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草中的崇高

 
展览日期:2018年5月5日 - 2018年9月5日
开幕时间 2018年5月5日, 17:00, 星期六
展览馆 亚洲现场(德国)国际艺术中心 (德国 Zell a.H.)
艺术家 何晋渭、张杰
主办方 亚洲现场(德国)国际艺术中心 (德国 Zell a.H.)
荒草中的崇高简介
在消费主义时代,一切事物都是快餐化式的消费,不加思考以浅薄的快感来满足肉身的盛宴。鲜有人去关注艺术与社会之间的深邃关系和问题,在这里谈论崇高是否回到一种古典主义的英雄牧歌,看来十分不合时宜。

在光鲜四射的“世界”中,幻象与欲望连接着功利主义的现实状态,以个体化的精神追寻,是否会陷入唐吉坷德中和风车作战个人英雄主义中去呢?在尴尬精神与现场荒诞中而左右失据。但是,艺术的精神实质就是个体“卑微”精神来对抗艺术的公众共识,并在荒诞中产生着悲剧式的西西弗斯处境。艺术需要一种自讨苦吃的重压,并召唤永恒而又古老的话题,并引发个体艺术精神对当下现实的回声。也许,把此命题来展开讨论有可能掉入概念的范畴中去,这也是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关于现实与理想,肉体与精神,时代与个体,人道与关怀,信仰与情感,卑微与崇高等诸多引人充满激情的“历史观”话语。相信可以触碰到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

正因如此,更需要从现实的表象中纵深延展到历史与社会现场,个体与精神世界中去。重新启动艺术的历史观精神,挣脱现实的缰绊,以卑微之心去对宏观历史崇高精神的回应。

(1)“荒草中的崇高”带有悲剧感的精神忧伤。它自身带着种种矛盾和冲突,通过荒芜的“杂草”来转述为艺术精神是不合常规的野性生长。是对现实的变迁而深问历史与现实场域,特别是“全球化”的发展,城市,生活越来越同质化。对这种同质化表象,以形而上学的“荒草”方式来提出不同的非主流艺术与社会的关系问题。以“荒草中的崇高”来唤起“传统另类”艺术精神的复苏。通过“荒草”的卑微激发出自我艺术精神的归宿感。并达到以个人的卑微对崇高这种共属关系。同时直面艺术在今天的社会历史语意。正如尼采所说:“这就是英雄精神,他们置身于悲剧性的残酷中来肯定它自身,以他们的坚强足以把痛苦当作快乐来感受。”(《孤立意志》第852条)艺术需要的是这种悲剧化的牺牲精神,荒草中的崇高正是对应了这一“现实的痛感”。

(2)“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 (草 / 赋得古原草送别 唐 白居易)从白居易的唐诗中,感受到人生的离别和伤感,同时也能感受到荒草拟人化的生命轮回。它是生命哲学的轮回,无论在城乡与原野中,在废墟的历史中,在历史与政治话语中,在悲天悯人中,在理想与现实中,在肉身与精神中,在快乐与痛苦中,在卑微与崇高中,用“荒草”与“崇高”作为此次策展的核心词,它彰显出社会与历史的共通关系。从而引申出了诸多的现实问题。

(3)以个体卑微的精神出发,从“荒草”这一概念中去链接精神的历史观语意,不仅打破常规艺术系统的经验,以边缘化主体的方式进入客体城乡现场,一方面是对艺术系统的貌似国际化的专业性提出相反的佐证,另一方面,以野性般的放纵,无规训地像荒草般地野性生长。“卑微”之心来背离艺术的规训,使艺术在现实中完成涅槃重生的创造力。这是本次项目策展的宗旨和艺术精神意义。




Comments are closed.