shanghai Dandy 海上丹迪——东画廊十周年展览

    2018.01.09 · 发表评论

    上海,“丹迪(Dandy)”一词的隐喻由此与之形成了天然的契合。
    The dandy metaphor is a natural fit for this city: its brief history and heyday are rooted in modernism, its residents are notoriously fastidious and, at least domestically, it is a magnet for style mavins and cultural produc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