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为 “人物” 的文章

  • Blood in the Lung: Ron Athey, Cassils and Fanaa Conjure a …

    NEW! 2019.01.15 · 发表评论

    This past December, I hopped on a bus in a fit of art tourism. My destination was Biosphere 2: built in 1987, the vast greenhouse complex was an experiment in creating a self-sustaining ecosystem, should earth eventually prove herself uninhabitable. Infamous 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I found that its mention solicited a kind of cultish awe. When the structure got a little too hippy for its big-oil funders, Steve Bannon was apparently brought in to break up the party. – 去年12月,我跳上了一辆巴士,参加了艺术旅游。我的目的地是生物圈2:这座巨大的温室建筑建于1987年,是一个创造自我维持生态系统的实验,如果地球最终证明自己不适宜居住的话。在科学界声名狼藉,我发现它的提及引起了一种崇拜的敬畏。当该组织对其大型石油投资者来说过于嬉皮时,史蒂夫·班农显然是被带进来解散该党的。

  • 新倾向——尉洪磊 (个展)

    NEW! 2019.01.14 · 发表评论

    在呈现大中华地区新兴艺术家作品的“新倾向”系列最新个展中,UCCA展出尉洪磊(1984年生于内蒙古,工作、生活于北京)新近创作的一系列雕塑和影像。这些作品诞生于网络和屏幕媒介占据并不断分散人们注意力的时代,并对这一现象做出模仿和反应。通过呈现高速运转的信息洪流中,当下人们对时间的感受——均质化的、缺乏感情的、快节奏的图像生产正是其表征,尉洪磊还原了我们身处的现实改造视觉系统的机制。在其作品中,时间的流动进程被艺术家归纳为“线性”,即一种向固定方向持续延展的客观空间意识。

  • Architects: Unsuitable Cases for Stardom? – 建筑师: …

    2019.01.09 · 发表评论

    By the time Philip Johnson died in 2005, aged 98, his architectural influence and patronage had stretched from (modernist) post to (postmodern) pillar and beyond. Frank Gehry delivered his funeral address. Mark Lamster’s nimble new biography,The Man in the Glass House (2018; Little, Brown), tells two parallel stories: one a Gatsby-like parable of wealth, beauty and immorality (as a fascist and Hitler supporter in the 1930s); the other, the tale of a man who knew that, above everything in life, he wanted influence. Triumphantly, Johnson was to become more notorious than Le Corbusier, as much in the spotlight as Frank Lloyd Wright. He was the first ‘starchitect’.  – 菲利浦·约翰逊于2005年去世,享年98岁,他的建筑影响力和赞誉已经从(现代主义)后柱延伸到(后现代主义)后柱。弗兰克·盖里发表了他的葬礼地址。马克·拉姆斯特(Mark Lamster)灵活的新传记《玻璃屋中的男人》(The Man in the Glass House)(2018;Little,Brown)讲述了两个类似的故事:一个是盖茨比式的财富、美丽和道德败坏的寓言(1930年代是法西斯和希特勒的支持者);另一个是一个男人的故事,他知道,在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影响力。成功的是,约翰逊将变得比勒柯布西耶更臭名昭著,正如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一样在聚光灯下。他是第一个“星体”。

  • 谢其个展——锁骨 (个展)

    2019.01.09 · 发表评论

    BANK 荣幸宣布新展谢其《锁骨》开幕,此为谢其的首次上海个展,也同样是艺术家与 BANK 的首次合作。

  • Kendrick Lamar Resolves Artist’s Copyright Lawsuit Over ‘B …

    2019.01.02 · 发表评论

    Lina Iris Viktor has reportedly reached a settlement in her lawsuit against Lamar and SZA over visuals for their song ‘All the Stars’ – 据报道,莉娜·艾丽丝·维克托在她对拉马尔和西萨的诉讼中就他们的歌曲《全明星》的视觉效果达成了和解。

  • 秩序/寓言——朱心宇·张安双个展 (群展)

    2019.01.01 · 发表评论

    朱心宇和张安都师出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画室,但两人的作品风格形态迥异。这也恰恰印证了三画室的教学理念,不以某种风格流派为导向,主张兼收并蓄;以发挥学生个性为前提,因材施教,使学生逐渐自觉探索自己的艺术方向。

  • 象征的森林——黄海清艺术展 (个展)

    2019.01.01 · 发表评论

    二十一世纪初期,在中国沿海城市广州,诞生了代表“中国经验”的“卡通一代”,随后在北京、四川、重庆、上海等当代艺术聚集地扩散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产生了“新卡通一代”,无论是“卡通一代”还是“新卡通一代”,均根植于中国社会变革中的商业化浪潮,艺术家试图用独特的内心独白感知周遭世界发生的变化。台湾评论家陆蓉之曾针对此现象提出“动漫美学”的理念。卡通绘画的出现与盛行,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逻辑中扮演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它代表着艺术的发展脉络开始阶段性的由更多关注宏大叙事到更多关注内心独白的转变,虽然某种程度上关注宏大叙事与关照内心并不矛盾,但是艺术家不自觉的流露出对日常细节的迷恋,对轻松化、愉悦化的喜好,更多的以“日常性”、“表面性”、“动漫性”诉诸艺术观念。对于当代艺术而言,风格化、图像化、语言化的归纳方式有助于全面理解彼时发生的艺术样貌,概括整体的艺术现状,所谓“卡通一代”、“新卡通一代”即是如此。

  • 亚非拉的雨水——陈彧君个展 (个展)

    2018.12.31 · 发表评论

    仁庐(Rén Space)欣然宣布新年首展《亚非拉的雨水——陈彧君个展》即将于2019年1月11日正式开幕。

  • 丁力个展——罗伯特·宋 (个展)

    2018.12.31 · 发表评论

    没顶画廊将于 2019 年 1月12日推出艺术家丁力个展“罗伯特·宋”。这是艺术家在画廊的首次个展。 凝结了过去数年坚持不懈的绘画实验,从绘画载体、媒介材料到绘画语⾔逐步清晰的探索,本次展览将呈现艺术家的全新绘画系列,该系列以肖像为主,以绘画的笔触构成⼀种全新的视觉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